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妈妈”的孩子们享母爱

济南儿童福利院成泉城爱心名片

2017-06-01 15:09 来源:山东商报 作者:

 

  “六一”儿童节,有多少人会想起福利院的那些孩子呢?他们也渴望被关爱,渴望与外界交流,期盼过一个快乐的节日。在济南市儿童福利院,180余位天使般的工作者照顾着600余名孤残儿童,尤其是残疾儿童护理,工作量是正常孩子的数倍,没有持久的爱心、耐心和细心难以胜任。多年来,在济南儿童福利院“亲亲妈妈”团队的关怀中,这里不幸的孩子们有的参军、有的上了大学,还先后有5名福家“女儿”披上婚纱……这些孩子在成长和融入社会的路上得到更多的是专业的照料和超越亲情的爱。 文/图记者于娜

  爱心坚守,弱小生命也有尊严

  2011年8月份,刚启用不久的济南市儿童福利院接到了一名由民警送来的弃婴,孩子送来时干瘪的脐带还在肚子上挂着,耳朵、眼睛里爬着蛆。民警告诉值班医生,孩子被发现后只是在附近的一所医院进行过简单治疗。见情况危急,担心院内的医疗条件救不了孩子,值班医生只好又把孩子送到了距离最近的儿童医院进行救治。这个可怜的小生命,从被发现到进入医院抢救,前后折腾了三个多小时,虽然最后活下来了,但此事也深深地触动了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的心。

  2013年底,民政部提出了在济南市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的要求。济南儿童福利院面对“婴儿安全岛”这个从诞生之初便饱受争议的新兴事物,顶着巨大压力,从全国大局出发如期展开了试点。

  2014年6月1日,济南市“婴儿安全岛”正式启用,这时,院长徐子健刚做完手术,为了不影响试点工作的进行,顾不上休息,从医院一出来就赶回了单位。接连几天,她都是硬撑着参加新闻发布会,安排部署试点事宜。几番折腾,没完全愈合的伤口还是裂开了,让她的脸肿了好几天。

  试点之初,由于弃婴增势迅猛,病残程度较重,全院160名护理人员,平均每人看护15个孩子,夜间达到20名以上,院里现有的保障力量濒临瘫痪。为了安置好这些孩子,院长徐子健跑医院,找公安,想尽一切办法寻求各种社会资源帮助安置弃婴。在她的带动下,全院干部职工也被发动起来,不分昼夜地照顾孩子。“以前因为弃婴入院程序繁琐,救治不及时的原因,很多弃婴就在频繁的转院过程中死去了,只好由儿童福利院的医生开个死亡证明直接拉到殡仪馆火化。现在我们在畅通了弃婴救助通道的同时,建立了24小时接收社会弃婴制度,规范了弃婴入院流程,真正做到了弃婴随时接收,随时救治,大大降低了弃婴的死亡率。”院长徐子健介绍。“这些遭遗弃的孩子虽然弱小,但也有生命的尊严,真心希望社会上的家长负起责任,给每个生命以尊重。”

  “对不起儿子,看到他被照顾这么好也就放心了”

  8岁的张浩,是一名服刑人员的孩子。父亲张兴胜犯罪被捕入狱,判刑8年,当时家里只有一个小保姆,随着他的入狱,本来残缺不全的家,就更加支离破碎。无奈之下,小保姆将孩子送到了福利院。2010年11月24日,张兴胜服刑监狱的管教打电话找到了儿童福利院,说张兴胜最近情绪极不稳定,三番五次想自杀,希望福利院能带孩子过去看看他。为了能让张兴胜安心改造,儿童福利院多次派人带领张浩前往监狱探望,并定期将小张浩的生活照片、院内成长报告、身体状况、影像资料等送到狱中,让他及时了解孩子的生活情况,最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他前前后后写了13封信向儿童福利院表达内心的感谢和对所犯罪行的忏悔,“对不起儿子,看到他被照顾这么好也就放心了。”此后他积极改造,不仅担任了文化班教员,还获得了减刑的机会,如今,张兴胜已经刑满出狱,重新与儿子团聚。

