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折扇淘宝记

2018-04-19 08: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吕雪萱

  全国各大城市每年均会有古董秀巡回展,像我居住的重庆万州,年年都会举办好多场。古董秀不需门票,周末如有空去逛逛,倒也不失为消磨时间的好去处。记得多年前我和先生第一次去,入场后,眼前竟然有上百个摊位,多得让我们眼花缭乱,不知道从何处看起。于是,我们就自设目标,只找寻自己熟悉的物件。

  花小钱捡漏,挖到清代刺绣扇

  逛了半天,结果在一个艺术品摊位,花了50元买了一对寿山石材雕的禄和寿二星,虽然缺了福星,但我很喜欢它们的老翁造型及浅绿带褐黄的石头颜色和触手光滑感。在购买的当儿,我不经意地在一堆零乱无序的杂物中瞄到一把扇子,摊主说他是从一位老人家那儿收购来的。

  当时,我看这把扇面绣了一条飞龙,颜色和织工针脚极好,而且是双面绣,可惜未留下款名和制作日期,我猜绣扇之人可能不识字。扇架是檀香木,左右两头檀木端刻有精细花儿纹路。另外附带一个装扇的漆木描金盒,盒内底部的木头上用黑字写上“丁七”两字,应该是制作此盒的人名。此扇的制作年代,我估计可能在清末民初。因摊主不识货,我仅以两块钱买到,算得上捡漏吧。

  此后,我偶尔将扇子拿出来把玩欣赏,古代制扇的精细雕工和双面绣的超凡手艺,真是令我神往,亦对其巧工叹为观止,可惜我们现代已经无人有此手工,不能复制此扇了。那时,我是建筑设计工程师,生性好奇,尤其喜读侦探小说,当然很想知道此扇的来历,但在1990年代却找不着关于这种扇子的任何信息。虽然说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但亦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只好暂时按捺住好奇心,将找寻这把神秘扇子的来历和历史背景的想法搁置下来。

  网络上寻来历,古扇身世终解谜

  如今,中国不论在国力和经济上都日益壮大,民众购买能力大增,也难怪近年来中国古物市场看俏。当年,我公公曾私自保留了几十个银圆,十年前公公拿出来分给三个儿子做纪念。最近有空,拿出来上网查价,没想到民国初年发行俗称“袁大头”(袁世凯)的银圆,2017年竟然翻涨了一倍,稀有品版更是奇货可居,拍出百万人民币的天价。我心想,既然如今网络消息四通八达,现在应该能找出我这把扇子来源的蛛丝马迹吧。没想到这次皇天不负苦心人,真叫我给找着了。

  我以“清代刺绣檀木扇”搜寻,结果找到多条线索,其中《藏家故事》第122期杂志有篇访问陈祥胜先生的文章。文中介绍,他是位钟情于外销扇的深圳藏家,经过了十余年的收藏,现在拥有近200把精美的扇具,成为外销扇私人最大的收藏家。2015年1月,他精心选了82件清代外销扇品,在深圳博物馆展出。在此文章的照片中,我发现有件折扇旁有类似我扇子的漆盒,从此点即判断出我的扇子应该是清末在广州制作,专门作为出口的外销扇。等我再稍事研究后,以“清檀香木刺绣龙纹折扇”来检索,这次找到香港某拍卖网站,2017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有一把绣扇和盒子与我的扇子犹如双胞胎,只是彼此绣线颜色稍有不同。好了,这下答案找着了。

  清代折扇精美,工艺名扬四海

  广东地处南海之滨,汉代以来就是中外海上交通贸易的重要枢纽。明清时期,伴随全球贸易航线的不断拓展,中国的丝、瓷、茶三大名产和工艺品源源不断地从这里传播到欧美。1757年,乾隆皇帝推行“一口通商”,广东即从此时垄断了中西贸易近一个世纪。

  广东省博物馆收藏了丰富的中国外销艺术品,仅清代广作外销扇就有200余件,它们不但品类齐全,而且质量上乘,既有制扇名家代表作,又有丰富翔实的档案记载,具有高度历史研究价值。另外就形制而言,博物馆收藏的清代广作外销扇基本涵盖了外销扇的四种主要形制:骨扇、折扇、平扇和羽扇。据广东省博物馆资料,当时国内的名产品经广州转运海外,由此也带动本地工艺品生产。以“三雕一彩一绣”(木雕、牙雕、玉雕、广彩、广绣)为代表的广东外销艺术品在17—19世纪风靡全欧洲,并在西方掀起了“中国风”的社会时尚。

  清代也是折扇大发展时期,它不但帮助广州加工制造走向世界,也是清代工艺美术发展史的代表。清代外销扇也是集合多种精细工艺于一身的工艺品,凡涉及雕刻、漆器、金银器、织绣、绘画等各个行业的工匠艺人,都不同程度地加入到广作外销扇的生产制作过程中。外销扇的工艺技法有透雕、劈丝、剔地浅浮雕、镂通雕、阴刻、描金漆、金银累丝、广绣、彩绘等多种工艺。广州制扇艺人匠心独运,因材施艺,精工细作,生产制作出了令全世界叹为观止的外销扇品牌,我还真没想到中国外销扇这段几乎被世人遗忘的历史竟然如此丰富有趣。

  自2000年开始,广东省博物馆就将明清外销艺术品作为该馆藏品征集的重点方向。“外销工艺品”拥有独特风格,彰显中华民族固守本土文化传统、融合外来的文化特质,表现出当代民族文化发展走向。十多年来,该博物馆已典藏了2万多件技艺精湛、质量上乘的外销艺术精品,也让人感受到中西方文化的碰撞,进而体会到中国古代“海上丝路”的辉煌成果。以前,外销扇在艺术品收藏界是个冷门项目,如今“咸鱼翻身”晋身拍卖市场,身价亦不俗。没想到我的一把小小的刺绣龙纹折扇,背后竟然曾肩负着清代“一口通商”的光荣使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崔蕊满)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