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是挑战,也是机遇

2017-11-20 10:5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彭希哲

  几个基本判定

  中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的急速发展期,“未备先老”是其核心问题。

  2015-2050年间,中国老年(65+)人口总量将从1.4亿激增至3.65亿左右,预计在2055-2060年达到峰值(4亿以上),之后的老龄化速度有所放缓,进入所谓“高位平台期”;至2100年,老年人口比例仍将维持在30%左右的高水平。

  在这一过程中,2015-2035年是老龄化增速最快、波动最大的时期,也是未来社会抚养比相对最低、老年人口结构相对最年轻的时期,尤其2017-2021年还将出现暂时的“底部老龄化”和“顶部老龄化”同时弱化现象,应对老龄社会的战略和战术储备应在此期间完成。

  老年人口增加是影响未来抚养比上升的主导因素,生育政策调整虽必要但效果有限。

  我国60或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规模预计分别于2020-2025年和2030-2035年超过0-14岁少儿人口,且2030年之后老年人口自身结构的老化开始凸显。最迟由2030-2035年开始,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抚养重点将明显向老年人口倾斜,2050年的老年抚养比将增加至现在水平的3倍以上。目前按传统概念推算的劳动力供给已经出现拐点,潜在劳动力总量将持续缩减且结构趋于老化。

  虽然生育政策调整也会带来少儿人数增加和未来劳动年龄人口上升,但现有调整至少要到2025-2030年才会对老年抚养比产生有限的影响,主导抚养比上升的依然是老年人口增加和老年抚养比提高。

  家庭模式变迁将增加未来养老制度安排的不确定性。

  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居家养老都是最主要的养老形式之一,几乎所有的老年人或多或少地通过家庭或社区得到相应养老服务。但随着我国家庭户规模的不断缩减、家庭结构格局的不断简化、老年人居住模式出现结构转变、非传统类型家庭大量涌现,家庭在未来养老制度安排中的作用机制有待重新研究。

  老年人口健康水平不断提升,政策价值有待挖掘。

  2010年,我国男性和女性老年人口(60+)的预期余寿分别为20.04岁和23.14岁,生活自理预期寿命为17.22年,平均带残存活时间约为2.53年,相比2000年均稳步提升。不同口径的老年人口失能率区间为10.48%-13.31%,其中重度失能老人比例不会超过3%(1.55%-2.99%)。

  现有的制度安排模式尚未对老年人口健康水平提升这一现实进行必要的调适,对其益处未有效利用,对其可能带来的压力也未及时反应。这尤其反映出社会保障系统和老年科技发展的滞后性,并可能由此形成所谓“长寿风险”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