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成文 陈建平:精准扶贫要做好“真”字文章

2018-03-22 12: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成文 陈建平

  “弱有所扶”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一个新的民生建设目标。实现“弱有所扶”,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既是中国共产党在新时代对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庄严承诺,也是中国共产党对补齐民生“短板”问题的战略决断。要实现“弱有所扶”,就必须坚定不移地打赢扶贫攻坚战,踏踏实实地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确保到二〇二〇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要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就必须做好“真”字文章,反对做华而不实的表面文章。近年来,一些地方在精准扶贫工作中或多或少地出现了做“纸上扶贫”、“填表式扶贫”、“口号式扶贫”等表面文章的现象。这种做表面文章的现象实质上就是精准扶贫中的形式主义。这种形式主义漫透在精准扶贫的识别、帮扶与评估各个环节之中,严重地迟滞了“脱真贫”、“真脱贫”的步伐。因此,精准扶贫必须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在“真”字上下功夫。

  一、反对“识别”中的形式主义,切实做好精准扶贫的再识别工作

  “识别”中的形式主义集中表现为精准扶贫对象识别的所谓“指标化”。为了实现及时或超前脱贫摘帽,几乎所有地方政府都制定了脱贫指标计划,并将脱贫指标作为硬性任务分配给各个乡镇,各个乡镇又将脱贫指标作为硬性任务分配给各个行政村。这本无可厚非。问题在于指标分配数往往缺乏客观依据,常常由某些决策者的所谓“公平”判断所决定。这种看似“公平”的“指标化”过程常常导致结果上的诸种不公平事实:非贫困村或轻度贫困村往往由于实际贫困户数少于分配指标数而导致许多实际非贫困户也被冠上了“建档立卡贫困户”之名;深度贫困村往往由于实际贫困户数大大多于分配指标数而导致许多实际贫困户被排除在“建档立卡贫困户”之外;有些地方出于维稳目的,将“建档立卡贫困户”指标分配给了一些“会哭会闹”的村民;甚至还有个别地方为了简单省事,仅凭对农村人口家庭收入的主观推算就简单确定“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如此等等,不胜枚数。总之,这种“指标化”实质上将精准扶贫对象的识别过程演化成了“走过场”、“造名册”的过程,其结果必然是误识率和漏识率的扩大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2015年对全国60个贫困村的调查发现,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有58%的农户人均收入超过了贫困标准,而非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有38%的农户人均收入却低于贫困标准。另有学者2016年对某地区精准扶贫效果的调查发现,该地区富裕户、中等户、贫困户三者受益比分别为36.4%、52.1%、11.5%,中等户和富裕户受益比明显高于贫困户。这些实证结果表明,当前精准扶贫存在着严重的对象识别偏差问题。而导致这一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正是实践中所推崇的所谓“指标化”。

  要根除“识别”中的形式主义,就必须实现“脱真贫”。要实现“脱真贫”,就必须将真正的贫困户确定为精准扶贫对象,将非贫困户从精准扶贫建档立卡对象之中彻底清出。这就必然要求切实做好精准扶贫的再识别工作,确保精准扶贫的对象识别精准无误,做到既“不落下一人”,也“不误扶一人”。这就要求在再识别工作中做到:一是要规范识别程序,确保识别公平。一方面,要遵循“村内最穷、群众公认”的基本原则,让群众中最熟悉情况的人参与到识别过程之中;另一方面,要抽调责任心强、业务熟悉的人员组成复核小组,逐村逐户进行再识别,增强再识别工作的透明度和公平性。二是要简化资料台账,强化动态管理。一方面,精准扶贫对象识别的资料台账要有统一标准,要以简洁和方便填写为基本原则;另一方面,要通过优化数据系统,加强对贫困户信息的动态管理,及时更新信息系统,实现漏识对象及时入库、误识对象及时出库。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好漏识率和误识率等问题,才能彻底根除“识别”中的形式主义。

  二、反对“帮扶”中的形式主义,切实消除精准扶贫的“游离主义”

