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一处3500年前的墓地表明——

商古族的祖先来自辽河流域

2018-04-20 08:45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郭 平

  2006年,在阜新县旧庙镇发现一处3500多年前的大型古墓群。经过多年的研究,这个被称为“代海墓地”的古墓群是夏商之际生活在阜新地区的俞人留下的,而俞人与在中原建立了商朝的商古族共祖。由此,史料结合实物印证了商古族的祖先来自辽河流域。

  发现夏末商初古墓群

  在阜新这片土地上,几千年前的人类活动特别繁盛。就在那些丘陵间,近年来考古人员不断发现各个时期的文化遗址,其中很多古城遗址反映出,在中原文明的青铜时代(指的是大约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元年左右),这里的人类活动甚至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2006年发现的代海墓地便是这一时期的重要遗迹。

  据阜新市博物馆馆长、研究员胡健介绍,2006年初冬时节,省考古研究所收到省文化厅转来的工程建设信息,阜新市新邱区将要建设一条铁路,纵贯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文物遗址分布较为密集的地区。

  当年11月,省考古所协同阜新市文物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对铁路建设路段进行了详细的地面勘查。在这个过程中,在阜新县旧庙镇代海村西代海营子屯发现了一处古代墓地,定名为“代海墓地”。

  2009年7月9日,由省考古所徐韶钢、赵少军、赵海山及阜新市文物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组成的考古队进驻了现场,进行抢救性挖掘。此前,当地已经发现有3处文物遗址,分别是西北山墓地、战国时代的四合城城址、马圈子城址以及辽代的西坡地遗址,代海墓地的位置处在上述遗址的北面。

  考古人员在代海墓地共发现墓葬62座、灰坑30个、灰沟4条。经过3个多月的紧张野外考古发掘,基本完整地揭开了墓地的全貌,这是阜新地区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一处青铜时代古墓群。代海墓地野外考古结束后,研究人员随即开展了出土文物的修复整理和深入研究。

  之所以称代海墓地为大型古墓群,其表现就是墓葬数量多而且集中。在2900平方米的发掘区域内,考古人员共发掘墓葬62座,出土遗骨64例,除有12例为少年或幼儿,性别辨识不清外,其余有男性28例,女性24例。其中有两座还是男女合葬墓。

  遗址中有54座墓有随葬品,数量多少不等。其种类有陶器、青铜器、蚌壳制品及贝类饰品,共计157件套。

  此外,考古人员注意到,墓葬当年得到了较好的维护,在墓区西北侧,发现了3条人工沟,显然是为了阻止墓区北部地势较高处下来的雨水、山洪的冲击而修建。

  代海墓地属于什么年代?研究人员发现,出土的陶鬲、铜环与夏家店下层文化比较相似,而在器物组合与形制的典型特征方面,与高台山文化早期比较相似。

  夏家店文化与高台山文化都是青铜时期的典型,年代大约在距今4000年-3000年前,夏家店下层文化处于3500年前,所属年代大体为中原文化的夏末商初。

  玄鸟部族留下遗存,俞人为商古族分支

  那么,这一时期活跃在阜新地区的先民是属于哪一个部族呢?

  有关历史资料表明,青铜时代阜新地区属商古族的一支——俞人的主要活动区域。已故的阜新历史文化研究专家刘国有曾做过长期深入的研究,他认为代海墓地主人属于阜新地区最早载入史册的族群——俞人。

  另据《逸周书》载,“俞人,虽马”,这个“虽马”据考证就是玄鸟。也就是说,阜新曾经生活着一支以玄鸟为图腾的古老部族。《史记》中,司马迁还记录了一个与玄鸟有关的部族——商,“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这段史料讲述了商古族始祖是黄帝的孙子帝喾,还道明了商古族以玄鸟为图腾的由来,即帝喾的次妃简狄吞下了玄鸟的蛋,生下了契,延续下来商古族。

  此外,《诗经》中也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诗句。

  随着研究的深入,史学家又发现都以玄鸟为图腾的两个部族——俞人和商古族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在古籍《世本》中记载,商古族在契的时候居住在番,契的儿子昭明居住在砥石。由这则记载,研究人员意识到,商古族部落原本并不是以商作为部族称号,而是后来迁居到商地以后,才被“封于商,赐姓子氏”的。

