漕运文化源远流长

2018-05-29 08:54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蔡志明 王宏伟

  漕运,承担着粮食运输的重要功能,伴随漕运而来的交通、经济、移民、商贸和税收,更深远地影响了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江苏在中国漕运史上地位重要,自从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以来,江苏一直处于漕运中枢地位,是漕粮的重要产地、转运中心。

  漕运在江苏留下的文化遗迹数不胜数。例如枫桥地处苏州西南端,是南北舟车的理想停息地,因此也成为商品集散地,直到明末清初,苏州还流传一句俗谚:“探听枫桥价,买物不上当。”枫桥边的寒山寺一反寺庙朝南的惯例,庙门朝西,原因是隋代开凿的大运河正位于寒山寺的西边,唐宋时为便于过路香客乘船来此朝拜进香,庙门便朝西靠河边开了。寒山寺因寒山和拾得二位名僧而得名,二人有段对话很有趣,寒山问拾得: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乎?拾得笑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文天祥抗元在杭州被俘,用船沿运河押解至北京,在江苏境内留下十余首诗。比如,在无锡黄埠墩留下“金山冉冉波涛雨,锡水茫茫草木春。二十年前曾去路,三千里外作行人”的遗恨;路过常州弋桥时留下“苍天如可问,赤子果何辜。唇齿提封旧,抚膺三叹吁”的慨叹。

  北宋年间,从海南北返的苏东坡半袒上身,乘一叶扁舟,由后河入运河,驶向东水关。当时,万人争看东坡,他手执蒲扇,对同船的朋友说:“莫看煞轼否!”是夜,苏东坡泊舟通济桥,抱病而书:快风活水,一洗病滞……

  “高邮黑屁股”曾经让很多高邮人困惑,“黑屁股”因何而来?原来当地有个故事:乾隆皇帝下江南时,看见高邮人在船上剥稻壳,一问才知这是进贡的大米按规定要剥壳。乾隆游兴正浓,就说以后高邮贡米不用剥壳了。众人听了,问他如何识别高邮的船,乾隆想了想说,你们把船的屁股涂成黑的,就知道了。就这样,“黑屁股”成了高邮运粮船的外号,后来又成了高邮人的外号。

  乾隆南巡在镇江也留下一段故事。据说乾隆皇帝当年在金山上看到运河上船只往来如梭,就问金山寺法磐住持:“长老知道每天有多少船来往吗?”高僧答:“只有两条,一条为名,一条为利。”乾隆愕然,为之折服。

  漕运直接带来了运河沿岸城市的繁荣,例如扬州、镇江、淮安等城市,都是因水而兴。1901年,养育中华2000余年的漕运终于画上了句号,留给人们的是无尽的回忆与追思。

  大运河流淌到今天,昔日的国家命脉成为如今的黄金水道。虽然现代交通工具日益发展,但水路运输还是具有很大的优势和发展空间。在鲁、苏、浙三省的整治下,古代作为国家大动脉的千年古运河已成为仅次于长江的第二条“黄金水道”。连接淮河、长江两大水系的京杭运河江苏段,常年有13个省市的船舶往来,一直承担着长三角地区大宗物资中转集散和北煤南运的战略任务。其中苏北运河是京杭运河上等级最高、最繁忙的河段,年货运量接近1.2亿吨;苏南运河则是大宗建材、生产资料的主要运输通道。在国家实施的南水北调工程中,大运河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千年古运河定会在中国21世纪的经济发展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崔蕊满)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