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茫然!”让抑郁的你悬崖勒马

从一名抑郁症患者的心路历程看精神类疾病的防治

2017-06-09 00:00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作者:施冰冰 刘宝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我国抑郁症诗人海子的遗作。

  抑郁症,作为精神疾病界的杀手,已然横行数年,记者了解到,很多相关政府部门都曾发起过帮助治疗抑郁症的社会活动和药品研制文章,其中,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产业司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组织实施生物医药高技术产业化专项,为患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的人群提供帮助和服务。

  而近些年来,娱乐圈更是成为抑郁症的高发区,杨坤、许巍、朴树等都曾自曝有抑郁倾向,有的甚至因抑郁症而自杀身亡,比方去年的乔任梁。日前,艺人黄轩在微博上酒后慨叹了一大段文字,亦被媒体质疑或患抑郁症,关于抑郁症的讨论一时甚嚣尘上。

  究竟抑郁症有多可怕?那些患上抑郁症的不幸者们经历过怎样的痛苦折磨?他们又是如何战胜自我摆脱病魔的呢?

  “赶紧走出来别死掉,一切只是一场梦。”这是一名刚打倒抑郁症、赢得胜利的女孩儿对自己常说的话。近日,记者走访了这样一位抑郁症“逃脱者”,掀开了盖在“抑郁症”身上的神秘面纱。

  黑暗降临:无知下的茫然

  侯静瑜(化名),16岁,从2012年12月休学后的轻度抑郁到2016年9月后的中度抑郁,她走过了无数个黑暗的夜晚。见到记者的第一面,侯静瑜腼腆地笑了笑,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向记者表示欢迎。

  一袭白色长裙,稍短的秀发,脸上架着一副眼镜,这是侯静瑜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在记者到达之前,侯静瑜已经喝完了整一杯咖啡,当记者邀请她再续杯时,她选择了抹茶拿铁,似乎很钟情于抹茶味的食品。刚坐下,侯静瑜的老师(心理辅导师)卜凌娜便向记者介绍起情况。

  “我接触这个孩子的时候她是中度抑郁,患抑郁症已有近4年的时间,我认为她存在认知偏差,或许跟她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卜凌娜简洁地说道,她希望侯静瑜能自己表述。

  2012年的侯静瑜本该是深圳松泉中学的一名初一学生,却在同年12月休学在家,从此,她便失去了学生身份。其原因是军训后,她在11月28日当天的历史课上第一次昏倒,随后在12月校运动会彩排上两次昏倒,被医生诊断为癫痫,听取医生建议,开始休学。

  2013年1月,“轻度抑郁症+轻度焦虑症+学校恐惧症”是医生对侯静瑜的第一次精神诊断。“我当时很无知,而且超级平静。”侯静瑜事后回想道。休学在家期间,人们的追问“怎么不去上学?”让侯静瑜开始拒绝出门。2月,她开始想离开这个世界。一个月后家人带她去医院看心理医生。“做完题,我在外面坐了半个小时,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患有轻度抑郁症、轻度焦虑症和学校恐惧症,我当时一愣一愣的。”侯静瑜在采访后的自述中写道。

  在与记者见面的当天,侯静瑜极少说话,在老师的陪同和引导下,她慢慢向记者讲起了2013年5月复学的过程。5月的天气,有些炎热,侯静瑜回到松泉中学上初一,“刚开始很开心,后来压力太大、作业太多,所以再次休学。”2014年,侯静瑜接触了韩语,开始有兴趣爱好,2015年5月返校参加初中毕业照拍摄,同年7月,前往深圳市儿童医院挂号,再次晕倒后住院检查治疗,而后医生得出结论:怀疑性癫痫,但并非确诊为癫痫,至此,侯静瑜开始变得憎恨这个世界。

  抑郁症升级:遇见心理辅导老师后的温暖

  2015年2月至2016年9月17日,这是侯静瑜漫长的轻度抑郁时间,以为生活回归平静、抑郁症已远去的侯静瑜,在9月17日下午,看见了明星乔任梁去世的新闻,于是开始害怕、担心自己也会选择自杀的路。2016年11月16日,侯静瑜在父亲的陪同下再次前往医院,被该院心理医生诊断为中度抑郁。

  “中度抑郁,让我整晚失眠,要靠睡眠片来维持,药物一直吃到2017年4月底。”侯静瑜说着,在记者的采访簿上写下自己的睡眠时间表,该表记录了她夜夜失眠的刻度,从晚上10点到凌晨5点失眠,早上6点到9点入睡,9点半起床。“傍晚看到车想撞上去的欲望非常强烈,完全控制不住,只能让自己远离马路。”侯静瑜说。

