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融合与过去的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有质的区别——

利用“城乡融合”新途径实现乡村振兴

2017-11-20 09:15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郑风田

  提问: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还提出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为什么要提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城乡融合”又有何深意?

  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我国很重要的一个战略选择。报告还提出城乡融合的新提法,城乡融合与过去的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有质的区别。

  乡村本来是应该能够产生乡愁的地方,但不少地方的农村给人的感受却是缺少活力与生机。从新农村建设实施开始,国家已经连续十多年对农村进行大量的投入,但有起色的乡村数量比较有限。

  同样作为中国的土地,城市无论大小,近年来都得到长足的发展,城市原来破旧拥挤的住房被新型居民小区替代,老城区窄小的街道被大马路、大广场、大公园替代。为什么我国会出现城市繁荣而农村落后的现象呢?这是我国的农村资源向城市单向流动的体制造成的。

  农村大量的人、财、物单向地流向了城市,而从城市向乡村的流动,除了国家的财政投入、数量较少的返乡创业外,其他就非常少了,这也是乡村落后的主要原因。如何让社会资金与社会人才向乡村流动,就成为我国乡村能否振兴的关键点。因为只有这样双向的流动才是可持续的,才能改变乡村落后、城市繁荣的不平衡格局。

  要解决上述问题,必须采取新型战略来实现乡村振兴,由过去的“城乡统筹”发展到“城乡融合”发展。过去实行城乡一体化战略,本意是希望以城带乡,但由于我国城市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基本上把农村的人、财、物都吸到城里去了,而乡村的吸引力远不够,加上制度因素,造成了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十九大提出城乡融合的新途径,应该是试图校正过去的资源单向流动,让二者互动起来,互通有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那么,如何利用“城乡融合”这个新的抓手,来实现乡村振兴?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城市与乡村不再有明显的界限,城中有乡,乡中有村,二者的界限随着发展会越来越模糊。比如日本,日本都市里有村庄,主要因为非常严格的土地用途管制,日本的土地一旦被划为永久基本农田,就不能转为非农用,但其周边的土地如果没有用途管制,可能就建成高楼大厦了。这是日本存在独特的都市村庄现象的原因。

  其次,城乡融合更深的含义是二者更深入地相互吸收对方的优点,并避免不足。城市要吸收乡村的特点有:美景与生态,要环境美,不能都是高楼大厦;同样的道理,乡村也要吸收城市的长处:基础设施要健全,生活要便利化,比如自来水、下水管道、污水处理、网络与无线信号等,都应该与城市一样,银行网点、购物、公共交通等方面也要跟上。城乡融合就是城市与乡村二者应该互相吸收对方的长处,城市要变得更生态、更绿色、更宜居,乡村应该在基础硬件上加大投入,应该更清洁、更便利化、更环保。

  最后,“城乡等值”,无论在城市或乡村,人们享受到的公共服务应该差不多。德国的城乡等值战略非常有参考价值。二战后德国的城市发展很快,吸引乡村大量的年轻人进城打工,乡村陷入衰败之中。后来德国实施城乡等值战略,提出无论生活在城市与乡村,享受到的公共服务应该是一样的,城市有的,农村都应该有。经过多年的建设,德国的乡村变得非常优美。年轻人还是继续往城里跑,但乡村吸引了大量城市退休的老人来养老。乡村从此也有人气了,实现了城乡互动。

  只有城乡融合,城中有乡,乡中有城,城市像乡村一样美,乡村像城市一样便利,这样的城乡发展格局才是最理想的。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