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拾贝:中国社会学概念体系的历史资源

2018-04-03 09:41 来源:《社会学评论》(京) 作者:景天魁

  内容提要:

  如何证明群学就是中国古已有之的社会学?一个学科,其存在与否的主要根据,是看它是否形成一套有解释力的概念。概念和概念体系是一个学科之为学科的最终根据。概念存在和绵延的形式也就是群学存在和绵延的形式。因此,列出本土的基本概念和概念体系,既可证明中国社会学在历史上的存在性,也是证明其绵延性的重要根据。本文从浩瀚史海中,捡拾了34个概念。其中,4个基础性概念是群、伦、仁、中庸,它们分别体现了中国社会学的4个基本特质:人本性、整合性、贯通性、致用性。本文采用“修齐治平”的层次框架,将30个基本概念划分为两个范畴,一个是合群和能群,其中包含修身和齐家两个层次;一个是善群和乐群,其中包含治国和平天下两个层次。从而构成了具有复杂层次结构的中国社会学(群学)的概念体系。

  How to prove the very existence of Chinese Indigenous Sociology as Groupology (Qunxue) since ancient times? A discipline,upon its establishment,is founded by a set of concepts with their explanatory power.Basic concepts and conceptual framework are cornerstones and arch in the architecture of the discipline.To examine the existence and the continuity of concepts is to examine the existence and the continuity of discipline of Chinese Indigenous Sociology.Therefore,this paper enumerates the basic concepts and illustrates the conceptual framework of Groupology.On one hand,it validates the existence of Chinese Indigenous Sociology dated back to ancient China; on the other hand,it vindicates the originality and continuity of the discipline.This paper picks up 34 basic concepts from the vast literatures in Chinese.Among them,Group,Ethic,Benevolence,and Moderation are 4 essentials.These four essential concepts reflects the four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Sociology respectively:humanistic,conformability,coherent,and practical.Based on the Confucius “cultivate-regulate-govern-harmonize” framework,30 basic concepts could be categorized into two domains.One domain focuses on tend-to-group and able-to-group,concerning two levels of questions respectively,to cultivate one's moral character and to regulate one's family.Another domain focuses on good-at-group and happy-for-group,concerning another two levels of issues respectively,to govern the state and to harmonize the world.Thus

  关 键 词:

  群学/基础性概念/基本概念/概念体系/Groupology (Qunxue)/Essential Concepts/Basic Concepts/Conceptual Framework

  一、中国社会学起源问题的根本性

  自2014年3月我在南开大学、武汉科技大学连续两次论述作为中国社会学根本问题的古今中西问题以后,2015年又在《中国社会科学评价》杂志发表《中国社会学源流辨》一文,在南京社会科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的讨论会上论证“中国本来就有社会学”,同年底在山东大学召开的第十四届中国社会思想史年会上,提出中国社会思想史的主轴应该是中国社会学的起源和发展史的观点,这一观点在《江南大学学报》以专访《文化自觉与中国社会学研究》的形式发表。以上种种努力,无非是想探索中国社会学的本土起源。

  但是,中国古代是否就有社会学,亦即中国社会学的起源问题,是一个不可不辩也是难以辩明的问题。因为这个百年来压在中国社会学头上的问题,确实具有根本性。

  一方面,如果否认中国社会学有自己本土的起源,继续承认社会学对中国来说完全是“舶来品”,默认中国几千年来只有“社会思想”,根本没有称得上“社会学”的东西,那就无法面对中国确有叫做“群学”的学问,无法解释“群学”与“社会学”确有相似内容的事实。实际上,即使在西方社会学传入中国并且一路高歌猛进以来,“群学”虽然被冷落,却并没有完全被取代,更没有绝迹。“群学”顽强地扎根于中国土壤中,稍有机会,就崭露峥嵘。近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科研处的一个内部通讯,特意冠以“群学”之名;早前,我国台湾的一本社会学文集就名为“群学争鸣:台湾社会学发展史”,明白地认同群学就是社会学。这一类做法在中华学术圈内并不罕见。这实际上是承认中国社会学有自己的本土起源,群学就是中国形式、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社会学”。

  另一方面,承认群学就是“社会学”,似乎不难,但其连带的效应却非同小可。群学是战国末期的荀子创立的,比孔德创立社会学要早2000多年,对于中国社会学竟然会比西方社会学早出现这么多年这一点,人们感到诧异,特别是在几百年来西方中心主义强力影响下,早已习惯于承认中国学术落后,难以理直气壮地接受和承认中国社会学早有本土的起源这样的事实。

  那么,如何才能消除以上两个方面的疑虑呢?的确,“群学”在其历史形态上,确有不同于或者不如19世纪诞生的西方社会学的地方,与现在人们了解的现代西方社会学更有明显的区别。如果按照西方的“学科”标准,群学在“学科性”上容易遭到质疑。那么,如何证明群学就是中国古已有之的社会学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