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育“二宝” 甜蜜的负担怎化解

2017-10-31 16:32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

 

  陈轩棋

  从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落地到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身边的“二孩”家庭渐增多。仅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总和生育率提高至1.7以上,千千万万的中国家庭在忙碌与期待中迎来了“二宝”降生。但养育“二孩”绝不是“多加一双筷子”那么简单,由此带来的幼儿教育、女性就业等一系列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二孩”时代的来临,调整了中国人口结构,激发了社会活力,不仅改变了作为社会基本细胞的每个小家,同时也将深刻影响整个国家的未来。

  政策改变 中国家庭喜迎“二宝”

  《台州晚报》记者见到周晓波时,他和妻子正在糖铺忙碌。入秋了,梨膏糖和姜糖特别受欢迎,夫妻俩赶着做。2岁的女儿欣欣,在门口玩着自己的小游戏。欣欣,是周晓波的第二个女儿。周晓波说,欣欣是踩着2016年实施的“全面二孩”政策的节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周晓波今年40岁。“有兄弟姐妹多么好,小时候,我们一起玩;长大后,有事可商量”。2015年下半年,有消息传来,国家要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了。“我那时候就跟老婆做好生第二个孩子的准备了”。然后,一切也都如他所愿,他们迎来了第二个女儿。

  虽说家里添丁是好事,但毕竟多了一张嘴吃饭。“有压力才有动力啊!”生了小女儿后,周晓波觉得自己的生活目标更明确了,那就是要努力赚钱。尽管生活忙碌,赚钱辛苦,但看到两个女儿,周晓波觉得一切都值得。“特别是我看到她们两姐妹相亲相爱,我就很满足了”。

  12岁的大女儿瑶瑶,对这个比自己小9岁的妹妹很是疼爱。周晓波说:“平时,我们夫妻太忙,都是姐姐照顾妹妹的。”而2岁的小女儿,对姐姐也是腻得不得了,“平时姐姐干什么,她就跟着干。我们如果批评姐姐,她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姐姐”。

  周晓波说,每天干完活儿,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听小女儿跟着大女儿牙牙学语,一天的疲劳一扫而光。“如果说,一个家庭里有一个孩子是一份快乐,那么有两个孩子就是双重快乐!”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像周晓波一样的中国家庭,感受到了政策带来的生活改变。

  今年7月,国家卫生计生委(下称“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介绍,“全面二孩”政策落地一年多来,在育龄妇女减少的情况下,全国出生人口数增幅明显。

  今年7月2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称,2016年,中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口出生率为12.95‰,与2012年~2015年同期平均每年出生1654万人相比,2016年多出生132万人,其中“二孩”出生人数增加,比重则有明显提高。

  积极影响 调整中国人口结构 激发社会活力

  “中国未来100年都不缺人口数量,要更关注人口质量和人口结构”。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王培安的一席话被不少媒体写到了新闻标题上。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推行了长达30余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在经历了从高生育率到低生育率的转变之后,中国人口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增长过快,而是面临人口红利消失、临近超低生育率水平、人口老龄化等问题。

  面对诸多问题,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也在进行相应调整。从独生子女到“双独二孩”,再到“单独二孩”“全面二孩”,为应对不同时期的人口问题,政策经历了不断完善。“这是一系列的动作,是一种连续性的政策,老百姓也认为比较公平,容易接受,我们的政府一直在做这件事。”国务院参事马力评价说。

  中新网报道,在马力看来,中国已经发展到老年社会,提高出生率、年轻人的比例对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这意味着激发整个社会的活力与提高创新能力。“我们考虑的不是人口多与少的问题,而是考虑人口结构的问题,要调结构”。

  马力认为,此前,多年积累了大量有生育“二孩”意愿的育龄人群。因此,2017年、2018年是两个生育高峰年,而生育意愿释放需要大约5年时间。“但我们也要关注配套政策的跟进,包括如何降低抚养成本、解决孩子的照料问题、女性职工的劳动权益保障等。”马力说。

  面临问题 事业、家庭怎么兼顾

  蒋莱是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长期从事女性领导力研究工作。她告诉《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政策推出后,最大的变量是育龄女性。她担心的是,我的工作怎么办,孩子有没有人带。”