  今年12岁的刘梦亭漂亮懂事,看到认识的人会微笑,不熟悉她的人,不知道她也是一位服刑人员的子女。“3年前她父亲去世,母亲入狱,她的心理受到了影响,刚入院时谁也不搭理,而且还到处乱跑。”工作人员介绍,“后来,在院里‘亲亲妈妈’的帮助下,小姑娘逐渐走出了阴影,脸上有了笑容。”2015年春节前夕,院里安排工作人员带她去狱中看望母亲,当她母亲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孩子如今不但生活得很好,而且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茅时,一连用了三个没想到表达内心的感受:“我真是没想到政府这样关心我,也没想到孩子的学习这么好,更没想到的是孩子在福利院比我自己带的还要懂事!”

  “困境儿童是一个特殊群体,需要全社会特殊关注、特殊照顾、特殊援助。儿童福利院作为政府的托底保障机构不仅要履行好照顾他们的责任,更有义务让他们得到全方位的发展。”徐子健说。

  一口饭一口菜的照顾,一天不见到孩子就想得慌

  在济南市儿童福利院,还住着90多名重度智力残疾儿童,这些孩子不仅需要安置还需要康复养护,未来让他们正常融入社会。“看到他们就觉得可怜,时间长了有了感情,一天见不到孩子就想得慌。”爱心妈妈陈大姐说。

  康辉是一个患有脑瘫和小头畸形的孩子,由于病情严重,他的左腿长期蜷着,背部是个弓形,既不能卧床也不能坐轮椅,护理难度很大。陈妈妈接过来后,心里也有点打退堂鼓,但责任和良知不容许她退缩。由于康辉的关节不能伸开,每次洗完澡时,都要做按摩,穿衣服就要近半小时;由于他睡觉时总是侧卧位,每天晚上需要翻身,以防压疮。康辉的咀嚼能力不错,一开始总是把馒头掰好了放在碗里和菜一起,一口馒头一口菜用勺子喂,后来,陈妈妈锻炼康辉自己拿馒头自己吃,还不停鼓励他。终于有一天,当陈妈妈再一次把馒头递给康辉时,康辉叫了声“妈妈”,她的眼眶湿润了。在陈妈妈的照料下,康辉的语言交流能力不断提高,现在的他小嘴特甜,给他喂饭的时候,会笑嘻嘻地说“谢谢妈妈”或者“我爱妈妈”。

  长大了,她们也成了“爱心妈妈”

  福群和福军红都是从小在儿童福利院长大的女孩,如今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拥有了自己事业的她们,在谈起在儿童福利院长大的经历时仍感慨万千。

  她们两岁时因腿有残疾被父母遗弃,一直生活在福利院,平时接触外界的机会比较少,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们在找对象上犯了难。后来,院里联系广播电台,在电视直播栏目“泉城夜话”现场征婚。通过电视征婚,福群和福军红姐妹纷纷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并喜结连理,这在济南还是第一次。

  走出福利院的福群,经营着自己的商铺,成了自食其力的“小能手”,然而,对福利院这个“娘家”她一直念念不忘。福群时常回福利院帮助照顾弟弟妹妹,她也成了“亲亲妈妈”团队的候补队员。这份爱如今一直在传递。

  多年来,济南市儿童福利院的“亲亲妈妈”们,面对这些不幸的孩子,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们一样,无微不至的帮助他们。“助残、育孤是我们的职责,因为心中有爱,每一名‘亲亲妈妈’团队中的一员都愿意去尽自己努力还这些孩子一个完整童年和正常生活。”徐子健说。如今,具有儿童福利院特色的“亲亲妈妈”服务队伍还在不断壮大,成为扮靓泉城济南城市窗口的一张爱心“名片”。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