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寺遗址:“王气”傲视群雄

2018-06-08 10:42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

  公元前三千纪后半,即考古学上的龙山时代晚期,被称作中国历史上的“英雄时代”。这也正是山西襄汾陶寺古国大出风头的时代。其都城规模巨大,内涵富于“王气”而傲视群雄,使同时代的众多古国相形见绌。

  这个时代,在黄河和长江流域,最显著的人文景观应当就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城圈了。散布于黄河两岸的一座座土城,就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适应黄土和黄河的产物,是这一地区迈向文明时代处理人地关系和人际关系的杰作。直立性和吸湿性强的黄土,使得版筑(在夹板中填入泥土夯实的建筑方法)成为可能。高大的夯土城墙和筑于高台上的宫室建筑等,昭示着社会的复杂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文明纪念碑。

  陶寺都邑就环绕着这样一周夯土城墙,城墙圈围起的面积达280万平方米,城墙周长约 7公里。城墙宽一般在8米左右,高可阻人。绵延达7公里的城墙是多少人、怎么样夯筑起来的?城里又会容纳多少人?巨大的用工量显示的社会动员力,庞大的城区中生活的人口数,都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隔河相望的河南,此后要在中国文明史上大放异彩,这时也是城址林立,但与陶寺的气派相比则要小巫见大巫了。最大的登封王城岗城址30多万平方米,禹州瓦店遗址有两处围以环壕的区域,各约40多万和50多万平方米。其他城址的面积则大多仅有10余万甚至数万平方米。与中原相映生辉的山东,此时最大的城址面积也只有30多万平方米。

  到目前为止,就陶寺社会的衰亡原因,考古学家还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数以万计的人口聚集一处,要衣食住行,并供养着一个奢侈享乐的统治阶层,社会繁荣达300年之久。其间,很多因素都可能发挥影响力,相互作用,使陶寺社会在最后一个诱因的作用下,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就这样,公元前二千纪之初,中国历史上的“英雄时代”——龙山时代过去了。陶寺,则当之无愧地成为这个时代的顶峰和绝响,同时也昭示了一个新纪元的到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崔蕊满)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