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林:民族文化与民族命运

关于文化自信的几点思考

2018-08-29 09:22 来源:《民族问题研究》 作者:彭林

  文化是人类创造的一切的总和,包括物质文化、思想文化和制度文化。文化是民族内部彼此认同的核心,是回答“你是谁”这个根本性问题的。在一个民族内部,文化可以超越身份、财富等一些外在因素,成为彼此认同的一个最深层的标志。

  举例来说,只要是中国人,不管你是亿万富翁还是一介平民,是高层官员还是普通民众,都是要过春节、清明节、中秋节的。在云南街头,通过语言、服饰、饮食方式、居住形态的不同,可以轻而易举地分辨出傣族、苗族、布依族、傈僳族,这就是文化使然。

    一个民族,文化内核越强大,这个民族的凝聚力就越强,文化内核如果削弱甚至消逝了,这个民族就会成为一盘散沙,甚至走向消亡。

  民族文化是民族存亡之根

  埃及文明比我们中国文明发祥得还要早,还要灿烂。他们的金字塔、法老陵墓、纸草文书等,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埃及这块土地先后被波斯、罗马等国家征服。征服者把埃及的文化置换了、覆盖了。今天的埃及文化是在外来文化的基础上重新开始的,与金字塔文化、法老文化毫无关系。最初的那段文化是失落的文明、断裂的文明。巴比伦文明也是如此。印度在雅利安人南下之后,它的古文明也被替代了。所以,今天我们提到这些地区的古文明时,必须小心翼翼地指出来,那是古代埃及、古代巴比伦。全世界只有一个文明从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断裂过,这就是中华文明,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中国文化部代表团到埃及去,埃及人听说我们的文明从来没有断裂过,感到惊讶得不得了。也有人说我们运气好,没有遇到罗马帝国的铁蹄或者雅利安人的大军,所以我们的文明才得以保存下来。其实不然,中华文明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曾多次面临灭顶之灾,但是每当到了这样的危急关头,都有知识精英站出来,唤醒天下大众奋起捍卫我们的本位文化。

  我举明清之际为例。清军入关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面对一个幅员如此辽阔、人口如此众多、文化经验如此深厚的汉族。他们一开始采取了非常愚蠢的政策——颁布“薙发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军队打到哪里,剃头挑子跟到哪里。剃头挑子前面有根竹竿,上面挂着由于不肯剃头而被砍下的脑袋。这种野蛮的政策激起了汉族人民强烈的反弹,最典型的是在我们苏南,为什么?这个地方的文化最发达,人民文化自尊的意识最强。很多村庄村头的大树上,没有一棵树杈上没有吊死的汉人,他们用生命去殉自己的本位文化。还有许多人为了不剃满族人的那种头,躲到山里当和尚。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之一的王夫之,为了不剃头在山里待了30多年不出来,显示了高尚的民族气节。种种强烈的抗争,最后迫使满清政府妥协、退让。

    还有一位思想家值得一说,就是江苏昆山的顾炎武。顾炎武的继母当时17岁,一个妇道人家,但深明大义。清军打到南京的时候,她意识到以身殉国的时刻到了,便开始绝食,气绝身亡之时嘱咐顾炎武:“今生今世,你不能做满清的臣子。”顾炎武把母亲掩埋之后,由苏州到南京、山东、河北,再转战到山西、陕西,最后客死他乡。这个期间,他对沿途的关防、山川、地理等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写了很多文章。顾炎武的代表作《日知录》,学术水平极高,清朝学者没有不念他的书的。

  《日知录》里有一篇《正始》,把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分为两类,一类叫亡国,皇帝换了,好比说姓张的皇帝被姓李的替代了,其他没有变化。亡国的责任谁来负?——“肉食者”,就是在朝廷里享受高官厚禄、天天有肉吃的人来负责。这些人在朝廷不好好当官,把国家弄亡了,他们不负责谁来负责?

  另一类叫亡天下,不仅政权亡了,连文化也亡了,是亡国加上灭种,文化意义上的种亡了。亡天下的责任谁来负?顾炎武说,匹夫匹妇都有责任,不论地位,从上到下,人人都有责任。由此可见,顾炎武有很强烈的本位文化意识。后来,梁启超把《正始》说的这个意思归纳成八个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成为了我们国家在危急存亡之秋唤醒大家起来抗争的最有名的警句。

  时至今日,我们的文化安全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如今国家重视经济、科技,这当然无可非议。因为无科技不能强国,一百多年前我们被列强欺凌,割地赔款,最沉痛的教训就是我们的科技、国防落后,所以我们在这些方面还要继续用力,但要切记不能把文化搞丢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