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迎生吕朝华: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与社会政策创新发展

2018-02-01 09:25 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李迎生吕朝华

  [摘要]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对社会政策创新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本文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为背景,以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为视角,全面深入地分析了新时代我国民生需求的新变化与社会福利事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提出了社会政策创新发展目前的重点是以缓解当下最迫切的民生问题为突破口,长远目标是立足国情并借鉴国际经验,构建中国的发展型社会政策,实现社会政策与经济发展的协调,在更高水平的发展中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对我国社会福利制度建设提出了新要求,社会政策如何创新发展以适应与满足新时代的要求,缓解乃至解决当下最迫切的民生问题,实现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是摆在社会政策研究者和决策者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本文拟对此做初步探讨。

  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对社会政策提出新要求

  改革开放前,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物质匮乏,人民生活水平普遍较低,数以亿计的农村居民甚至没有解决温饱问题。1978年,我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57.5%、67.7%。从这两个数值可以看出,全国人民有六成左右的消费集中在解决温饱问题上。[1]经过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我国人民物质生活方面有了极大提升。尤其是十八大以来,民生改善成效显著。2016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1%(其中城镇为29.3%,农村为32.2%),[2]接近联合国划分的20%至30%的富足标准。我国已总体上实现小康,到2020年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望和追求,已经不再仅仅是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是包括在精神、社会、生态等各个层面上的需求都要得到满足。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的需求从低到高分为生理、安全、爱与归属感、尊重和自我实现五类。人都有这五种不同层次的需求,但是在不同的时期对各种需求的迫切程度不同。一般情况下,当人们低一级的需求得到满足后,就会追求高一级的需求。

  在新时代,困难群体的需求也将呈现出新的特点。在满足了基本的生理需求后,困难群体要满足安全感的需求,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使自己和子女都具备一定的能力和机会参与劳动力市场,获得安全的工作环境、足够的收入,并能使子女也具备知识和能力,使个人和家庭都有保障。困难群体也需要爱,需要归属感,希望融入社区、社会,比如,老人在获得生活照料之外,还需要精神慰藉;残疾人希望融入社区,与他人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满足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困难群体也需要尊重,甚至可以说,更需要尊重,他们希望社会大众的尊重,就算暂时或长期接受社会帮助,也要有尊严,而不要被标签化为失败者、懒汉等。困难群体对自己的前途、发展空间有所希冀,比如,很多进城务工人员对职业发展有自己的规划,并积极寻求时机自我创业、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在这方面,源自欧洲的社会质量理论给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启示。社会质量理论产生于20世纪90年代,是欧洲国家福利制度改革的产物。在理论开创者沃尔夫冈?贝克、劳伦?范德蒙森等人看来,社会质量是指人们在提升他们的福祉和个人潜能的条件下,能够参与社区的社会与经济生活的程度。[3]这一理论以人的发展为起点,从人的“社会性”出发,超越个人与社会的二元对立——既承认社会体系的制约性,也强调个人行动的能动性。[4]该理论对社会政策影响最大的是由四个条件性因素建构的社会质量四维分析框架——社会经济保障、社会凝聚、社会包容和社会赋权。社会经济保障,指人们所掌握的必要的物质资源和其他资源。[5]在Dave Gordon看来,它不仅包括体面生活所需的收入,即社会保障,还包括必要的服务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方面的满足感。[6]其最低接受水平是对穷人、失业者、患病者以及其他形式的物质匮乏的人群提供保护;[7]社会凝聚,强调基于认同、价值和规范基础上的社会关系的共享程度。社会包容,指的是人们获得来自制度和社会关系的支持的可能性。社会赋权(增能),指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社会结构能在何种程度上提高个人的行动能力。社会赋权关注的是人的能力的发展。[8]这四个因素中,为公民提供社会经济保障是基础和前提,社会凝聚、社会包容和社会赋权,既是手段也是结果。

  新时代人民需求的新变化对社会政策创新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结合社会质量理论所给予的启示,“新的更高的要求”主要体现在,首先,社会政策应当有效回应公民包括困难群体多元化、多层次的需求。人是社会关系的集合,这一性质决定了人们不仅有生存的基本需求,还有与时代发展相适应的多元化、多层次需求。比如,个人及其家庭融入社区、社会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等。其次,社会政策要为公民的体面生活提供足够的收入和服务保障。国家要为其公民,尤其是困难群体在收入、健康、教育等方面提供基础的保障,这一保障的水平不仅能使人们抵御社会风险,还能扩展其选择的空间。再次,社会政策应当通过对困难群体、特殊群体的保护,从而有利于各个群体之间的融合。最后,社会政策应当为公民尤其是困难群体的能力提升创造条件。赋权有被赋权和自我赋权的双重含义。因此,社会政策在提升公民福祉时应同时注重国家责任的承担和个人发展动机与能力的提升。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志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