秦简牍深化秦历史地理研究

2018-01-29 08: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春海

  秦统一后所设的郡具体都有哪些?秦到底曾设过多少郡?受制于相关资料的缺乏,学术界曾长期对这些问题难以形成共识。近年来,秦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和以简牍等为代表的新资料的不断发布,为学术界进一步破解秦历史地理领域的谜题提供了资料。

  开辟研究新领域

  自从1975年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秦墓出土秦简牍以来,众多秦简牍重见天日,为许多问题的探讨带来了资料。这些简牍虽多为司法行政文书和数术方技之书,但其中也蕴含着大量的地理内容,为与秦相关的历史地理研究带来了全新视角。近年来,里耶秦简、岳麓书院藏秦简、北京大学藏秦简牍等新材料,在深化秦历史地理研究方面的价值受到学者的肯定。

  里耶古城(位于今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曾是楚人、巴人和秦人争夺的战略要地,不仅是文化交流中心,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但历代对这一地区的记载非常少,一些重大问题长期以来扑朔迷离。里耶秦简的出土对解决秦楚为什么争夺此地、秦国郡县制的推行等重大问题都有极大的帮助。

  在北京大学藏秦简牍中,保存了一篇珍贵的历史地理文献,整理者曾将其初步命名为《道里书》(也有学者建议命名为《水路里程简册》)。该篇主要记录了江汉平原地区的水陆交通路线和里程,其中对里程的记载甚至详尽到“步”。这是目前关于战国末期到秦代江汉平原地区行政区划和交通状况最为详尽的记录,对长江中游历史地理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负责整理该篇的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韩巍介绍,目前该篇的整理工作已初步完成,之后还将对释文等进一步修订。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晏昌贵提出,秦简牍在总体上丰富了我们对秦代政区地理的认识,如秦行政司法文书中涉及众多的郡县乡里名称及其统属关系。秦简牍也开辟了秦历史地理研究的新领域,如数术文献类简牍包含十分丰富的实用地理知识,涉及社会大众在日常生活中对周边地理环境的认知和选择。这类简牍不涉及军国大事,是一种“由下及上”的民间知识的汇集,也是我们此前不太了解的。同时,岳麓书院藏秦简中有一批《质日》简,逐日记载地方官员出行的路线及住宿的地点,可与北京大学藏秦简牍《道里书》相互参证。将这些资料结合起来研究,我们可以看出地理与行政结合的程度,也可以更好理解秦在统一天下和治理大地域范围的帝国时,地理和交通所发挥的作用。

  为秦郡问题研究带来新契机

  新出土的秦简牍,为解决秦郡问题带来了新的线索与契机。

  秦统一后,实行单一的郡县制,影响十分深远。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说秦“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但未具体列出三十六郡的郡名,这就留下了历史悬案。20世纪70年代,历史学家谭其骧在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时,将秦郡郡名一一考实,厘定各郡的边界并将其绘入地图。但新出土的秦简牍中的“洞庭郡”、“苍梧郡”等郡名,都未曾在传世文献中出现过。如何看待这些新出郡名并反思以往的秦郡研究,成为近年来学界研究的热门话题之一。

  在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唐晓峰看来,秦郡问题是历史地理研究的一个经典题目或者说一个重点题目,学者们也拿出过十分精细的研究成果。但新出土的秦代简牍中又出现了新的郡名,学者们如何将新发现的郡,妥当地放进秦设郡的历史过程之中,又给秦郡问题增加了一个新难题。

  晏昌贵表示,新出土简牍虽然对秦郡研究贡献良多,但远未达到能够圆满解决秦郡问题的地步。我们虽拥有众多前人无法看到的新资料,但对秦郡问题的总体认识并不比前人强太多。秦郡问题的最终解决,一方面要对更多新材料的出土和公布寄予希望,另一方面也要改进研究方法和手段。王国维先生所提倡的“二重证据法”和他对秦郡问题的研究思路,值得学者重视。

  传世文献价值不容忽视

  正如一些学者在总结秦郡研究等领域的经验和体会时所提到的,对于秦历史地理的研究需要对传世文献和以秦简牍为代表的出土文献的综合整理和重新解读,在重视出土文献的同时,对于传世文献也不能忽视。秦郡问题的解决,需要综合运用文献学、古文字学、考古学、历史地理学等多学科知识。

  晏昌贵告诉记者,现在出土的秦汉简牍文献虽然数量巨大,但在历史地理研究中远远不能取代《史记》《汉书》等传世文献。传世文献的优点在于,秦汉时代的文献经过晋唐以至明清时代的学者整理研究,已经形成一个文献证据链。我们今天可以通过清代学者的研究往回追溯,能够从文献上“回到秦汉”。如果不熟悉传世文献,不对其下一番苦功夫,就很难真正深入解读和利用简牍文献。

  记者 张春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田粉红)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