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危害:中国“不能承受之重”

2017-05-24 16:25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

 

  今年是第30个世界无烟日(World No-Tobacco Day),主题是“烟草——对发展的威胁”。烟草控制已被纳入《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所有国家都可以从控烟中获益,尤其能保护其公民免受烟草使用的危害并减少其给国民经济造成的损失。除挽救生命和减少健康伤害外,全面控制烟草还可遏制烟草种植、加工、贸易和消费对环境的不利影响;促进可持续的农业和经济增长,并对抗气候变化。

  不仅政府,人们也可以从个人角度做出努力,促进实现可持续的无烟世界。

  “吸烟有害健康”,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都是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尽管烟盒上或大或小都标有危害健康的标识,但这依然不能阻止很多人对抽烟欲罢不能。

  为什么他们明知道对健康有害还要吸烟呢?或许人们对吸烟危害的理解还知之甚少。吸烟仅仅是影响健康吗?它到底还有哪些危害?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日前共同发表了一份突破性的报告,为我们揭开了真相。

  这个名为《中国无法承受的代价——烟草流行给中国造成的健康、经济和社会损失》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探讨了烟草对于中国发展所造成的多重影响。报告指出,烟草消费在中国不仅造成大量人口过早死亡,从长远看,将造成无法承受的经济代价。报告建议中国提高烟草税,以及实行全国禁烟令。

  ☞ 谁在吸烟?烟草危害有多大?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消费了世界上多达44%的卷烟,高于日本、印尼等29个排在后面国家的总和。

  报告显示,中国吸烟者平均每天吸22支烟。2015年,中国约有3.15亿吸烟者,比2010年增加了1500万。成人(15岁或以上)总体有约28%的吸烟者,多达2/3的男青年从年少时就开始吸烟,年轻女烟民的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每年,中国有100多万人死于吸烟相关疾病。

  2014年,时任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姚宏文也曾表示,烟草消费带来了沉重的疾病负担,中国每年有100多万人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约10万人死于二手烟暴露导致的相关疾病。

  报告指出,烟草使用是中国非传染性疾病快速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烟草给中国公民的健康造成巨大损失,至少半数吸烟者可能会因吸烟而死亡。

  上述报告强调,如果不采取行动大幅降低吸烟率,烟草相关疾病对未来的影响是灾难性的。据预测,到2030年,年死亡人数将从目前的每年100万人增至每年200万人,到2050年将增至每年300万人。

  ☞ 烟草使用还会殃及中国整体经济?

  不可否认的是,烟草税收是财政收入的来源之一。以2015年为例,数据显示,烟草行业实现税利总额1.14万亿元,上缴财政总额1.09万亿元,同比增长20.2%。

  而烟草之于经济,高利税背后真相是什么?在世卫组织的报告中指出,烟草使用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其中,2014年中国由于烟草使用而导致的经济总损失约为3500亿元,比2000年增加了10倍。

  这些损失包含哪些?报告指出,烟草使用导致的直接损失包括治疗呼吸道疾病、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等吸烟相关疾病的医疗卫生支出。间接损失则包括烟草相关疾病有关的费用,如交通费、营养费及烟草相关疾病造成的生产力损失等。此外,还包括吸烟相关疾病导致过早死亡带来的损失。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指出,这些预计增加的损失,将导致多领域出现负溢出效应。除了会影响社会福利和卫生系统,还会对中国的经济和商业发展带来更多挑战。如果不采取快速果断的行动,所产生的诸多压力会加剧全国不断增长的贫富差异。

  施贺德也表示,控烟并不像烟草业所说的“会导致税收大幅下降”。如2015年中国财政部宣布增加卷烟消费税,同年,卷烟销量出现了近20年的首次同比下降,而政府税收则也较2014年有所增加,实现了真正的双赢。

  ☞ 究竟该如何控烟?

