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教师过劳”问题拷问日本社会

政府呼吁采取措施巩固教育根基

2017-11-06 10: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本报记者 刘阳

  在人们的印象中,“过劳”现象往往发生于公司职场之中,而忽视了教师群体中存在的过劳现象。直到日本文部科学省所辖中央教育审议会于8月29日起草了一份题为“关于改革学校工作方式紧急倡议”的报告,该报告改变了人们的传统观念,并将“教师过劳”这一严重问题骤然推至公众面前,进而引发了日本社会的高度关注。

  “教师过劳”问题严峻

  在日本,劳动者如果月均加班超过80个小时,即每周工作超过60个小时,就越过了所谓的“过劳死红线”,“过劳死”的发生概率将大幅提高。而根据文部科学省2016年度进行的“教师实际工作情况调查”显示,在日本公立学校,高达60%的初中教师和约30%的小学教师已越过“过劳死红线”。而在发达国家,中学教师的平均工作时间约为每周38个小时。

  造成日本公立学校“教师过劳”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公立学校教师的收入由政府财政拨付。但教育主管部门与财政主管部门之间政策目标的差异和矛盾却难以协调。近年来,教育部门要求日本中小学每学期课时增加,且于2020年起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每周增加1节英语课。但2016年秋季,日本财务省提出方案称,由于少子化现象将造成小学生人数减少,因此将于今后10年内削减教师4.1万人。在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削减财政赤字的双重压力之下,日本公立学校不得不通过老师加班的方式来弥补人手不足。

  其次,尽管日本教师工作时间长,但其上课时间却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这主要是因为课外活动辅导以及杂务工作太多。日本中小学的课外活动颇具特色,每所学校都有根据学生兴趣爱好而结成的学生俱乐部,这些俱乐部的活动被称为“部活”。“部活”在培养学生兴趣爱好、提升全面素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在热烈活跃的“部活”背后,教师们的辛勤付出往往被人们所忽视。据统计,目前在日本的初中,教师们在每个双休日用于辅导和参加学生社团活动的时间已经平均超过4小时。

  现任华东师范大学日语教师的宇野雄二曾先后在5所日本公立中学任教,在长达34年的中学教师生涯中,他曾担任过棒球部、登山部等学生俱乐部的辅导教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宇野回忆起自己的亲身经历称,棒球部每天放学后都要训练,比赛被安排在双休日,登山部除冬季外每月都有登山露营训练,暑期还要进行连续数日的高强度训练,这些活动都由具体负责的教师亲自陪同。教师们为此付出的精力可想而知。

  最后,根据现行制度,公立学校对教师法定工作时间之外的加班,一律采用增加4%的基础工资的方式代替加班费。与此相应,《教职员工资特例法》规定对教师“不支付加班费、节假日工作津贴”。同时,由于公立学校大多保持着教师无需考勤的惯例,因此公立学校教师的加班也不属于《劳动基准法》所规范的对象。据中央教育审议会的紧急倡议报告显示,采用打卡形式考核教师出勤的学校在全体公立学校中所占比例,小学为10.3%、初中为13.3%。这意味着,大部分没有考勤制度的公立学校对教师的加班时间没有统计,教师加班的酬劳补助更是无从谈起。

  应该说,上述考勤制度在多年以前是符合教师工作实际情况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对教师有所优待。然而,近年来,随着教师工作的日益繁重,这些惯例早已与现实严重脱节,反而令教师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收入得不到应有保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志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