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改变乡村

“野菜小王子”的大梦想

2017-06-05 16:25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松林

 

  上世纪90年代,高考采取统一考试的模式。每年有三四万人在京参加高考。1996年7月7日,本报刊文,北大附中一名手腕骨折的考生,顺利参加了高考。90年代高考语文作文题屡屡创新。1996年,高考语文作文题为考生提供了两幅漫画,要求配200字说明文,并展开600字议论。

  相旭阳

  一个农村娃,通过高考从黑龙江考到北京读大学,毕业后去了延庆做村官,工作之余开始创业卖野菜,带领村民就业增收。三年村官合同期满后,他选择续聘,和村民一起开发农家院,至今仍奋斗在基层。

  今年28岁的大学生村官迟得双说,高考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基层农村太需要年轻人了,他想为农村做点事情。

  选择

  毕业选择做村官,因为有点家国情怀

  迟得双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从初中开始到大学,他一直是班长,大学期间还担任学院团委副书记、学生会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组织能力较高、社会实践经历丰富。

  2013年毕业季,拿到了法学和英语双学位的迟得双原本有机会做另一份更好的工作,但因为想去农村工作的愿望“非常迫切”,他最终选择去延庆的刘斌堡乡观西沟村,成了一名大学生村官。

  迟得双知道这是出于热爱。由于自己农村生活的经历和受读书时多位老师价值观的影响,迟得双笑言,他身上有一股家国情怀和赤子之心。“不过,现在可能更加现实,更接地气了。”

  2013年7月份,迟得双正式入职上岗,成为刘斌堡乡观西沟村的大学生村官。初到观西沟村,迟得双感觉村民很友好,但村里的经济条件比较薄弱。在努力适应新工作生活环境的同时,工作内容多少有些让他不适应。

  不过,迟得双很快调整心态,逐渐适应了村官工作。他在工作之余,开始想着自己要为村里做些什么。那段时间,迟得双经常会在下班后,去田间地头挖野菜。逐渐地,迟得双在挖野菜的兴趣中,找到了方向和灵感。

  有一次,中央民族大学韩小兵老师去乡里和他见面,两个人在挖野菜时,老师突然对他说,“你要真想干点儿事情,为何不结合山里的野菜发展一个产业,带动村民们致富呢?”老师的这番话,对迟得双而言是一剂强心针。此后,他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计划。

  改变

  山野菜公司搭上“互联网+”,自己亏本 村民增收

  创业之路并不容易,2016年3月29日这一天,迟得双的山野菜创业公司正式成立,他还申请了“野菜小王子”的注册商标。刘斌堡乡是山野菜公司的经营地址。

  成立山野菜公司,前期市场调研和启动资金十分关键。事实上,在公司正式成立之前,迟得双已进行了一年多时间的市场调研。那一年多时间,他经常拿着山野菜样本,穿梭于北京城的各个公园、市场、酒店、特色饭馆等地。而先期投入的三四十万元启动资金,主要是靠自己从亲人、朋友、老师处东拼西凑而来。

  有了调研和资金,迟得双的创业梦就更近了。他将自己的创业计划告知乡里的领导同事,乡里通过每个村的广播站发布通知。一开始,报名为迟得双送野菜的只有七八户村民,慢慢地,村民越来越多,现在全乡长期稳定给他采野菜、供货的村民有20户左右,大都是低收入户。

  光有“供货商”不行,还得有出货口。为打通整个收货出货的流程,迟得双充分利用新媒体网络技术,让山野菜公司的运行,线上线下两头开花。在线上,迟得双借助“互联网+”,开设了一个野菜微店,并且建立了几个微信群,270多名群友大多都是“野菜发烧友”。一旦有新的野菜上市,迟得双会在群里告知,确定谁要购买野菜后,他当天就会去村里收货,“都是当天收货,当天结钱,我从来不会欠村民一分钱。”

  如今,迟得双的山野菜公司慢慢步入正轨,公司长期员工大约有10人。从20户村民“供货商”那里收购的野菜,主要包括蒲公英、野苦菜、茵陈、山蘑、农家菜干等。迟得双也有难处,虽然目前山野菜的销量尚可,去年全乡20户供货的低收入村民年收入平均增收一万元左右,但时至今日,自己仍是一个“亏本”的状态。“现在不能评判自己创业是否正确,但带动效果还是不错的。”

  未来

  发展休闲观光,要让村民摘掉贫困帽

  2016年7月,距离迟得双的山野菜公司成立不足半年,他的三年大学生村官合同期结束。一心想要做些有意义事情的他,毫不犹豫选择了续聘“再干三年”。在做好村官本职工作的基础上,开发农家院项目,成了他的另一个计划。这一次,他把项目地址选在了小观头村,工程已在4月初开工建设。之所以选择小观头村,迟得双说,一方面是因为小观头村村域面积相对较小,容易着手开展工作;另一方面,小观头村是全乡的一个贫困村,开发程度较低,“我想要在这里和村民一起干出点成绩。”

  与山野菜公司不同,开发农家院项目,工程量更为庞大,精力和资金投入也更多。为了支持迟得双创业,前不久,妈妈和弟弟从黑龙江专门来到北京。妈妈平时负责做饭,弟弟则负责给迟得双开车,打下手,处理各种繁杂事务。

  按照农家院项目的开发计划,迟得双要在小观头村发展农业休闲观光产业。他租下了20亩地做项目核心区,今后将给前来参观游玩的游客吃饭住宿休息,木质的房屋框架已经基本建好。同时,他还在当地政府的协调帮助下,和村民一起将村里的150亩剩余土地用来种植油葵,开发一个油葵主题景区和开心农场。

  这个景区主要由当地政府出面倡导支持,迟得双“兜底”提供景区和农场的种子、负责作物成熟的收购,并给予村民技术指导。如果项目顺利,今年8月份项目竣工以后,村民就能和迟得双一起实现分红。

  此外,迟得双还租下一片山场,准备对山场和里面的“炮楼”开发利用,并将山里闲置的几十套村民房屋开发成民宿。目前,民宿改造还在寻找投资。

  随着计划的不断推进,山野菜公司和农家院整体项目已经投入100多万元成本。这些钱大多是迟得双从自己家里、朋友师长和在外融资借来的。两个项目至少造福了六七十户村民。在迟得双看来,这可以解决村里的剩余劳动力,带动村民增收,是一件“很光彩、有成就感的事”。他的愿望是,和当地村民、干部一起,把小观头村打造成延庆民俗旅游的名村、明星村。

  “现在的基层农村比较缺乏活力。农村需要年轻人,我们年轻人就应该行动起来,做点有意义的事。”迟得双说,自己做的这一切,既是因为个人的兴趣和志向,也是想要帮助当地村民早日摘掉贫困帽,“小观头村不富,我就不走!”“虽然我一个人力量太小了,有时候甚至有些孤掌难鸣的感觉,但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我真心想要农村变得更好。”

  对于三年村官续聘期满之后的打算,迟得双坦言自己并没有考虑那么远。“我只想三年内把这些事情先做好,做出点成绩来……”

  本报记者 李松林 J257

  四十年高考大事记

  1994年

  高考生物和地理被取消,除语数外,文科加考政治和历史,理科加考物理和化学,同年,政治被排除在统考科目外,理科不再考政治。

  1996年

  “自费生”和“公费生”试行并轨招生,“免费上大学”时代结束。

  1997年

  普通高校招生全面并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