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乐提升晚年幸福感

2017-11-02 10:50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

  刚刚过去的重阳节,与老人有关的话题再次成为热点。如何让老人能够安度晚年,不仅是子女必须思考、努力解决的家庭问题,也是政府和社会共同面对的社会问题——

  本报记者 张岳

  倡导敬老爱老文明风尚

  “村里事务多,可村干部们关心我们,重阳节请全村的老人吃敬老宴,让我们感受节日的快乐和生活的幸福。 ”铜陵市义安区胥坝乡群心村李爱国老伯的一番话,激起了全场热烈的掌声。重阳节前,100多位老人相聚村里的“喜庆堂”,一场敬老宴让老人们感受幸福快乐的时光。

  为了办好敬老宴,群心村专门请来了厨师,精心烹制10多个老人们爱吃的菜肴。不仅如此,村里还请来了曲艺艺人夏可新,为老人们表演了大鼓书,幼儿园老师和孩子们表演歌舞节目。

  “孝敬老人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让老人们安度晚年不仅需要子女的照顾和家庭的温暖,也需要集体的敬意和社会的关爱。 ”群心村党总支书记古中举说。群心村先后给年满60周岁以上的老人发放生活补贴,成立居家养老服务队为空巢老人提供上门服务,为高龄老人免费送敬老餐等,先后两次被评为全国敬老文明号、省敬老模范村。

  重阳节前后,不仅是群心村的老人脸上绽开笑容,我省其他地方老人们也感受到节日的温暖。固镇县阳光志愿者服务队开展重阳节慰问老人活动,为马圩村80岁以上20余位老人提供现场义诊,并为老人送去节日的礼物。芜湖汀棠公共服务中心志愿者们来到瑞星养老院,为老人试穿手工制作的棉鞋,和老人们一起聊天,祝福他们重阳快乐,用实际行动关爱老人的晚年生活。

  敬老爱老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社会各界一系列行动。针对老年人多样化、个性化需求,各行各业都在关心老年人生活,倾听老年人心声,帮助老年人解决实际困难,力所能及地关爱老人。

  记者从《“十三五”安徽省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上看到,预计到2020年底,我省高龄老人将接近270万人,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超过600万人,农村实际居住人口老龄化程度可能进一步加深。 “老龄社会已然来临,如何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倡导敬老爱老的文明风尚,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积极思考、用行动回答的一个问题。 ”省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说。

  缺少关怀成为生活“痛点”

  重阳节年年过,慰问老人的各类活动也年年进行,但如何与时俱进地关爱老人,还是个需要不断深入探讨的问题。近年来,精神空虚、缺少陪伴、缺失关怀等养老现象,成为很多老人晚年生活上的“痛点”。

  “家里人劝也劝过好多次,可父母都不听。还认为我们不关心他们的健康,只惦记他们的养老钱。 ”合肥市民姚女士气愤地说。原来,姚女士的父母是退休老师,最近被保健品公司的推销人员盯上了,通过发放免费鸡蛋、赠送药物、体检义诊等方式,让父母渐渐迷上了购买保健品。

  虽然姚女士苦口婆心地劝了好多次,然而父母还是被“套牢”。一些保健品营销人员采取“温情攻势”,不断对老人们“嘘寒问暖”,以关心老人的身体健康为名,渐渐获取老年人的信任后,大肆兜售所谓包治百病的保健品。

  记者发现,老人热衷保健品的背后,是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关怀不足。“退休在家的老人不仅会孤寂,还会给人 ‘不中用’之感,导致老年人精神空虚。”马鞍山市花山区花山社区工作人员孙凤梅说。有些老人的子女在国外或者在外地,平日无人照顾,把骗子当成亲人;即便有的子女就在本地,但平时忙于工作和小家庭,也不能满足老人的情感需求。

  “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因为生病、孤独、贫困等原因产生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其中以空巢老人最为严重。 ”马鞍山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科主任姚献虎说。他的病人中有一位80岁高龄的周奶奶,在过去的30年里,她的抑郁症反复发作,先后三次试图自杀。经过将近一年的治疗后,周奶奶的病情开始好转。

  孙凤梅告诉记者,一味批评子女没尽到责任,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不断完善社区关爱工程,建设社会人文型养老模式,不仅让老人老有所养,还要让其情感有所依托,不为孤独寂寞、缺少关爱所困,不给违法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鼓励老人参与志愿服务

  对于老人的关怀,并非只迸发于重阳节前后,而是要成为一种长期的态度,并持续提供温暖贴心的服务。

  “老人对于家庭幸福感的心理需求远大于物质方面的需求,看望父母是一个子女的义务与责任,‘常回家看看’不能仅仅写在法律条文里,更应该写进每一位子女的心目中。”省精神文明建设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崔跃松说。在他看来,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精神上的关爱比物质上的供养更重要。

  老年人群体除了需要子女陪伴,还存在着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需求,尤其是退休以后、生活在社区的老年人,他们最需要的或许并非子女时刻的陪伴,而是与社会的零距离接触。 “给予老人‘单位人’的感受,组织他们开展一些有意义的活动,鼓励他们参与志愿服务,这些做法比得上任何形式的慰问和陪伴,且对老人和社会都有益。 ”孙凤梅说。

  据了解,我省将深入开展“银龄志愿行动”,发展老年志愿服务,支持老年人积极参与基层民主监督、社会治安、城市治理、公益慈善、移风易俗、民事调解、文教卫生、全民健身等工作。为鼓励老年人参加志愿服务,我省将推行志愿服务记录制度,力争到2020年,老年志愿者注册人数达到老年人口总数的15%。

  马鞍山花山区的“周老师平安志愿者服务队”,可谓是家喻户晓。邻里闹矛盾了、夫妻吵架了、哪家上访了……总能看到老年志愿服者的身影。这些老年志愿者年纪最长的87岁,最小的61岁。长期以来,他们对街坊四邻大大小小的琐事,家庭邻里之间的纠纷,做到“矛盾在哪发生,就在哪化解”,被亲切地称为“红袖标”。

  “能够老有所为,让每家矛盾经过调解得到缓和平息,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因为我们既是社区安全的受益者,也应是社区安全的守护者。”志愿队队长周圣清说。如今,志愿服务队不断壮大,在册志愿者62名,累计开展义务治安巡逻1800余次,发现并及时处理大小治安隐患130余件,成功化解打消矛盾纠纷200余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