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号”: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记忆

2018-06-29 08:4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1100多年前,唐朝时期一艘满载中国货物的商船因撞上一块黑色的礁石而沉没;今天,这艘船的发现带给学术界无数惊喜和谜团。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在TELL公众演讲会上讲述的“黑石号”的前世今生。

  ■演讲 李仲谋

  ■整理 本报记者 徐蓓

  在海底静静躺了

  1100多年的沉船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关于一艘沉船的故事。

  这艘沉船现在被称为“黑石号”,它是唐代晚期沉没在印度尼西亚海域的一艘船。它在17米深的海底静静地躺了1100多年。

  这艘船是1998年在印度尼西亚勿里洞岛海域一块黑色大礁石附近被发现的,因此被命名为“黑石号”。

  当地的渔民在打捞海参时发现了一些古代瓷器,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后来这些渔民把这艘沉船的位置卖给了一家德国的水下打捞公司,这家公司名字叫海底探险公司,他们持有印度尼西亚国家颁发的打捞许可证,于是就进行了两次打捞,一次是在1998年的9月到10月,另一次是在1999年的4月到6月。

  从沉船中一共打捞出6万多件物品,主要是以中国的文物和货物为主的古代遗物。其中有大量的瓷器、金银器,还有各种其他材料的物品。

  “黑石号”沉船打捞的文物,最终于2005年被新加坡旅游发展局购得。目前其中的文物在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保存和展出,大家如果去新加坡,可以去这个博物馆参观一下。

  打捞出许多

  以前不曾见过的东西

  在这艘沉船中打捞出了哪些东西?我来具体介绍一下。

  一类是长沙窑的瓷器。长沙窑在什么地方?湖南长沙附近有一个铜官镇,那里有一个著名的唐代烧瓷器的窑址,其产品当时大量用于外销。在沉船中打捞出来的5万多件长沙窑瓷器中,有大量的碗。这些碗都是釉下彩,也就是说釉下施彩绘,彩绘图案多种多样,有文字、植物、花卉、动物、人物等等。

  这些长沙窑的碗,不像我们现在家里的日用陶瓷基本都是机制品,图案一模一样。古代都是手工绘制,所以每一个碗的图案都不一样。比较特别的是,其中有个图案画的是带鬈发的人脸,不是中国人,可能是当时中亚的胡人。值得一提的是,在唐代长沙窑的瓷器上绘有大量的唐诗,尽管《全唐诗》有几万首,但是很多长沙窑瓷器上的唐诗,不在《全唐诗》的范围之中。

  第二类是越窑的瓷器。浙江越窑是在慈溪、余姚这一带生产的,在这艘沉船上有200多件越窑的碗、碟、壶、罐子等等。在打捞出水的越窑青瓷中,有三件完好无损的唐代青花瓷盘尤为引人注目,因为在国内没有一件完整器,只有扬州出土的标本。这些唐代青花瓷器,上面都有菱形装饰,非常珍贵,全世界仅此三件。

  第三类是中国唐代北方的白瓷,有河北生产的,有河南生产的,也有各种各样的造型。在唐代,瓷器生产的大致布局叫“南青北白”,就是说南方生产青瓷,北方生产白瓷。南方生产的青瓷,以越窑为代表;北方生产的白瓷,以邢窑和定窑为代表。

  还有白釉绿彩的陶瓷,也是非常罕见。其中有一个吸杯,喝里面的水或者酒,是靠旁边的吸管来吸的。这一品种的瓷器,全世界只在法国吉美博物馆有一件存世。

  第四类是广东陶瓷,在这个沉船中有1600多件之巨。主要是装水用的大罐,以及装其他东西用的盛储器。长沙窑的一摞一摞的碗就是放在这些大罐里,以防止长途运输中被损坏。

  此外,沉船中还有精美的金银器。其中有个八角的杯子,上面有胡人奏乐跳舞的图案,这类杯子过去我们通常认为是盛唐时候才有。还有金盘,在我们的传世品中都没有看到过,这是唯一的一件。

  还有一些不同年代的铜镜。据唐代文献记载,唐代有一种扬子江的百炼镜,富有传奇色彩,沉船中就有这种百炼镜,镜子周围第一圈是汉字,第二圈是八卦,第三圈里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所以在这个沉船中,打捞出了很多我们以前不曾见过的东西。

  “黑石号”是艘什么样的船

  一艘触礁沉没的商船,满载着货物,它是要去哪里?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背景下,它承载着怎样的历史意义?其中有很多谜团至今仍未解决,我今天只是把主要的几个问题罗列一下,并且作个大致猜测。

  首先,沉船发生在什么时候?

  在沉船的长沙窑瓷器中,有一只碗的背后刻了这样几个字:“宝历二年七月二十日”。宝历二年,是处于晚唐的公元826年,这说明这条船可能是在宝历二年沉没的,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出口用的日用品,可能当年生产之后就装船了,这个可能性很大。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这些货物生产出来以后放置了一段时间,再装船出海。

  那么这艘船到底是什么时候沉没的呢?专家们进行了研究,包括用碳14方法进行测定,最后认定,这艘船于公元九世纪的30年代到40年代沉没。

  第二个问题,这艘船是什么船?

