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如何与垃圾“相处”

2017-06-14 14:04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雷册渊

 

  垃圾怎么丢?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

  环境一次又一次向人类敲响警钟,垃圾问题自然不能忽视。可你知道吗?有史以来,人类就一直在为垃圾寻找位置,如何与垃圾“相处”考验着人类的智慧。

  垃圾的历史和人类历史一样长

  在中国古代,垃圾是指被倾弃的污秽废物。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卷十二“河舟”中“更有载垃圾粪土之船,成群搬运而去”的描写,首次使用了“垃圾”一词。古往今来,几乎每个社会都不得不面对垃圾这个问题。

  曾经追逐成群猎物的游牧部落只需将他们的废弃物抛弃在身后即可。大约从公元前1万年开始,人类放弃了游牧生活,建立起定居地。在古代的特洛伊城,废弃物有时被丢弃在室内的地面上,或者倾倒在街道上。当家中的臭气令人忍无可忍时,人们会再弄来一些新的泥土盖在这些垃圾上,或者任由家禽家畜分吃垃圾中残余的有机物。据资料记载,特洛伊城的垃圾堆积达到了每百年“长高”1.5米,在某些地区垃圾堆积更是高达平均每百年“长高”4米。

  古代世界对于清洁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公元前5世纪,希腊人开始统筹设置城市垃圾场。雅典议会也规定清洁工必须将废弃物丢弃在距城墙不少于1.6千米的地方,并禁止人们向街道上丢弃垃圾。

  经历整个中世纪至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卫生条件慢慢地得到了改观。然而随着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的兴起,城市的卫生状况明显恶化,产生了美国著名城市规划专家刘易斯·芒福德所说的“世界上迄今为止最糟糕的城市环境”。1843年,在英格兰曼彻斯特城的一个地区,平均每212人合用一个厕所。

  垃圾问题从一开始就和城市文明同行,到了工业时代,垃圾问题更加严重,物质生产的量和质都发生了重大改变,逐渐超过了局部地区的环境承载量。西方所有的超大城市都经历过垃圾危机,直到现在,这些危机仍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了下一代或者更远的地方。

  垃圾是人类历史的重要物证

  从古至今,人类对待垃圾都是随手一丢,眼不见为净。但大多数人不曾察觉的是,垃圾是人类祖先留给后世巨大的具体遗产之一。什么样的人就能产出什么样的垃圾,人们所拥有的与所丢弃的,往往比他们自身更能精确详尽而且真实地说出他们过往的生活,“垃圾考古学”便由此诞生。

  人类所产生的垃圾随时代变化而变化,作为物质文化的一部分,它完全可以成为区别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与另一个社会、一群人与另一群人的重要标志。美国著名的垃圾考古学家威廉·拉思杰和其他几位学者就曾指出:考古学者从地底下挖出来,进而记录并分析的物品中,99%都是被过去的人视为无价值的物品而丢弃的,“是那个时代最聪明的工匠也无法修复和再使用的地道的垃圾”。并且,相比于其他的物质遗存,垃圾承载的关注更少,因而更为可靠。

  环境史学者认为,垃圾传递着城市生活特质的信息。比如,从早期文明的垃圾遗迹中,我们不仅能看出城市物质生活的面貌,也可以认识到当时城市居民对健康、视觉环境、气味的感知,这些与当代城市截然不同。直至近代,消费主义与工业化、城市化如影随形,垃圾遗存同样可以揭示不同时期的生产生活,特别是消费文化的特征。再往后发展,城市化和城市生活被视作现代性的一面,甚至有人在评论现代社会的垃圾填埋场时说:“想一想垃圾填埋场里填得最多的是什么?建筑垃圾。填埋场就是现代新的废墟。”

  垃圾除了研究历史还能印证当下。1986年,美国进行人口普查,人口普查局委托垃圾中心研究一个老大难问题——人口普查中的漏查漏算。什么意思呢?就是利用垃圾量、特定垃圾比重来重建人口的数量和特征。他们利用塑料垃圾建立了一个人口公式:人口=0.2518×5周塑料垃圾磅数;他们还利用垃圾里的婴儿尿片数建立了一个婴儿人口公式:婴儿数=0.01506×5周尿片数。

  垃圾的未来决定人类的命运

  倾倒、焚化、减少数量、回收利用……或许你会觉得几千年来人类处理垃圾的方式了无新意。可是你知道吗?纽约的肯尼迪机场,昔日是填满了垃圾的泥塘;东京的羽田机场是在垃圾填海造陆的场地上修建的;在纽约长岛附近,一个旧垃圾场变成了布鲁克海文区居民的动画与教育活动中心,还配有游泳池、游戏区、野餐区、宠物收容保护区和一片片菜园……

  把垃圾运到垃圾场并不是最终解决办法,所以一些国家决定消灭垃圾场,收取相当高的垃圾填埋税。果然,收税之后垃圾减少了许多,美国的14个城市减少了44%的垃圾量。

  在德国,个人要为清运垃圾赋税,个人支付垃圾清运税的金额多少与所扔垃圾的数量成正比,并且还利用电子化手段计费。垃圾箱的主人有一张磁卡,卡上有属于自己家庭的号码,这个号码被储存在清扫车驾驶室的计算机里。当电脑检验垃圾箱与存储的资料一致时,倾倒垃圾的工作就会自动实施,否则机器就不工作。

  除了在运输填埋上想办法,有些国家在居民家中还安装了垃圾粉碎机。食品垃圾倒入下水道时常常形成堵塞,有人就发明了气压式收集垃圾的办法,也叫“风式收集”。每天三餐之后,垃圾经过住宅大楼的地下管道运送,通过大口径输送管道网压实,再输送到中心回收站;然后通过遥控系统快速减压,气体以极快的速度涌进,将管道清除得一干二净。

  除此而外,垃圾回收和利用最主流的做法还是“分拣收集,循环利用”,垃圾分类让垃圾有了第二次生命。然而,在推广垃圾分类和循环利用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依然是怎样把垃圾制造者变成垃圾收集管理者。

  1992年,包装经济组织就开设了家庭包装废弃物回收再利用的法语节目频道,倡导各方一起来解决垃圾问题。或许有一天,我们在中国的课堂里会看到一门叫做“物质与垃圾学”的课程,孩子们从小了解垃圾诞生、成灾到回收利用甚至成为艺术的历史,接受关于垃圾分类与回收的教育。

  垃圾史是人类的另一部历史,如何与垃圾“共处”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改变人们物质使用的观念,“分拣收集,循环利用”更要从小做起。

  (本文综合自《人类与垃圾的历史》《百科知识》《新华每日电讯》《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