  当前,包括北京、深圳和上海等城市已经施行了全面的控烟条例,覆盖近11%的人口。然而,绝大多数公民在公共场所还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针对烟草产生的不利影响,专家认为,立法是有效的控烟手段之一。

  世卫组织的报告建议,应实施一部全面的全国无烟立法,即要求所有室内公共场所100%无烟。此举除了可保护数亿人免受二手烟危害外,还可使中国男性吸烟者人数减少1300万,并可避免600万吸烟者过早死亡。

  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在2016年底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表示,要在公共场所做到全面禁烟还是有难度的,全面禁烟需要有立法支撑,而公众对烟草危害健康的共识是控烟立法、执法的基础。

  到底该如何控烟?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在报告的发布会上表示,“全面控烟”应是控需求和控供给双管齐下的控烟战略。在需求控制方面,应不断加大控制力度,扭转当前的烟草流行趋势。而在供给控制方面,应采取严格措施,对烟草产业的规模、投资、产量指标等进行严格限制,使其产业产值、利润、税收不断减少,安排就业人员转岗、转业、转型,并对烟草业垄断利润进行严格的、透明的政府管制。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罗世礼强调,国际证据表明,在所有减少烟草需求的措施中,提高烟草税对吸烟率、烟草制品消费量和避免过早死亡人数影响最大。

  “提高烟草税是减少烟草使用最有效的途径之一,同时也为健康和其他基本项目带来大量收入,并最终惠及全人类。”世界银行中国、蒙古和韩国局局长郝福满也持同样观点。

  从长远看,降低吸烟率的最有效方法还需采取减少烟草需求的一揽子措施。如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持续扩大有关警示烟草使用危害的大众媒体宣传,采用至少覆盖烟盒包装50%的面积显示健康警示,扩大对现有吸烟者的戒烟服务等。

  烟草对当今所有国家可持续发展构成的威胁,还远远未能消除。今年的世界无烟日将主题定为“烟草——对发展的威胁”,如此看来,应对全球烟草危机,促进健康与发展,中国同许多国家一样,依然任重道远。

  你的命只值7万元?

  假如非要你给自己的生命明码标价,你认为它值多少钱?

  在2010年,美国环境保护署和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为生命标了价:分别是910万美元(约6272万人民币)——用于开展更严格的大气污染防控,和790万美元(约5445万人民币)——用于制作新的香烟警告标识。

  这个估价被称为“生命的统计学价值”。他们是如何计算的呢?

  首先,想象你和10万个人同时被问及这样一个问题——“你愿意出多少钱将未来一年内自身的死亡风险从十万分之一,即0.001%降至更低”,你会出吗?假设这个回答平均是100美元,那就意味着这群人愿意付1000万美元(10万人每人付100美元)去拯救“一个统计意义上的生命”。环保署和食药局在他们的计算中使用的是同样的逻辑。

  但是,与利用这一数字来衡量需要花费多少钱来预防死亡的政府组织不同,烟草行业的公司通常根据利润来衡量生命价格。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报告指出,烟草业在广告、包装和香烟生产上花费数十亿美元,但除去所有生产香烟和说服消费者吸烟的成本,每支烟的利润实际上只有一美分。然而,根据政治社会学家加里·富克斯的说法,生产香烟很便宜——“其使人上瘾的本质和品牌忠诚度,意味着企业几乎不需要对主要产品创新。”而且他们每年能卖出数亿支,去年仅在美国就卖出2580亿支烟。

  所以,对于像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这种领头的美国烟草公司而言,人们生命的价值最终仅比美国食药局估价的千分之一多一点。平均来说,吸100万支烟会有一人死亡,“烟草公司每卖一支烟大概赚1美分,也就是说消费者每购买100万支烟,他们就能赚1万美元。由于每卖出或吸掉100万支烟就会有一人死亡,因此,对烟草生产商来说,一个人的生命大概只值1万美元(约6.9万人民币)。”这是斯坦福大学的历史学家罗伯特·普罗克特在2013年的一篇文章中得出的结论。

  《临床肿瘤学杂志》上的一篇评论曾指出,烟草公司没能意识到,产品的成瘾性和致癌性会危害吸烟者和吸二手烟的人,烟草行业对人命低廉的定价,是助长肺癌成为全球疾病、死亡和医疗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

  在美国,吸烟每年给人们带来的损失预计超过了3000亿美元,远远高于2014年烟草业近143亿美元的利税。2015年,癌症死亡使美国生产力损失近1348亿美元,其中27%是因为肺癌。

  美国联邦卫生局2014年的报告显示,香烟价格每上涨10%,吸烟数量可以下降4%。以纽约为例,在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大幅提高本地香烟税的10年后,吸烟率从22%降至2014年的14.5%。这虽然侵蚀了国家的税收预算,但最终换来了好的结果:烟草税收入的降低标志着吸烟的人变少了。