  在这艘船的发现物中,有疑点能说明这艘船不是中国制造的船。我们现在没有唐代远洋船的实物,不知道它是怎么建造的,但是我们有宋代船的遗迹,宋代船都是根据中国古代传统的建造方法制造的,它最主要的特点是用榫卯结构以及用铁钉。

  而在这艘船的遗物当中,没有一只铁钉,没有榫卯结构。发现了什么呢?发现船板上都打有孔,这些孔和孔之间靠一种绳子编扎起来,或者说是缝合起来。这是印度洋西海域传统的造船技术,包括波斯湾地区、印度,都用这种方法造船,它是一种缝合木船。

  这条船上有一些木材,比如花梨木、柏木、柚木、缅茄木。这些木材印度有,非洲也有。非洲的木材在那时运到印度是不大可能的,印度的木材运到阿拉伯却是可能的,因为实物证据很多。所以最后得出一条结论:这艘船的建造者要么是阿拉伯人,要么是印度人,目前研究者更倾向于这是阿拉伯人建造的。

  在这艘船上发现了3件波斯陶器,不是我们中国的东西,是低温烧制的孔雀蓝釉的陶器,这种陶器只有3件,可见它们是生活用品。在那个时期,从西亚到东亚这个区域,有两大帝国——唐朝和阿巴斯王朝,阿巴斯王朝是阿拉伯帝国的第二个世袭王朝。当时印度洋地区的贸易,从7世纪开始一直到15世纪葡萄牙人进来之前,所有的海上贸易都是由阿拉伯人控制的,他们把东南亚作为中转站,同中国、东亚进行商贸往来。

  所以说,这艘由阿拉伯人造的船,就是海上丝绸之路最确切的一个证据,证明那个时候中国已经和阿拉伯地区进行直接贸易。如果说陆上的丝绸之路产生于汉代,那么海上丝绸之路呢?目前这艘沉船就是最早的实物证据,说明晚唐时代海上丝绸之路已经开通。

  一艘船上有来自三个国家的人

  第三个问题,这艘船的航线是怎么走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通过对船上文物的研究,我们发现刚才所说的那些瓷器、金银器、铜镜等等,都和两个地方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江苏的扬州和广东的广州。这两个地方可能是这艘船的起点。那么终点在哪里?研究发现,可能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现在伊拉克的巴士拉,另一个是伊朗的希拉夫,都是在波斯湾沿岸。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有个萨马拉遗址,是阿巴斯王朝的王宫遗迹,在王宫里发现了大量的中国古代遗物,包括长沙窑、越窑、白瓷以及白釉绿彩等等。所以这样我们就慢慢清楚了,这艘船的航线可能是从中东经过印度洋,在苏门答腊岛爪哇附近进行中转,然后到达中国,载了货后准备返航。苏门答腊岛当时有个国家叫室利佛逝国,它有一个港口叫巨港,这艘船可能快到巨港时,遭遇了不好的天气,因撞上礁石而沉没。

  船的航行与季风有密切的关系。这艘船从中东到中国,根据季风气候,应该是在夏季从中东到中国来,在9月至10月从中国返回中东。

  第四个问题,这船上有些什么人?

  船上有三类人。有中国人,为什么?因为这艘船上发现有砚台,而且只有一个,这一定是中国人用的。船上有中东人,因为有中东的玻璃瓶和波斯陶。这个船上还有爪哇人,可能是水手。因为在船上发现了爪哇的铜镜,还有当地的渔网、渔钩、琥珀、安西香等等。

  中国和阿拉伯地区

  直接贸易的最早证据

  在这条沉船上,仍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

  比如,船上的货物,除了那些大宗的长沙窑瓷器是作为出口贸易的外销瓷之外,其他的货物是做什么用的?那些金银器是不是货物?那三件唐代的青花瓷器是不是货物?它们是定制的吗?是给谁用的?这些还都没有答案。

  三件唐代的青花瓷器,和九世纪阿拉伯地区典型的白釉蓝彩的陶器有显而易见的相似性,但后者的烧制温度更低。而且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画青花的颜料是波斯进口的青料,不是我们中国的。到底是中国人照着那个时候的阿拉伯人做的,还是他们仿照我们做的?到现在仍有争议。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这艘被称为“黑石号”的沉船必须引起我们的关注。因为,它是目前世界上最早的证明中国和阿拉伯地区进行直接贸易的证据。考古要靠实物来说话。在中国对外的物质文化交流史中,在海上丝绸之路中,它毫无疑问具有极其重要的里程碑式的意义。

  1000多年过去了,这艘沉船的人间悲剧,人们已经渐渐淡忘,它今天留给我们的珍贵记忆,成了人类永久的文化财富。我想,历史往往就是这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崔蕊满)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