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婚恋骗局背后有哪些真相

2017-06-13 16:56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王春霞

  网络有风险,征婚要谨慎。所有骗局都有迹可循,一个成功的骗局里,貌似施骗者与被骗者是对立的双方,但实际上二者之间有一种心理“共谋”。婚恋骗局的套路长盛不衰,是因为骗子和被骗的女性之间有两个共识:婚姻是仅有的实现阶层流动的渠道之一;如果想要靠这条路完成流动,就要寻找一个“不落空”阶层——

  婚恋网站在为陌生男女提供缘牵一线机会的同时,也给了一部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2010年以来,北京海淀法院审理通过婚恋网站建立恋爱关系并骗取女性财物、侵犯女性人身、民主权利的犯罪案件达17起,罪名涵盖诈骗罪9起、招摇撞骗罪2起、合同诈骗罪1起,强奸1起、敲诈勒索1起,强制侮辱、猥亵妇女罪1起,重婚罪2起等,多家业内著名网站均涉其中。

  做军火生意的假师长

  小张是某学校的声乐老师,在婚恋网站的账号上收到一封私信,男子刘某自称是进出口贸易的董事长,在京有房有车,小张回信后两人相约见面。在之后的交往过程中,刘某告诉小张自己是南京军校毕业,担任军火贸易公司的一把手。小张看过刘某穿军装的照片,跟随刘某游玩时,众人也都称呼刘某首长,百度上也搜索到刘师长参与活动的照片,遂相信了刘某的领导身份,并与之发生关系。期间,刘某以弟弟和别人打架自己给钱不方便为由,向小张借款1万元,一直未归还。

  后因刘某没有住房,且抗拒结婚,小张产生怀疑,遂让朋友通过该婚恋网站试探刘某,刘某欲与其朋友交往时小张方发现自己被骗。报案后才得知刘某已婚,并非现役军人,还曾因犯伪造武装部队证件罪被判处过刑罚。

  最后,法院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一人扮演三角色

  18岁的李某初中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为了骗取自己的生活及消费开支,他开始了一场复杂的角色扮演游戏。

  在婚恋网站上以美籍华人的身份注册后,他联络到了被害人小高,称自己在国外生活。为取信小高,他另行注册了微信,以自己母亲的身份与小高聊天。取得小高信任后,他称自己的弟弟回国锻炼、希望小高照顾,向小高汇去3000元后,开始以弟弟的身份入住小高家中。而后,他告诉小高,弟弟想旅游锻炼,如果自己直接给钱的话,以弟弟的性格一定会拒绝,让小高先行向他弟弟支付两万元。为和男友亲人搞好关系,支付两万元后,小高还为所谓的弟弟购买了旅游机票、装备等共计8000余元。后小高出差期间,李某告诉小高自己的母亲也要来旅游,小高委托朋友代为接待,朋友觉察事情有异。小高报警,才得知整个事件真相。

  公诉机关指控李某犯诈骗罪,面对司法机关李某对罪行供认不讳。最后,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人民币1万元。

  伪高干同时交往仨女友

  32岁、中专文化、离异、诈骗前科在身的何某,在缓刑考验期间为自己精心设计了一个光鲜的形象:父亲是正厅级退休干部,家里经营一家规模很大的旅游公司,本人在王府井附近经营一家珠宝店。以此为饵,何某通过婚恋网站同时与三人建立恋爱关系,4个月间共骗取16万余元。

  2014年4月至7月间,何某在婚恋网站上接触小张,小张得知何某条件不错,与何某建立了男女关系,二人同居在小张的住所内。期间何某同时与小李、小王交往。交往期间,何某以装修、房屋过户等理由,累计骗取三人15.7万余元,让小李为其购买苹果手机1部,让三人为其购买机票6张。

  2014年7月,小张发现何某与其他女子有暧昧关系,与之多次争吵,发生互殴后小张决意与何某分手并要求何某返还钱款,在何某威胁下,小张写下分手协议,声明两人间无经济纠纷。而后小张调查发现还有多名女子被骗取财物,决定三人联合报警。何某于11月被抓获。

  另查何某以帮人办事为由骗取他人财物29万余元,其诈骗总额共计46万余元。

  公诉机关指控何某犯诈骗罪,何某对诈骗事实供认不讳,但辩称钱款已以现金方式偿还,法庭经审理后认为,虽然有小张手书的分手协议证明两人间无经济纠纷,但结合后续小张向何某的索要欠款、何某答复情况及全案证据,不应采纳何某已经还款的辩解。后海淀法院以诈骗罪判处何某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人民币九万元;并撤销之前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之判决,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人民币九万元。

  观点

  婚恋功利化促成了骗局双方的心理共谋

  一个成功的骗局里,貌似施骗者与被骗者是对立的双方,但实际上二者之间有一种心理“共谋”——骗局成立建立在二者共同的社会认知框架上。多无知的骗子,也能算得上人性弱点的洞察者;多粗陋的骗术,也能清楚地掌握一些社会意识:比如,相信财富可以通过偶然发现一次机会而空手套白狼的底层哲学;比如,相信明规则之外另有一套潜规则在主导社会运行的经验判断;再比如,对个体在公权力面前保持人格和伸张权利的不托底、不相信。同样,婚恋骗局都是套路却又长盛不衰,是因为骗子和被骗的女性之间有两个共识:婚姻是仅有的实现阶层流动的渠道之一;如果想要靠这条路完成流动,就要寻找一个“不落空”阶层。

