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胎生育意愿的性别差异看政策配套需求

2017-11-15 08: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成斌

  自2015年全面两孩政策出台后,中国人口结构特征问题成为政府、学界甚至普通百姓关注的热门话题。全面两孩政策的出台,旨在促进中国人口规模与结构均衡性发展。但这种均衡的宗旨能否实现的关键在于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与家庭的生育决策过程。与此同时,能否提供合理、有效的相关经济与社会政策的配套支持,也将极大影响二胎的生育情况。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育龄妇女与其伴侣的态度差异会对是否生育二胎的家庭决策产生重要影响。为此,我们采用深度访谈法,对已育一孩的32对夫妻进行了二胎生育意愿调查。被访者中育龄妇女的年龄最小为24岁、最大为44岁,其丈夫的年龄最小为26岁、最大为48岁,主要年龄段为30—40岁。调查发现:1.夫妻一致不愿意再生二胎的家庭占多数。最终意愿一致的夫妻在政策刚出台时意见可能是不一致的,但经过沟通、协商后才最终达成统一意见。在态度一致的家庭当中,满足于一个孩子的家庭成为主流选择。这种结果表明,中国家庭对子女的生育偏好已经从多子多福的数量偏好转向质量偏好。2.在生育意愿不一致的家庭中,多数呈现丈夫倾向生育二胎而妻子不同意的情形。在我们访谈的家庭中,丈夫同意而妻子不同意生育二胎的情况占多数。需要注意的是,在生育二胎上存在分歧的夫妻,容易出现家庭矛盾。可见,全面两孩政策后,在是否生育二胎的家庭决策上,意见有分歧的家庭内部可能会出现较多家庭问题。

  进化心理学家大卫巴斯、道格拉斯肯里克和鲁斯认为,在人类生育与进化的过程中,男性和女性由于生理特性、角色功能等不同呈现出一种自然选择性分工,生育是女性的天职,进而这种人类生育过程的劳动分工也造就了不同的生育意愿与心理。但我们的调查发现,在生育二胎的决策上,当前社会有许多客观因素导致多数女性倾向不再生育二胎。1.经济因素。主要是与生活条件相关的经济消费条件问题,例如生育二胎所带来的住房结构改变、生活成本(尤其是教育成本)剧增。2.时间因素。由于缺乏保育教育的社会支持,大部分女性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抚育二胎,而在社会信任度有待提高的社会环境下,雇佣他人帮忙看管二孩存在极大风险,且经济成本很高。祖辈帮忙照顾二孩却又容易引发新的家庭问题和教育问题。3.工作因素。育龄妇女大多处于职场上升阶段,生育二孩意味着整个职业规划的再调整,甚至是退出职场(尤其在许多女性竞争处于弱势的行业)。4.家庭教育因素。与独生子女家庭不同,多孩家庭面临着如何分配家庭内部教育资源的问题。担心无法合理规划、承担多个子女的教育投入,包括时间、情感、经济等各类教育相关资源,成为二胎决策失败的重要因素。5.养老模式改变。随着社会养老保障模式的日趋完善,通过有偿支付可以获得养老服务的社会现状正在逐渐改变传统的“养儿防老”观念,对于多子女的养老需求减弱,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二胎需求度。6.健康和风险因素。近年来,面临二胎生育决策困境的育龄妇女大多数为高龄产妇,主要是身体问题,特别是有剖腹生产经历的妇女再次生育很可能存在安全风险。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