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简单用城市化来看城乡变迁是不够的

当前公共政策一些偏差源自城市化认识的偏颇

2018-03-12 14:19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王鹏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守英在“国家高端智库”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直面真实世界”的主题演讲中指出,中国的结构转型可分为“乡土中国”、“城乡中国”和“城市中国”三个阶段,其中又以“城乡中国”最为关键,建议用“城乡中国”取代“城市化”理念。

  第一,城市化是对城乡转型的误读。把城市化理解成是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转移,城市化的结果是城市不断扩大,乡村最后消亡,所有的要素向城市积聚,这种对城市化的理解跟城乡转型真实世界是不一致的。城乡转型应该一是在城市和乡村之间要素的平等配置;二是城市跟乡村共生共荣,尽管乡村GDP份额很低,但是乡村功能是城市不能替代的;三是城市跟乡村之间的分工专业化和互补。这样去理解城乡转型,就不是一个通常理解的城市化。另外,城市化是一个要素单向流失的过程,简单用城市化来看城市与乡村的这场变迁是不够的。

  第二,当前公共政策有所偏差。当前金融、生产要素配置、财政都向城市配置,公共政策的结果是典型的城市偏向,最后导致城乡之间差距更大。公共政策服务失误恰恰是对城市化和乡村错误理解的结果,现在城市和农村形成对立两极:一是公共政策还固守着一个没有结构革命的非小农意义的改革,农民与土地之间的关系是切不断的;二是农民就是搞农业的,农民就要搞粮食农业。这两极之间的公共政策失误恰是造成目前城乡问题的根源,最后导致乡村和城市之间发展的不平等。

  第三,城乡中国不同于城乡二元体制下的城乡分割。城乡中国和城乡二元体制下的城乡分割是不同的,城乡二元体制的形成是由于制度性障碍,使城市高度繁荣,使乡村落后,这个背后是体制性的障碍。而城乡中国指的是要消除目前城乡二元体制的制度障碍,真正打通城和乡,形成城和乡之间平等发展的格局。

  第四,提出城乡中国概念的目的是要制定基于城乡中国的发展战略。使整个中国下一轮发展既不只是为城市,也不只是为农村,应该是这两个空间平等发展,两种制度不断地融合,形成城乡融合、城乡平等发展的局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志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