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伯清:认识论他者

2017-05-23 15: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成伯清

 

  确立一种东西,同时也就是排斥其他的可能。这种观点绝不新鲜,至少在三百多年前就由斯宾诺莎明确提出了。不过,将这一基本而简单的原则运用于我们熟视无睹的现象,往往可能产生棒喝的作用。

  我们的科学方法论或认识论的确立,肯定也以排斥一定的“认识论他者”为前提。但是反思一下我们的排斥到底有无道理和确凿的根据,就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或许我们原来推给别人的东西,或者强行割弃的成分,对于我们也是极有裨益的乃至不可或缺的。社会学一向视叙事为文学或历史的范畴,但叙事不仅仅是一种陈述社会和历史知识的表征形式,也是社会生活的本体条件。因为,社会生活本身就是故事化了的。情节化的故事指导着我们的人生、引导着我们的行动、赋予我们的体验以意义。只有通过将我们自身的遭遇与既有的社会和文化叙事联系起来,我们才能理解、判断和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且,这种叙事,究其根本来说,也是极为有限的“库存”。不信你看看某个时期的电视连续剧,尽管名目繁多,但其中主题、情节乃至措词,都有高度的同构性,甚至若干套路泛滥成灾。一个时代的叙事框架,限定了想象的空间。尤其是表达出来的想象,总是期望心目中的阅听人能够接受,单是这点就为之预先铺设了可能的走向。

  经常玩玩搬弄边线或者改画边线的游戏,会很有意思。“人类是制定边界的动物”——齐美尔好象这样说过,但人类也喜欢突破界限。不过,画地为牢,确是人类最常见的心理痼疾之一。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