  卜凌娜作为华南师范校友会理事、深圳海星文化传媒创始人之一、深圳龙华区朱沙心语阳光心灵公益助残项目负责人,已经从事心理疏导工作近7年的时间。2017年2月22日对于卜凌娜而言是平凡的一天,侯静瑜和妈妈比预计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到达,第一次见面,卜凌娜便用非洲鼓鼓曲与孩子套近乎,但侯静瑜似乎并不感兴趣,来访反应较慢,没有抬头,眼睛全程都盯着地板,每一段对话都要思考很久。于是,卜凌娜决定把话题转移至侯静瑜最喜欢的韩国明星——李敏镐身上,得知她正在学习韩语,卜凌娜便引导她找韩语培训机构好好学习,以后当翻译。“第一次接触是因为老熟人侯静瑜舅舅的托付,首次见面交流几乎无效,直到聊天最后,谈及她喜欢的音乐,恰好我们都喜欢《阳光总在风雨后》,她才慢慢打开话匣子,后来我又推荐她听《夜空中最亮的星》。”第一次咨询辅导后,卜凌娜叮嘱家长:“不要给孩子压力,韩语培训最大的目标是让孩子找回曾经失去的做学生的感觉。”

  综合各方面考虑,第二次见面选在侯静瑜家里,一见面,侯静瑜就握紧了卜凌娜的手,这一次见面的了解内容侧重于学校、老师和同学。“通过与她父母的沟通初步判断,他们对女儿很关心也很爱护,只不过是孩子认知偏差,没有觉察到身边亲人对她的爱,这源起于她小时候在宁夏老家与外婆生活的三年吧,缺失了与父母的相处。”卜老师分析道。“老师陪我骑单车去了学校和之前住的地方,解开了很多心结,真的很温暖。”侯静瑜在微博上写道,“老师帮了我很大忙,她给了我温暖让我的心不再寒冷,我变得阳光、美丽,谢谢他们让我见到了老师”。

  音乐治愈人心:抗抑郁需多方齐心协力

  音乐之于侯静瑜是治愈系的,舒缓的乐曲,缓缓软化她四面黑墙的世界,“上韩语课学习韩语也让我变得快乐,那种感觉很神奇。音乐让我很开心,陪我走过黑暗。”能感受到爱与阳光的侯静瑜回忆起过往的痛苦,竟对音乐充满感激。

  “爱、音乐、家人、心理咨询师、社会对侯静瑜的康复有向心力的作用,针对抑郁病人,需要对症下药,解开心结。”拥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卜凌娜说,她在针对侯静瑜这个案例时,就从“休学”、“误诊癫痫”、“认知偏差”等着手,卜凌娜鼓励侯静瑜报班学习韩语、心理学,让其回归学生身份,尝试解释“或许癫痫只是轻度症状,2012年到2015年通过医院医生三年的治疗,癫痫已完全恢复,并非误诊”,让侯静瑜感受到周围人对她的爱心和善意,调整认知偏差。

  事实上,抑郁症作为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精神疾病之一,已经成为青少年群体的最大杀手。根据世卫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病的人类第二大疾病。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00万人;2016年我国15岁以上人口中,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超过1亿人,其中1600万人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其余大多数是抑郁症、自闭症等精神障碍或心理行为障碍患者。青少年和老年人都是这类精神疾病的主要受害群体,留守儿童、空巢老人与失独家庭是他们的共同特征。“作为志愿者,在运用音乐支教后,我们认为这些群体需要社会、团队的帮助,于是组建海星文化团体,用音乐传递快乐,打开孩子们的感性之门。”卜凌娜肯定了在抑郁症开导工作中音乐的作用。

  为此,中国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王刚呼吁,应绘制我国精神类疾病“地图”,因地施策,医学界有针对性地立项、科研,提供数据支持,完善心理咨询体系,培养心理医生。就国家层面而言,有关部门对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关注,已然体现了国家对此类群体的用心,从生物医药的角度出发,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产业司关注对精神类疾病的药品研究,也是对治疗抑郁症病人的一项重要内容。“社会各种公益群体的设立,也将社会大爱传递给每个内心本应阳光的孩子心中;而社会个人应给予较大的包容心,家人与心理辅导医生密切配合,多方齐心协力拉一把咱们正在悬崖边上的孩子。”资深心理师陈明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