  于是,史学家将视点聚焦到“番”和“砥石”这两个地名上。在东汉的高诱注释的《淮南子》中有“砥石,是山名,在塞外,是辽水的发源地,南入海”。经过考证,砥石就是今天的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的白岔山。由此推断,商古族最早起源地应当属于辽河流域,包括今天的内蒙古、河北和辽西大部分地区。这一区域不仅涵盖了俞人的生活区域,而且二者所属年代也极为相近。

  经过艰苦研究考证,考古工作者基本可以得出一个较为清晰的结论,代海墓地是商古族部落的一个分支,即3500多年前阜新地区的先民——俞人留下的重要遗迹。

  揭开俞人秘密:寿命短,脸瘦长

  对于人类文明早期的考古研究,由于缺少可供参考的文字史料,还原那个时候的历史原貌就显得特别困难。

  幸运的是,代海墓地发掘之后,考古人员最终运用现代技术手段,将他们没有讲出的话表述了出来。

  2013年,在国家重点文物保护专项经费资助下,省考古所出版了《代海墓地》考古发掘报告,其中刊载了 《代海墓地出土人骨的人类学研究》。

  省考古所在代海墓地发掘结束后,针对墓地出土先民遗骨数量较多、保存较为完整的特点,将一批标本运至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人类学实验室,进行一系列的体质人类学观测和比较分析,研究结果为我们揭示了大量关于俞人的信息。

  研究人员首先鉴定了遗骨的性别,死亡年龄。他们注意到,除因为年幼无法测定的12例以外,54例遗骨中,男性有28例,女性有24例,男女两性比为1.167∶1,以家族人群判断,男性比例明显偏高。

  专家指出,在没有大规模战争情况下,为人类正常生理机制所决定的男女两性比例应接近于1,而俞人这种男性比例偏高现象不仅在代海墓地有这样表现,也普遍存在于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其他古代人群中,反映了当时人类生活环境的艰辛。

  同样证明这一点的是代海地区先民的年龄。出土遗骨中有55例年龄阶段明显,测定的结果显示,他们的年龄普遍偏低。这些生活在代海地区的古代居民死亡年龄集中在35岁以下的青壮年时期,死亡比例高达69.09%,其中未成年夭亡的占到15.63%,24岁到35岁的壮年期是那个时期居民的死亡高峰期,占到45.45%,接近一半,而且代海墓地中没有发现56岁以上的老年个体。

  研究报告称,代海地区青铜时代先民年龄偏低不仅有自然环境原因,还有人为因素。记者注意到M8号墓,这是一个年龄在15岁至20岁的女性先民的墓。15岁至20岁,对于现代人来说是花季少女。而且在这个花季少女的墓中出土了两件青铜器——铜簇,一件位于下颌骨位置,一件位于肋骨中间。这两件兵器,无论从性别考虑,还是从摆放位置来看都不应该是随葬品,最大的可能就是它是杀害这个花季少女的凶器。

  胡健说:“由于相差仅有数千年,青铜时代的先民与现代人形体基本没有明显差异。但是,我们从文物中仍然可以取得更多信息。”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人类学实验室的另一项研究便是如此,这就是颅骨形态的观察与测量。

  从实验报告中,我们看到科研人员对标本进行了数百项测量和比对,测量比对的数据显示,代海地区青铜时代的先民属于亚洲蒙古人种范畴,并且表现出与东亚蒙古人种最多的接近关系。

  其中男子的颅骨特征表现为长颅型,即面部较高且狭。

  研究人员还选取了近代典型地区居民颅骨类型与之进行比较,选取的对象包括华北组、抚顺组、华南组、爱斯基摩组等。对照比较的结果表明,代海地区青铜时代的先民颅骨的基本形态与东亚类型的抚顺组和华北组居民较为一致。

  简单地说,从脸型看,阜新的先民俞人长的有点像抚顺组居民。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名词解释

  抚顺组居民

  在抚顺市选取代表性人群,测量他们的颅长,颅宽,鼻高,鼻宽等18项数值,以此为依据确定出抚顺组居民颅骨特征,称为抚顺组居民。

  主要代表北方的中国人颅骨类型。

  □本报记者/郭 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崔蕊满)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