  “帮扶”中的形式主义集中表现为精准扶贫资料整理的所谓“标准化”。当前,在有些帮扶干部的头脑中,往往存在着“扶贫工作干得再好不如资料收集整理得好”的认识误区。这种认识误区又常常导致了一些贫困村在资料整理上“方便迎检”、“成功迎检”的所谓“标准化”结果。由于各项精准扶贫检查设计了太多的卡片、表格和工作手册,因此,帮扶干部和贫困户必须在众多资料上重复填写相同的内容,并一一签字。曾有媒体报道过一位驻村第一书记算的一笔“填表账”:所在村130个贫困户,每户的扶贫统计表均为一式4份,每份表格需要在4个不同的地方签上其名字,仅填写一遍他就需要签2080个名字。由于签字过多,因此,一些贫困户对帮扶干部产生了较大的抵触情绪,他们不愿意签字,甚至抵制帮扶干部上门。很显然,这种所谓的“标准化”已经引致了精准扶贫工作的“游离主义”,即帮扶干部偏离了工作的重心,游离于中心工作之外。正如群众所戏言:“帮扶干部天天忙,办公室里签大名。”

  在新时代,要如期实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所提出的“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就必须坚决反对“帮扶”中的形式主义,切实消除精准扶贫工作的“游离主义”。这就要求:一是要减少“标准化”工作。只有切实减少填表报数、检查考评、会议活动和发文数量,才能让帮扶干部有更多的时间去掌握贫困户的贫困状况和主导性需求,有更多的精力去开展帮扶活动。二是要抓准工作的重心。精准扶贫工作的重心不在于迎检、填表、签字,而在于挖掘贫困户的内在潜能,引导他们脱贫致富。这就要求帮扶干部必须增强帮扶能力,并将工作的着力点落实到帮扶工作的各个环节之中。因此,上级部门的工作重点应该转移到对基层精准扶贫工作的业务指导上来,对精准扶贫帮扶干部进行专门的技术培训,切实提升帮扶干部的帮扶能力。

  三、反对“评估”中的形式主义,切实引入精准扶贫的第三方评估机制

  “评估”中的形式主义集中表现为精准扶贫成效评价的“片面化”。眼下,一些地方政府通常片面地将贫困户的态度作为评价精准扶贫成效的唯一标准。现实的困境在于:一些老弱病残的贫困户由于文化素质不高,听不懂普通话,加上见到上级领导比较紧张,在回答问题时常常“答非所问”;还有少数贫困户片面认为精准扶贫就是帮扶干部送来“真金白银”,即使帮扶干部对政策进行反复宣传和讲解,贫困户也不理解,因而对帮扶工作的满意度并不高;一些“评估者”仅凭所谓的“暗访”,就简单地对基层扶贫干部的工作成效作出结论,并据此进行问责和处罚;甚至还有些“评估者”将对基层扶贫干部能力的评价简单地等同于对中央和地方扶贫政策的识记程度。这种“片面化”的评估无疑给基层扶贫干部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阻碍了扶贫工作的进程。

  要根除“评估”中的形式主义,就必须实现“真脱贫”。要实现“真脱贫”,就必须坚决反对“片面化”的评估,切实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确保贫困户真实脱贫。这是因为,第三方评估具有独立性、专业性、权威性等特点。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可以从根本上扭转以往政府有关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评估惯习,切实增强评估的公信力和监督力。第三方评估应该由有关政府部门委托专业性的科研机构和社会组织进行,应该在构建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的基础上运用专项调查、抽样调查和实地核查等方式,对精准扶贫的各个环节进行全方位的客观评价。从这个意义上说,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其实质就是提升社会监督的可信度。由第三方评估产生的“群众满意度”,既可以客观地反映出整个评估过程的透明度和全面性,又可以真正保障贫困群众在脱贫成效评价中的参与度和话语权。

  总之,形式主义不仅造成了精准扶贫资源的巨大浪费,而且也引发了精准扶贫实践中的“多米诺效应”,即识别偏差、帮扶偏差和评估偏差,最终导致“数字脱贫”和“虚假脱贫”。可以说,形式主义已经成为精准扶贫顺利推进的最大障碍。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形式主义害死人。”习近平同志也强调:“形式主义空耗资源,折损公信力。不办实事,老百姓的信任感就会降低。”精准扶贫是民生工程,更是民心工程。“凡益之道,与时偕行。”要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就必须从根本上彻底切除形式主义这个“毒瘤”,以全新的精神状态和奋斗姿态投入到精准扶贫工作之中。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课题:“贫困退出考核评估的统计测度研究”(17ZDA094)阶段性成果)

  (作者分别系江西财经大学财税与公共管理学院首席教授、博士生,联系电话:13870900478)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志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