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改革,要慎思更要笃行

2017-06-08 16:33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沙元森

  沙元森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而今年又恰逢恢复高考四十年,这一年的这一天意义非凡。

  四十年光阴,足以把青丝熬成白发。当初满怀忐忑之情踏入考场的青年,不少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但说起高考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很多人的记忆依然清晰如昨。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唯有高考的故事能够引起几代人的共鸣。所以,每逢高考季就有全民谈高考的热闹。

  对每一个曾经走进考场的个体而言,高考就是命运的转折点。那时的高考题目或许没有今天这般深奥,但是竞争的激烈远超今天,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胜利者终究是少数。一些踩着两脚泥进考场的青年,因为一纸录取通知书,就迈进了高等学府,最终被培养成为国家栋梁。高考的失意者固然有许多遗憾,却也因此挫折明白了人生在于拼搏,不在于出身或血统。今天,上大学的路越来越宽,成功者越来越多,失意者越来越少,抛开功利心看高考,它仍然是最好的成人礼。

  人才是强国的根本,近四十年来高校培养的人才数当以千万计,导演张艺谋曾经说过“没高考,没现在”,没有高考的及时恢复,也无法想象中国的今天。但是,我们今天不吝笔墨赞许高考,并不是因为这样的选才方式就是完美的,而是认为高考用直观且庄严的仪式向全社会普及了一个基本的价值导向,那就是公平竞争。四十年间,高考从考试内容到招生方式几度变革,始终坚持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让那些缺少财富和权力背景的考生得到了公平竞争的机会。高考因此才成为最具公信力的考试制度。对高考的每一次围观和热议,都让公平竞争、唯才是举的共识不断强化。高考重启,改革开放的大门也随之推开,之后的四十年间认同公平竞争的中国人正是以赶考的决心和勇气参与到了国际竞争中,在竞争中合作,在竞争中完善规则,在竞争中捍卫公平。

  当然,说起高考不会全是美好回忆,几乎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有过“被虐”的感觉。考试和招生制度长期存在的种种问题,使得高考直到今天依然让考生有如临深渊的感觉,尽管现在不再是一考定终身。伴随着高等教育的大众化,不少高校教学质量堪忧,学生交费负担重而择业艰难。以前学生考个专科学校就很满意了,而现在很多学生都只能以顶尖名校为唯一目标。四十年来,高考兜兜转转,一直没有真正走出改革困境,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还没有完全实现,在高考指挥棒下,应试教育依然大行其道,孩子们的人生起跑线大多以高考为终点。重新坐进高考考场,还是可以让很多人在深夜惊出一身冷汗的噩梦。

  为了不让孩子们再为高考发出梦魇,被全社会共同关注无尽呵护的高考,也应该被寄予更多的期待。在确保公平的前提下,高考应该更多地展现出科学和人性。在经济增长日益重视质量和效益的今天,高考没有理由继续以粗放的选才方式挥霍年轻人的潜力,更没有理由成为扼杀学生天性和创造力的桎梏。四十年前,高考是改革开放的探路者,但今天的高考改革已经很难单兵突进。高考改革要想取得成功,必须有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深化以及其他领域改革的统筹推进。今天让人又爱又怕又赞又怨的高考,正是当下处于改革攻坚期和深水区的转型社会的一个缩影。很多看似属于教育的问题,根源却在校园之外,比如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比例偏低,个别地方“异地高考”难以推进,等等。总之,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以及社会利益的多元化带来的诸多问题都投射到高考考场里。所以,呵护高考不是简单的为考生“降噪”“开路”,更重要的是尽快为高考制度改革扫清障碍,作为过来人尤其是受益者要有更大的视野和更大的气魄推进改革,不要被既得利益遮蔽。

  四十年来,我们已经习惯在高考季谈高考,无论我们满意与否,高考一路走到这个阶段,呈现这个态势,都是由各方参与者合力而成。人生“四十不惑”,重启四十年的高考能否如期实现制度之变,关键就看今天的参与者和围观者能否先有观念之变。如果一边盼着顶层设计别开生面,一边抱着应试教育原地打转转,改革就有可能成为空谈。今天,高考给每个参与者和围观者都留了一道思考题,我们需要慎思,明辨,更需要笃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