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文化是智慧的结晶

2017-06-01 10:32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赵家治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持久的精神追求。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国家之魂,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乡土文化是农民智慧的结晶,是现代文明的基石,是梦想腾飞的沃土,也是作家追求的远方。

  乡土是历史,是中华民族的根脉。农耕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特征。中国是典型的大陆农业经济,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扶犁而耕”的劳作方式,“质朴生活、朴素情感、勤俭兴业、耕读传家”的生活方式,孕育了浓厚的乡土意识。以农业为主的民族,祖祖辈辈,多定居,少迁移。人们春种、夏锄、秋收、冬藏,以稳定的生活,和缓的心情,强化了血缘关系、地域情感,相沿成习、相染成风,民族、民俗文化使乡土观念深深扎根。世代相传的乡土文化,不断融合升华为民族集体意识,亲近自然、刚健自强、厚德载物、团结包容、天人和谐。乡土生活、乡土观念、乡土意识是艺术的深厚土壤,乡土文化孕育了怀乡之作,成为文化史上珍贵的遗产。

  乡土是国情,是中国问题的焦点。乡土文化包含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学等诸多方面,具有重要价值。1927年,毛泽东用32天在湖南湘潭等五县开展调查,撰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他从乡土原点出发,指出农民问题的严重性,指出农民运动“好得很”,强调支持农民革命运动。毛泽东唤起工农千百万,农村包围城市,建设社会主义农村的思想,为中国革命指明了方向。

  1947年,费孝通发表了《乡土中国》。他以中国社会的事实,从社会学视角探讨乡土社会特征、社会结构、文化传递、权力运作、道德伦理。他通过文字讨论乡土社会文化的规律。在他眼里,乡土文化不仅是乡村文化,也是整个古代中国文化,乡土文化既要传承,也要变革。

  “乡土文学”是鲁迅和沈雁冰最早提出的概念,乡土文学已成为中国现代文学中的一个创作派系。鲁迅小说《孔乙己》《风波》《故乡》《阿Q正传》等都是早期的代表作。乡土文学具有较浓烈的地域文化色彩和民俗民风意味,具有无限的生命力。

  乡土文化事关中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也是中国基本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号召文艺工作者以满腔热忱,以真诚的情感表现农民,上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中国出现了轰轰烈烈的深入农村、表现农民的艺术大潮。比如1943年,作家赵树理发表了小说《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1954年,他发表的《三里湾》是反映农业合作化最早的一部长篇小说。1948年,小说家周立波完成38万字长篇小说《暴风骤雨》,以饱满的激情表现了土地改革运动。1958年和1960年,他分别完成了反映湖南农业合作化的长篇小说《山乡巨变》的正篇和续篇,作品充满生活气息,风格上更加含蓄、隽永、细腻。

  乡土文化古朴的生活方式和独特的文化魅力是取之不尽的资源。1980年,中央美院和全国青年美展展出青年油画家陈丹青的《西藏组画》和罗中立的《父亲》。他们的作品表现了乡野质朴的美,古朴粗犷的人物,大朴不雕的原始生活,让人耳目一新,让我们看到在环境恶劣的西藏、在艰苦的农村,朴实无华的人们,仍然保持着人的温情和人的尊严。无独有偶,当时中国文坛出现了高晓声、张贤亮、贾平凹等人的小说。作家们深入生活,反映现实,直面乡间苦难,讴歌了生命的顽强。许多作品直接表现对人性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对人格的尊重和人文关怀。乡土情感转化为关注人生、关注社会、关注未来。1993年,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出版,这是代表一个时代文学高度的杰作。《白鹿原》50万字的文学作品不仅获得了茅盾文学奖,而且风靡20多年。2006年,北京人艺首次将《白鹿原》搬上话剧舞台,2016年,陕西人艺又以本土演员再演此剧。陈忠实逝世,人们怀念他朴实无华、忠厚纯正的人格魅力,怀念他扎根土地、厚重的文学精神,他不仅是文学大师,也是具有文学史意义和当代价值的作家。

  乡土文化的复兴,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课题。回归乡土,深入农村,贴近农民,反映变革中的乡土文化是作家的责任。随着信息化、城镇化的发展,随着农村改革的步步深入,农村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关注农村、关注农民、关注农村文化,激发了许多作家的创作热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文学博士梁鸿出版了非虚构文学作品《中国在梁庄》,并获得“2010年度人民文学奖”。2013年,梁鸿又出版了《出梁庄记》。作者在两本书中,先后记述了留守农民和进城务工农民的生存状态,从农村与城市的不同视角,揭示了当代中国特色农民的追求和梦想,表现了一个从农村走出去的知识分子对家乡的眷恋、对农民的情感、对中国农民奔小康的关怀。

  任林举是国有企业的干部、著名作家,著有《玉米大地》《粮道》《贡米》,并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任林举

  出身农民家庭,在农村成长,后来进了工厂,生活在城市。但他不忘农村、不忘农民,回归乡土,挖掘乡土文化。他的写作题材是玉米、粮食、贡米,主题是乡村、农民、人性,表现的是粮道、人道、乃至天道。从他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乡土文化并不土,乡土文化事关民族传统、国家未来、农民的梦想,今日乡土文化可以登上大雅之堂。如今生活在城市的人,或者出生在城里的纯城市人,上溯三代、四代也都是乡里人。我们不忘祖宗、不忘乡土文化,在心中留住一份思念、流淌一股清泉,激发怀乡的梦想,激励自觉奔小康。

  乡土文化是一种生存状态,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文化传统。乡土文化是信念,是未来,也是希望。不忘初心,回归乡土,面向未来,不断增进文化自信、文化自觉、文化自强,我们的心就踏实,我们的笔就小大由之。习近平指出:“只有扎根脚下这块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文艺才能接住地气、增加底气、灌注生气,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记住乡土就是记住生命的方向,书写乡土就是书写生命的力量,扎根乡土,放飞梦想就大有希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