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单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2017-06-13 16:57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王乾荣

  照片上的丹诺其貌不扬,但他高耸的眉骨下那对鹰眼射出的犀利光芒,似可穿透一切迷雾,他那张两角下撇、棱角分明的嘴巴,好像就是为辩护而长的。

  丹诺生于1857年。这位美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辩护士,一生办案无计其数,以揭示犯罪的深刻社会原因和生理因素而著称。他不就案论案。他的每一场辩护均堪称社会学皇皇大论。每当他出庭,法庭便鸦雀无声,他慷慨陈词既毕,庭内唏嘘一片,连法官大人也感动得老泪纵横。他雄辩的巧舌,挽救了无数蒙冤者的性命。

  百多年来,丹诺魅力不衰。美国作家斯通先生大著《舌战大师丹诺辩护实录》,也一直是欧美律师、法官和演说家之必读书。

  这本实录最吸引我而令我心灵震颤的,当属第5章《究竟谁是罪人》。

  我看到丹诺这个新英格兰农民的儿子作为一个正直律师的思想基础——他认为犯罪是病态社会的一个公开伤口。他因此总站在弱者一边。当白人奴役黑人,把他们束缚在贫穷和无知之中,他与白人作战;当雇主压迫工人,把他们困于机器和饥饿之中,他与雇主作战;当社会歧视病人、智障者、迷惘者或不适应社会的人,他与社会作战。他的武器就是他的舌头。

  我看到了丹诺这位心理学大师对生活和人性的感悟。他说:“我是在处理生活——生活中的希望与恐惧,抱负与失望。对我而言,它将是人类动机行为和适应的基础。”他在“处理生活”和探索“人性的弱点”时,寻求为什么有人会做出令人费解的事情(即犯罪)的答案。

  丹诺的辩护之所以攫住人心,引起众人共鸣,就在于他总是透过人的行为表象去看罪与罚——法律条文则往往不涉及这些问题。

  比如他说,如果社会认为应该监禁偷面包的人以维护社会秩序,那么社会也有责任维护这个人的家庭生活,供其子女衣食,让他们上学。这论调看似偏颇,实则不无道理,并富有浓浓的人情味。丹诺在肯定“偷面包有罪”的前提下,揭示了犯罪的一个深层原因,而这往往被统治者和正人君子所忽视或根本予以否认——他们只看到“偷面包”的瞬间。

  丹诺也遭到另一些人的反对,因为他指出了一些法律的虚伪。商人犯了无数欺诈、操纵物价、愚弄诚实者的罪过,权势者犯了以堂皇名义和文雅手法侵吞公款公物的罪过,很多便不了了之。丹诺之言如匕首直刺法律“管不了”的特权人士和社会受惠者,唤醒了贫民的觉悟,那些人当然不赞成他。

  丹诺有一句名言:“没有人能单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一个人犯了罪将之绳之以法天经地义,但作为政治家、社会学家、法学家、法官、律师乃至每一个聊具善心之人,如果只满足于讨论如何惩治,如何量刑,或仅仅停留在对犯罪的谴责、诅咒上,则不足为训。因为作为社会之人,谁也不可能特立独行。无人对其负责的那个人,也不会对社会和他人负责。如果社会对每个人负责,每个人也尽量多地对别人、对社会负责,这个社会的犯罪现象,肯定大大减少。 

  丹诺的理论并不高深,但他多给了我一只眼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