  然而,想要看到全球范围内由烟草引发的肺癌死亡率下降,还需要一段时日。这是因为大部分的全球性烟草泛滥仍在占据我们的未来。“20世纪时,约有1亿人死于吸烟,然而,即便当前的吸烟率正在快速下降,本世纪吸烟导致的死亡人数仍有可能会翻好几倍,”普罗克特指出,“香烟每年造成死于肺癌的人数达到了150万人,这个数字在21世纪20年代或30年代会增加到近200万。”

  我们还没有逃脱烟草行业给生活带来的影响。因此,听到人们使用“过去式”谈论烟草,像谈论一个已经解决的问题时,普罗克特十分恼怒。他写道:“事实是吸烟一直存在,并且范围非常广。在2000年后,全球烟草消费数量达到了大约6万亿支的高峰,这种烟草泛滥的致命影响还将持续几十年。”

  作者:Matthew Sedacca

  ◤不能忽视的 “三手烟” ◢

  随着对“二手烟”相关知识的普及,很多烟民为了避免自家宝宝受到侵害,自觉改变了抽烟地点。但是你知道吗,隐形的“三手烟”却在不知不觉中危害着幼儿的健康。

  “三手烟”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哈佛癌症中心的专家在2010年率先提出,它是指吸烟者吸烟后,残留在皮肤、头发、衣服、墙壁、地板、屋顶等的烟草残留物,其同样含有尼古丁、重金属、放射性物质等多种有害物质。

  有的家长认为,在外面抽完了烟再进房间,对孩子就不会有影响了。其实不然,“三手烟”会在物体表面停留很长时间,有些甚至几个月都不会消失,而吸烟者的呼吸道中也会残留有害物质,因而当他们接触孩子时,仍然会对幼儿产生“毒害”。

  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即使在室外抽烟,吸烟者家庭婴儿体内的尼古丁含量,仍比不吸烟家庭的婴儿高出7倍。

  “幼儿喜欢在地上爬或在室内到处触摸,甚至抓东西在嘴巴里咬,这样就容易沾上‘三手烟’。”专家表示,幼儿免疫系统更脆弱,同样水平的有毒物质对儿童造成的危害更大,最容易引起的就是呼吸系统问题。而与“二手烟”的直接刺激相比,“三手烟”属于间接刺激,虽不会直接、迅速导致身体某部位的病变,但是幼儿长期处于这种环境,会降低免疫力、抵抗力,甚至增加成年后患癌的几率。

  专家建议,家中有宝宝的烟民,最好能主动戒烟。家长在室外吸烟进屋,或者刚从吸烟区回来,应先换身衣服、拍打头发、洗脸、洗手、漱口之后再抱孩子。有烟民的家庭,墙壁、棚顶、家具、地板等要勤打扫,并注意经常通风换气。

  各国控烟集结号

  【最温情】

  宣传吸烟的危害,瑞典采用的是“温情攻势”——女性杂志上称,现代择偶标准之一就是找一个不吸烟的男士;而男士读物上则写着:小心吸烟的女友过早衰老。

  加拿大则乘虚而入,从病人入手。加拿大研究发现,心脏病患者在住院期间,如能接受戒烟辅导疗程,戒烟成功率明显提高。

  【最彻底】

  2004年,不丹通过全面禁烟法案,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全面禁烟的国家。不丹全国禁止销售各种烟草,所有公共场所都禁止吸烟。对于进入该国的外国“烟民”,想要抽烟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个人携带烟草进入不丹境内要缴纳高额的关税。

  【最独特】

  法国政府从2008年元月1日起,把博物馆、学校、火车站、机场、办公室、公共场所以及密封空间等列入严禁吸烟的地方。政府在全国范围布下了17.5万名“香烟警察”。这些“香烟警察”被派上街头巡逻,一旦发现有人违反禁烟令,“香烟警察”有权对违反者处以最低30欧元、最高450欧元的罚款。

  【最惊悚】

  新西兰法律规定,从2008年起,所有在新西兰生产并销售的烟盒外包装上必须印刷13款健康警示性图片及警示语,内容有看起来令人作呕的腐烂牙齿和牙龈;被熏黑的肺部等。

  泰国则规定,烟盒必须用一半的面积印上统一的警示性画面,内容分别有一个被熏黑了的肺、一副黄黄的参差不齐的板牙、一个插满管子的病体,还有一个喷云吐雾的骷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