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拿什么来保护你,我的孩子?

专家建议:合力确保未成年人保护全覆盖

2017-06-06 15:26 来源:新疆日报 作者:杨舒涵

 

  监护不到位未成年女孩惨遭黑手

  乌鲁木齐市民朱某有两层楼的自建房,靠出租房屋度日。租房户石某夫妇为外来务工人员,平日工作忙,出于信任将一名11岁和两名12岁的女孩委托给朱某帮忙照看。一天,朱某将黑手伸向三个孩子,对她们实施了性侵。乌市天山区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朱某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乌市市民豆豆(化名)随再婚的母亲陈某住在继父邹某家里,几年后,陈某和邹某离婚。2016年4月,豆豆和母亲发生争执后离家出走,来到邹某的单位宿舍居住。豆豆母亲得知此事,并未及时将其接回。当年5月的一天,豆豆被邹某强奸。天山区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邹某有期徒刑4年6个月。

  来自天山区人民法院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今,该院共受理涉及侵犯未成年人性权利的案件64件,幼女被侵害的案件最为突出。天山区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长王新刚告诉记者,利用“熟人”身份实施侵害行为占比较高,正是因为未成年人监护人普遍缺乏防范意识、监护不到位,给犯罪嫌疑人可乘之机。

  安全防范缺失校内安全敲响警钟

  2016年3月,学生安某在乌鲁木齐市某学校操场升国旗时,被因老化而坠落的旗杆砸伤右眼。经诊断,安某右眼矫正视力下降,黄斑区见小圆孔。安某父母将学校诉至法院,今年4月2日,乌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判处学校承担全部责任。

  2016年4月,王某在课间休息时玩耍,不慎用雨伞将同学周某右眼击伤,后经鉴定,周某右眼矫正视力0.1,眼盲分级达低视力1级,已无恢复可能。沙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学校未完全尽到教育、管理职责,承担10%的责任,其余责任由王某的监护人承担。

  据悉,5年来该院所受理校园侵权案件共44起,其中近3年来已判决20余起。

  “校园侵权伤害的后果对未成年人影响深远。”沙区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长高玉凤认为,学校要注意筛查校内场所及设施是否存在不安全因素,不断加强对学生的安全教育工作,尽量降低意外事故的发生。同时学校也不能因害怕学生发生意外事故而减少孩子的业余活动及体育锻炼。

  校园欺凌频现惩治举措不能缺席

  近年来,校园欺凌事件进入公众视线。“校园暴力事件和家庭、社会以及校园环境都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学校一味地抓学习,有些老师用暴力手段惩罚学生,长此以往,学生也会用暴力方式来对待身边的同学。”长期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乌鲁木齐熙康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高明学表示,关键原因是暴力在现实生活中的客观存在,如家庭教育的缺位或冷热暴力和成年人对孩子的暴力。

  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长杨春坦言,面对此类案件,一些法律措施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比如责令父母严加管教,基本很难落实,有些父母根本不知道怎么管或者管不了。”

  “预防和矫正校园欺凌是一项综合治理工作,不能单靠学校或家庭,教育矫正机构、心理咨询机构、执法部门要共同打‘组合拳’,除了转变教育理念,提高教育质量,关注每一个学生外,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新疆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张盛新说。

  张盛新表示,从重主义和姑息放纵都会损害法律的严肃性和公平性。对未成年人暴力犯罪,不能简单批评几句,便一放了之,也不能以暴制暴、法用重典,否则都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应秉着“宽容而不纵容”的原则,在刑罚之外规定专门的矫治措施。

  优先保护安全教育纳入教学

  自治区社会科学研究院法学研究所所长白莉认为,未成年人群体面临很大的安全隐患,其原因之一是没有树立起未成年人需特殊保护、优先保护的理念。“未成年人身心都不成熟,需要特殊的保护和照料。这不仅仅是家庭和学校的责任,也不仅仅是政府管理部门的职责,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关爱。”

  城镇化进程中出现了大量留守儿童,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进城务工,监护不力或缺失,导致这部分群体易发生安全问题。白莉认为,与来自外部的意外伤害相比,家庭暴力更具有隐蔽性,对孩子造成的伤害也更大。

  白莉表示,未成年人保护是一项系统性的社会工程,涉及政府、学校、家庭、相关部门和机构等方方面面,牵一发而动全身,仅靠司法保护来实现保护太过薄弱。因此,应以司法保护为基础,通过凝聚全民合力,来实现未成年人保护的全覆盖。

  白莉建议,应把安全教育纳入学校常规教学计划中,教育孩子从小树立安全意识,提高安全防范能力。安全防护教育可以让教师和家长明确自己的责任,一旦发生突发情况,懂得如何在第一时间保护孩子;孩子们则学到了自我保护知识,掌握与陌生人打交道的原则,提高自我防范能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