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船山的历史观

2018-02-06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罗淼

  王船山,名夫之,字而农,号姜斋,是中国古代唯物主义思想集大成者。其一生所著甚多,其中由30卷《读通鉴论》及15卷《宋论》所构成的史论,为其遍注群经后,含英咀华之作。而明船山之“史”,需观船山之“易”。船山认为易、史关系为:“易言其理,春秋见诸行事。”由此可知,在船山思想体系中,易学处于中心,统摄诸事之理;而史学则处于外围,涵摄理之事征。

  建立在易学基础上的历史观

  船山认为,宇宙间之理、气、象、数,皆由阴阳大化而成,所以天地人物同出于阴阳无心之化,只是草木任生、禽兽患死,唯人继善成性能尽乎生。所以船山提出:“人者,天地之心。”无人之天地,无先后、古今、生死、有无;唯有人之天地,具“宇”“宙”观念,始有对今夕初终的觉知。

  历史为人类所特有的“识力”,但并非有人即可称史,这种“识力”依托于文明的出现。如船山所言,轩辕以前太昊以上,因无完备的文字记录,所以是“前无识而后无与传”的时期,故此一时期不可称之为“史”。生活于无史时代之人,亦不能被称为“人”,仅能称之为“植立之兽”。可见,历史与人之间有着互相成就的不可分割性。因此船山认为,历史兴衰是由一个时代之人的善恶集合所成。他从易学“天地之数”切入这个问题:在易学宇宙观中,宇宙由天地之数五十五构成。其中一、三、五、七、九为阳数,相加得二十五;二、四、六、八、十为阴数,相加得三十。天地之数就是由阴、阳的总数相加而得,是为五十五,意谓囊括一切数和万物。人与物的生命均由性数和养数构成,谓之“养与性均以有生”。“性”是人或物的类属,人所以为人之性是《易》“继善成性”中,自发继乎上天的生生之德,由阳数二十五代表,因之为“性”故而轻盈纯一;而“养”则是维持人或物生存的物质条件,由阴数三十代表,因其为“食色”故而形实杂浊。在天地之数中,阳数二十五本少于阴数三十,如果人充养数以替代性数,久之浊而又浊,则衰世成。与之相反,如果人能“尽性而利天下之生”,这即是充性以节养,久之清而又清,盛世即相积而成。在这一过程中,如果有在位者聪明而强力,能起事功以充性节养,则更具效果。总而言之,历史之兴衰源于人性善恶之积,正如船山所言:“故成周之刑措百年,衰晋之五胡云扰,善恶之积,亦有往来,率数百年而一复。”

  船山不否认历史的偶然性,但他并不以诡谲为意,而是强调公义对历史的决定性。所谓公义,顾名思义为“大公之义”,船山特别强调“公义”非一姓之私,而是以天下之公为功,同时又不据为己功,所以历史中虽有秦统六国“假其私以行其大公”的前例,但秦仍国祚不长,原因即在于执政者仅为一姓之言,而非为公义。他得出结论,天道阴阳和合与人道仁义相资,是决定世间万物能否有序发展的标准。如果阴阳失调则有天灾,仁义缺失则有人祸,因此天人和合之际,多为历史上大统一之治世,反之则为变革纷乱之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