  翻看《2016年中国劳动力市场报告》,蒋莱忧心忡忡,她认为“全面二孩”政策对女性劳动力市场带来了“非常负面的效应”,“女大学生面临的是就业歧视,就业更为困难”。

  2016年4月,媒体曾曝出河南某县高中女教师怀“二胎”要排号,内部文件规定各个学科可怀“二胎”的教师名额,“违规”者必须“走人”。除了学校外,医院、旅行社等女职工比例较高的单位,都是此类内部规定的“重灾区”。

  朱蒂就职于一家小型外资银行,自“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据其所知,银行里至少已有5个“二孩”妈妈。她眼中“最夸张的案例”,是某分行一名年近40岁的“前线部门”女主管,“又无奈,又佩服,但这种级别,我们要找人临时接替她的工作很麻烦”。

  朱蒂所在的总行,有一个行政团队目前是“重灾区”,虽然一半的人生过一胎,但还有1/3的人正在怀孕或请病假中,有的人休哺乳假,有的人则刚怀三四个月就不断开“病假单”。“软性成本都推到了企业和女性头上”。自“单独二孩”政策放开以来,每年全国两会上,都有不少人大代表议案、政协委员提案,呼吁延长产假。一些女性却并不买账,担心这会进一步增加就业歧视,自身职业发展亦将极大受挫。

  蒋莱接触的一名日企中层“二孩”妈妈,面临的职场氛围相对不那么紧张,她的上司和所带团队成员都是女性,她生完孩子后,上司继续培养她,推荐她参加业内的短期MBA培训。这也让蒋莱思考起女性领导力和“二孩”政策的结合点。“家庭工作能力和职业能力很多时候是相通的。企业应该投资更多生育“二孩”的高学历女性,只有超过一定比例的女性占据领导层,才有可能影响政策环境”。

  政策护航

  让养育“二孩”没烦恼

  为消除民众的顾虑,近年来,国家也出台了多重措施,为政策落地护航。

  例如,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今年两会期间强调,要制定和完善保障妇女合法权益的配套措施,要保障妇女的就业、休假的权利,要支持女职工生育以后能重返工作岗位。

  此外,人口学者易富贤曾建议,由国家替企业支付女职工产假期间的工资损失,如果女职工担心产假影响工作和收入,可以将产假和相应工资转让给父母,让其提前享受退休待遇,帮忙照顾孩子,自己则正常上班。这一建议曾被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带上全国两会。

  在母婴保健方面,国家卫计委此前强调,在“十三五”期间,增加产科床位8.9万张,基本满足生育需求。此外,还将采取加强儿科医生、助产士等紧缺人才培养等多重措施。

  数据显示,2016年,中央投资29.1亿元,支持45个市级和202个县级妇幼保健机构建设,投资规模较“十二五”时期明显扩大。

  在教育领域,2016年,全国幼儿园达到24万所,比2012年同期增加了5.9万所,增长32.6%。学龄前3年毛入园率达到77.4%,5年提高12.9个百分点。

  而今年初公布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也提出,要继续扩大普惠性学龄前教育资源,基本解决“入园难”问题。9月1日,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其中明确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分类管理及义务教育的非营利性,明确了民办教育是教育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促进教育改革的重要内容。营利性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纳入办学许可的规范管理,税收土地财政等的差异化扶持,公办与民办普惠性幼儿园要“两条腿走路”,给予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政策扶持ey 经费支持,采用政府购买基本公共服务的方式,对民办普惠性幼儿园予以补贴,等等。

  北京社会建设研究会会长、北京市社会学学会副会长尹志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多发达国家对生育孩子的家庭提供儿童抵税额、住房补贴、家庭津贴等福利,有的国家甚至会提供数额不菲的生育福利津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人口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则认为,对单身人士可以实施较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政策,在其结婚生育孩子后可以降低税率,家里有老人需要赡养的也可以降低税率,这些措施都可以有效营造良好的生育环境。

  结语

  养育下一代,不仅仅是一个家庭或者孩子父母的事情。生或不生、生一个或生两个,这完全是个人选择,但怎么生好、养好、教好,乃至病有医、住有居、壮有用、老有养,却不再只是个人家庭之事,更是政府理应为国民提供的权利保障和公共服务。只有让“二孩”夫妇在公共服务上有更多“获得感”,“全面二孩”政策才能更好落地开花,真正温暖千家万户。

  (综合报道/陈轩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