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调查基础数据库助力社会治理

2017-11-08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晓刚 孙秀林

  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迁。随着户籍制度管理的放松、城乡和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变化,人口流动特别是跨地区人口流动快速增长。伴随流动人口快速增长而来的是城市化加速,例如,居住在城市(现居住地)的人口在2016年已经接近总人口数的60%。近年来,城市化主要表现之一就是一些都会地区(北京、上海及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福建等)的人口强劲增长,这些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恰恰是最具活力的。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城市社会治理的重心逐步由“条”转向“块”、由“单位”转向居住社区。各级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倡导社区建设,与此同时,社会各方也积极探索基层社区治理模式。城市居民生活的基层社区既是城市社会治理和基层治理的载体,也是创新社会治理、实现社会善治、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场域。

  社区异质性推动城市研究

  随着改革的深化和城市化的加速,城市中的基层社区分化明显。这种差异,表现在多个维度上。在宏观层次上,不同的城市处于不同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在治理方式上有较大的差异。20多年来,我国在城市基层治理实践中形成的许多典型模式,如青岛模式、沈阳模式、上海模式等,都体现了城市基层社区的异质性。在微观层次上,随着城市化、劳动力流动和住房商品化进程的加速,同一城市内部的基层社区也开始日益分化,以居住者社会经济地位为主轴的分化日益显现。不同社会经济特征的居民聚集在城市中的不同社区,如外来农民工集中居住在城郊结合部,而新兴的城市中等收入群体则主要集中居住在商品房小区。社区间的差异在扩大,异质性不断增强,不仅出现了“城中村”、“村改居”社区、保障房小区、大型居住区等类型,而且相同类型社区内部也千差万别。从理论层面来看,社区异质性既源于社区在市场—社会—国家三者相互关系中形成的结构性差异,也源于不同社区在治理模式实践中的差异。

  大城市居住人口的异质性、匿名性和流动性及其需求的多样性,加大了城市社会治理的复杂程度,对公共服务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长期以来,理论界对基层社区治理的研究倾向于以某种理想型的治理方式作为统一“蓝本”;政府有关部门则长期试图用标准化的体制机制设计和资源配置方式来对基层社区作出统一要求。但随着城市基层社区异质性的不断增强,标准化、同质化、普遍化的基层治理方式越来越难以适应新的情况。在特大城市中,有针对性地配置公共资源以满足居民需求,需要特别关注社区居住格局、居民人口学特征、社会经济地位等在空间分布上的关系。只有把基层社区差异化的描述和刻画建立在实证数据与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实现公共服务的精准投放和城市治理能力的有效提高,从而构建“因地制宜”的差异化治理方案,推进城市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从国际经验来看,当代社会科学研究和公共政策制定,越来越多地建立在实证数据的基础上。作为现代城市研究发源地的美国,在20世纪后半期先后出现了一批具有重大影响的都市社区调查研究项目,包括密歇根大学的“底特律地区研究”、芝加哥大学的“芝加哥街区人类发展项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兰德公司共同开展的“洛杉矶家庭与街区调查”、哈佛大学的“波士顿地区研究计划”等。这些大型社会调查数据为推动城市社会研究和公共政策制定在21世纪的新发展提供了实证基础数据库。在一些亚洲国家和地区,如中国香港、首尔、东京、新加坡,都市社会研究也日益受到学界和政府的重视,有关机构已经或正在启动相关的大型调查项目。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