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的移动版本

2017-10-25 14:08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陈振华

  67岁的董惠兰,在2017年10月学会了一项新技能:通过手机App预约家政服务。

  “我前两天刚体验了理疗按摩的上门服务,一次只要30元,而且直接通过支付宝支付了,实惠又方便。”董惠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她所在的天津市南开区学府街道,还有专门的老年人的群,群里能收到最新的社区服务消息,大家也会交流体验心得。

  移动智慧小区,只是中国移动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个缩影。随着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三管齐下的“放管服”改革进程不断推进,从智慧社区养老,到刷手机乘公交,从移动便捷支付全面铺开,到线上“刷脸”办理政务,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开始在移动互联网端实现自身的服务和功能。

  “不怕口袋没钱,只怕手机没电”,这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看到的现代中国人的新生活方式。2017年9月16日,他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表示,中国的移动支付对居民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支付系统,“在全世界可能是最先进、最普遍的”。

  智慧社区养老更方便

  天津南开学府街道开始试水智慧小区,是在2017年8月。

  “我们本身也是想打造一个智慧社区平台,蚂蚁金服提供的支付宝平台,恰好能把我们的想法落地,因此一拍即合。”天津市南开区学府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展克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展克洋介绍说,该社区空巢老人、独居老人不少,而老年人的一些日常服务需求,仍得不到有效满足,比如老龄化器材装修、配餐、购物、家政,等等。

  2017年8月中旬,南开区与蚂蚁金服携手,启动支付宝智慧小区建设,学府街道约20个小区接入支付宝“我的小区”服务。居民通过支付宝,实现了物业缴费、便民养老、送菜到家、收物业通知等服务。

  “我们欢迎各种类型的合法合规企业进驻,同时我们也会注重居民对企业提供的服务质量的评价,这样的反馈在网络平台上更为直接,也方便规范管理、良性循环。”展克洋说。

  “我的小区”服务甫一推出,就受到了不少居民的欢迎,其中也包括董惠兰,她告诉本刊记者,自己也开始尝试网购、O2O等服务了。

  “一开始并不懂怎么弄,后来参加了社区里专门为老年人提供的培训讲堂,跟着大学生志愿者一步一步学,慢慢就熟悉了,用起来方便多了。”董惠兰说,她还特地绑定了银行卡,存了1000元进去。

  在“我的小区”提供的多项服务中,董惠兰对其中的预约体检服务感受最深:“以前去大医院体检,要排很久的队,现在可以在支付宝上预约小区里的卫生所,进行一些简单的体检项目,节省了很多时间。”

  市民对智慧医疗服务的需求十分迫切,而创新和改变还在延伸。

  全国首个支付宝“未来医院”——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就实现了手机挂号、缴费、查报告等全流程移动就诊,而这家医院通过与芝麻信用的合作,还推出了“先诊疗后付费”,看完病回家再交钱,能缩短就诊时间52.7分钟。

  “现在通过支付宝平台实现的服务还比较有限,居民也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建议,希望扩大理发、助浴、送医送药等服务领域,我们在今后也会尽力满足居民的需求,进一步推动智慧小区的优化建设。”展克洋说。

  尽管智慧小区建设仅两个月,展克洋已了解到了不少老年居民在为此“点赞”。在他看来,通过互联网、移动支付等技术手段,的确能实现传统方法做不到的功能和想法,也能更广泛、更深入地激活社区服务。

  “刷机”乘公交

  发达的公共交通,能为市民提供方便快捷的出行选择,同时又节约了能源、实现了绿色环保的目标,是现代智慧城市的特征之一。而公交的购票方式,也从最初的售票员售票,演变为投币、刷交通卡等更为便捷的形式了。

  如今,在武汉,只需携带一部手机,就能实现“刷机”乘公交。

  武汉公交集团董事长徐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早在2016年11月,武汉公交集团就和支付宝一起,探索刷二维码乘公交。

  “只要在公交车上对车载机进行改造增加二维码读头和系统模块,乘客打开手机的支付宝武汉电子公交卡,就可以刷码乘车了,很方便。”徐斌说。

  他告诉本刊记者,这一创新有赖于蚂蚁金服的支持。蚂蚁金服将自身的信用、支付、实名实人等一系列能力和技术输出给武汉公交集团,从而迅速将创新落地。而鉴于乘客上车“刷机”时间有限,支付宝团队还研发了“双离线技术”,率先实现了乘客先乘车后买票的信用支付。

  “最初一批改造的公交车,包括被称为‘武汉最美公交线’的402路,和沿途高校集中的567路,效果很好。现在,武汉全市8000余辆公交车均可刷支付宝乘车。”徐斌说,武汉市民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之快,也让他吃惊不小。

  从2017年6月15日武汉公交集团推出支付宝电子公交卡起,截至2017年10月14日,在支付宝上领取武汉公交卡的用户数突破了217万,日均刷码使用人次在15万人左右,每周五支付宝免费乘车日最高刷码量突破30万。

  蚂蚁金服公共服务事业部总经理刘晓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武汉市民对移动支付并不陌生,2016年,武汉人均通过支付宝支付金额近13万元,总支付金额全国城市中排第六,连续三年的“双十二”,武汉都名列全国刷手机购物榜前三名。

  “像武汉这种移动支付普及率高的城市,得到当地政府和企业支持后,就比较容易全面铺开。”刘晓捷说。

  事实上,包括武汉地铁38个站点、3个高铁站、11个汽车客运站点、轮渡码头等均可支持移动便捷支付,而大型商场、购物中心停车场、预约打车、共享单车等九大出行场景,也实现了移动支付的全覆盖。

  而城市交通的另一个场景,是交通处罚的线上化。2017年9月,重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联合支付宝推出“城市服务”功能,重庆车主可在支付宝里进行交通违法处理、罚款缴纳、机动车违法查询、驾驶证查询等多项服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潘桂英)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