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巢”与“书坑”

2018-09-25 15:48 来源:团结报 作者:江 舟

  陆游一生酷爱读书,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正如他自己说的:“在我的房里,柜中装的都是书,面前堆的是书,床上枕的、铺的也是书。总而言之,一眼望去,除了书还是书。饮食起居,疾病呻吟,悲愤忧叹,始终和书纠缠在一起。偶尔走动走动,也被乱书包围住,简直寸步难行。”他给自己住的房子起了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书巢”,还在门口贴了一副对联:“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陆游的一位朋友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就问陆游:“你住的房子、门、窗、墙都有,和一般人的房子一模一样,为什么叫‘巢’呢?”陆游回答说:“你进我屋里看看,自然就明白了。”朋友半信半疑地跟着陆游走进他的房子里。果真,屋门口就堆满了书,挡住了路,进不去。费了很大的劲钻进书的“重围”,又迈不开步,手旁脚下头顶到处都是书,一不小心,把书就碰翻了,那位朋友埋在书海里动弹不得。他终于信服地说:“一点不错,你的房子果真像个巢。”

  司马光在编写《资治通鉴》的时候,需要翻阅大量的史书和各类书籍,书籍和修改的文稿整整堆满了两间房子。但是司马光的住房,夏天十分地闷热,简直没有办法使司马光静下心来读书工作。一天,司马光突发奇想,便让人在自己的屋子里挖了一个大坑,砌成了一间地下室。地下室冬暖夏凉,司马光把需要使用的参考书、笔墨纸砚全部搬到了地下室,整整齐齐地堆在地下室的四周,只留下一点点读书写字腾挪身体的空间。有一次,书法家黄庭坚在司马光家中看到了他修改的几百卷书卷,发现这些书稿都是司马光用工笔楷书写成,字迹端庄秀美,隽永简洁,没有一个潦草之字,不由十分地惊叹,对司马光在“书坑”中读书写作认真执着的精神十分地钦佩。

  古人煮字取暖,以文养心。“书巢”也好,“书坑”也罢,历代先贤若非寒毡坐破,又怎能笔扫千军。若非万卷读破,又何来笔惊风雨。“书巢”和“书坑”虽然粗陋,但却是读书人精神寄托和心灵栖息之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杨美虹)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