  “不落空”阶层的概念来自近年的社会学研究,指那些无论政策和体制如何变化,总是能得到好处的、实际占有权力和资源的群体。社会的转型期本应呈现利益格局不断调整、阶层不断起落沉浮的景观,但特别的是,恰恰在中国转型的过程中出现了这种超越“调整”的通吃阶层。在近十几年当中,民间通过个体观察,也获得了与这个学术名词共同的认知。骗子选择扮演的、姑娘们选择青睐的那些角色,正表达了这种双向的认知。

  更有意思的是,那些常识看来根本不正常的行为,比如超越规则办事、不按常理出牌、秘密性的行动、神龙见首不见尾,放在这些角色身上毫不违和。婚恋骗子借助这种角色特征,隐瞒婚史、掩藏真实身份、实现信息不对等、找借口向女方要钱;受骗的女性同样因为这种角色特征,认为这一切都有了可理解的语境。说这些案例中受骗的女性不聪明未必公平。其背后隐藏的,是一元权威的社会里,这些阶层或群体“本来如此”“应该如此”的认知。

  更深层的是,包括婚恋骗局在内的骗局套路,重申了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弗洛姆的一段话:有些社会很容易培养出一种人格,对强势强权的恐惧,通常会发展为敬畏、钦佩和爱慕,“只要感觉到权势,几乎自动会敬仰爱戴。” (转载自光明网)

  法官提示

  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法官姜楠:

  犯罪分子往往通过使用化名、伪造身份、隐瞒婚史、联和他人等多种手段取信于被害人。被冒充的身份包括高干子弟、警察、基金经理、煤矿矿主等,最多的是总参军人及特工。所有骗局都有迹可循,婚恋网站交友,女性朋友可以留意以下几点:

  1.留心对方真实身份信息,多种信息源交叉验证。

  除身份证件外,对方的工作地址、同事、朋友、家人等社交关系需与之对应,如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迟接触以上人员、接触后避而不谈相关事由、接触反馈信息与其社交形象不符,需格外留意。

  2.审慎对待父母、朋友的负面意见。

  所涉案件中多起案件发案并非被害人发现,而是父母或朋友发觉有异后报警。心理学中定义人的证实偏差会导致个体有选择的收集和分析信息,以证实自己已有观点的科学性与合理性,处于恋爱状态往往会使女性降低警惕性。当他人明确提出可疑的负面评价后,女性朋友应当给予相应的重视,认真分析考评。

  3.多种或不合理名目索要钱款需谨慎,封闭约会需慎重。

  绝大部分骗局的落脚点就是骗财或骗色。一旦涉及钱财交易,要格外慎重。对于第一次借款后未按预定还款的,不要碍于面子,要注意及时沟通并止损,固定证据,及时报警。同时前期约会场合需慎重选择,对方家中、酒店等封闭场合约会需提高警惕,可以委婉更换约会场所。

  4.注重搜集、固定证据,及时报警寻求帮助。

  该类案件中被害人往往由于个人隐私或心灰意冷等原因,对寻求司法帮助积极性不高。受害者一旦发现受骗,要通过司法机关,维护自己的权利。受害人要注重保留微信、短信等聊天记录,转账记录等。

  专家支招

  中国社工联合会婚姻家庭委员会副主任金苑:

  网络有风险,征婚要谨慎。有时,腹有诗书、手握“千金”的女性更容易成为骗婚者的物色对象。这类女性大多具有如下择偶倾向:

  ——过于看重外在条件和经济实力。关于择偶,从追求目的看,大致分为三种心理:一是感官满足型,二是精神满足型,三是功利满足型。不少女性属于第三种。她们更看中对方可以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往往考虑对方的职业、住房、收入等经济实力。骗婚者正是摸透了女性的这种心理。

  ——过分追求浪漫与甜言蜜语。骗婚者除了“镀金”就是打“感情牌”,一旦搭讪成功,便无微不至、呵护有加、关怀备至,直到女人沉醉其中而不能自拔。

  ——自身压力过大,急于解决婚姻问题。很多女性单身多年,架不住父母亲人施加压力,而当代年轻人对网络的依赖日趋明显,周围碰不到合适的人选,转而寄希望于婚恋网站,也就缺少了更多了解对方的真实机会。

  虽说诈骗犯骗婚有术,但也不是没有应对之策。

  ——放弃恨嫁心理,接触真实社会的异性。建议多参与地面的相亲活动,有机会面对面多交流和沟通。毕竟参加地面活动的人有不少是单位组织参与的,从一开始就可以真实地了解对方以及其周边环境。

  ——网络相亲可关注,不可赌注。但凡对方以各种理由让你出钱,只要听到“钱”这个字,马上断绝联络。这可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一个真正品行端正的男人,是不会轻易找女人开口要钱的。

  ——网络相亲首次见面最好看对方的身份证并拍照记下来,离异单身的人还要看对方的离婚证。之后可以到相关部门查询,同时,还要找机会了解他周围的人是做什么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