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大妈和打球小伙,运动场该谁用?

2017-06-07 15:16 来源:新华社 作者:宓盈婷

  新华社北京6月6日电(记者宓盈婷、龚雯、王阳)近日,一则“跳广场舞老人与打篮球青年因争夺场地而产生冲突”的视频在网上热传,风靡大江南北的广场舞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事实上,因场地、噪音、安全等问题而引发的“广场舞冲突”事件近年来屡见不鲜。本应是满足中老年群体休闲健身需求的广场舞,缘何一再成为矛盾和冲突的导火索?此类事件的频频发生又对城市管理提出了怎样的考验?

  频频爆发的“广场舞冲突”

  最近,一则因场地之争引发冲突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当事双方是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和打篮球的年轻人。视频显示,一名赤裸上身的小伙子被数名老人围堵,有老人对小伙子进行殴打,被打几秒后小伙子开始还击,现场冲突激烈。

  事件发生在河南洛阳。根据洛阳市公安局金谷派出所发布的情况通报,2017年5月31日,该市王城公园篮球场内发生一起殴打他人案件。经查,当日19时许,吕某等人在王城公园篮球场打球过程中与跳广场舞的赵某等人发生争执,后赵某对吕某进行殴打。目前,当事双方已在自愿的基础上达成调解协议。

  事件发生后,王城公园管理方采取了暂时关闭篮球场的做法,并为大爷大妈们在公园内另找了一块适合跳广场舞的场地。至此,事态已经基本得到平息,但由此引发的讨论并没有结束。

  不少网友认为,“当事场地是专用的篮球运动场,广场舞大爷大妈们不仅占地还打人,实在说不过去。”也有一些网友表示理解广场舞大爷大妈:“虽然年轻人不能正常使用公共篮球场确实有些委屈,但缺乏广场舞场地也是现实问题,大爷大妈们的养老需求同样重要。”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中老年群体的精神需求、健康养生需求与日俱增。广场舞作为一种低成本的娱乐健身方式,自然受到广大中老年人的青睐。然而,广场舞表面“繁荣”的背后,却是各种纷争、闹剧的轮番上演:

  2014年,浙江温州一小区因毗邻广场,业主饱受广场舞噪音困扰。多次交涉未果后,业主委员会筹集26万元买来“高音炮”,“还击”旁边广场上的噪音,“以噪制噪”。2014年8月,上海鲁迅公园完成改造后重新向公众开放。各种健身晨练队伍纷纷回归,个别区域还出现了大妈大叔抢地盘的场面,甚至一度发生激烈推搡。2016年,福州一市民因不堪忍受广场舞音乐,于是买来大功率喇叭对抗大妈们。结果惹来众怒,被广场舞大妈包围,该市民无奈之下只得报警求助……

  “广场舞冲突”凸显城市管理漏洞

  通过梳理相关事件不难发现,场地、噪音等问题固然是“广场舞冲突”频发的导火索,但究其深层次原因还在于城市公共空间不足、管理低效和社会治理方式的落后。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表示,广场舞场地之争凸显了城市公共空间供给不足与中老年群体健康养生需求上升之间的矛盾。“现代城市公共空间建设趋向经济性,忽略了居民的文体需求。当有限的公共空间资源无法满足人们不断增加的文体需求时,矛盾和冲突不可避免。”

  “一些城市在进行新城区建设与旧城区改造时,既没有重视文体休闲用地的科学规划,也没有盘活存量场地资源,造成文体休闲用地布局不合理,与城市人口规模严重不匹配。”湖北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主任刘耀东说,有时候规划阶段预留了相应的公共空间,但到了具体建设环节土地功能就变了性质,没有严格按照设计图纸来。

  因广场舞产生的矛盾考验着基层社会治理能力,成为摆在政府、社会、社区面前一道棘手难题。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骏认为,广场舞冲突事件反映了基层社会治理在结构和制度设计方面存在缺失与漏洞,“一方面,基层政府没有发挥好引导作用,特别是在构建社区居委会、业主委员会、社会组织等广泛参与的广场舞活动管理机制方面存在缺失。另一方面,基层社区社会组织能力较弱,特别是一些文体休闲类社会组织管理不规范、资金不足,难以承接广场舞活动的管理职能。”

  事实上,2015年9月文化部等四部委就已联合印发了《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要求各地盘活现有场地存量资源,加大公共文化体育场馆免费开放力度,同时将广场舞活动纳入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但具体到落实上,却打了折扣。

  “虽然政策出台了,但缺乏执行细则和追责机制,没有落实到每一个责任主体,或者即使落实到人,也存在不作为的情况。如此一来,政策只能是停留在纸面上,打不到实处。”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汤黎虹说。

  如何化解冲突考验管理智慧

  不知从何时起,广场舞成了城市管理者“甜蜜的负担”。如何将因广场舞产生的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是城市管理中的一道必答题。

  在场地配套方面,政府需对广场舞等文体休闲用地进行科学合理规划。刘耀东表示,城市公共空间的设计、规划和建设不仅需要考虑到文体休闲活动发展的现状,还要综合多方面因素,科学预测文体休闲活动的发展趋势,为其预留足够的空间。

  杨宏山建议,应当对现有的公共空间资源采取精细化管理,针对不同群体的需求和特性对场地进行时段划分,合理配置公共空间资源。“可以利用互联网技术,加强公共空间的信息化建设。通过网上预约场地等方式,分时错峰安排活动场地。此外,政府还应在照明设施、设备器材等方面为广场舞等文体休闲活动提供支持。”

  在社会治理方面,顾骏认为政府需要转变观念,不能单纯地以应对突发事件的方式来处理每一次的广场舞冲突事件,而应该建立长效机制。“政府应积极培育各类文体休闲类组织,提升其管理能力,由这类社会组织来管理广场舞活动。”顾骏说,上海目前已开始探索“广场舞联盟+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并订立了文明广场舞公约。在这类社会组织的登记注册、资金、运行等方面,政府应当给予相应的帮助及扶持。

  汤黎虹建议,各地可以尝试建立由各相关部门人员组成的“综合协调领导小组”,明确管理主体与责任。同时,建立对话、沟通机制和平台,让利益相关方能够心平气和坐下来协商。

  如何避免相关政策法规“空转”,是另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受访专家建议,各地应尽快制定完善实施细则,可采取专人负责制或建立社会评价制度,督促和检验相关责任机构的工作。此外,更好地发动广场舞群体进行广场舞活动自治、自律、自控,保证广场舞的秩序公正。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