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创新,社区拈起绣花针

2018-04-03 00:0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贺林平

  核心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两会期间强调,要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把基层治理同基层党建结合起来,拓展外来人口参与社会治理途径和方式,加快形成社会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

  广州越秀区培育居民自治,发动社会参与,建设家庭综合服务中心,针对不同需求,提供个性化服务,同时推进社会组织等级评估,规范自治组织议事制度,力争今年底一半的街道建成街道协商议事平台,进一步激发基层社区活力。

  经济困难,自己带孩子,低保户姚晓凤(化名)以前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团糟。

  而现在,她已经从“要人帮”,转变为现在的“我帮人”,成为了广州越秀区梅花村街道的一名社区志愿者。

  社区是城市的毛细血管,居民的一件件烦心事考验着社会治理的绣花功夫。广州越秀区正在探索的路上……

  入户调查

  量身帮扶很贴心

  80岁的潘阿婆独居广州越秀共和社区,这两天要去医院检查身体,苦于腿脚不灵便。正在发愁,同住梅花村街道相邻社区的姚晓凤,就带着上六年级的儿子小朱来帮忙了。母子俩一左一右,搀着潘阿婆下楼、过街,一路像伺候亲妈一样,还不停讲八卦见闻,逗得老人家咯咯笑。

  很难想象,就在短短几年前,姚晓凤还是个领着低保,被生活压力折腾得焦头烂额的单亲妈妈。专业社工组织思媛社工服务中心的进驻,改变了母子二人的生活。

  那是2012年,梅花村街道在市、区部署下设立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社会组织,承接那些非基本的社区服务。在入户调查时,面对来访的思媛社工,姚晓凤大倒苦水:“经济困难,自己打零工,常常忙到无暇管家;刚上小学的儿子也不省心,性格孤僻,不好好做作业,说两句就炸毛……”

  “我们在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开设了‘430课堂’。您作为低保户,属于我们要服务的困难群体,可以每天放学后把孩子接过来,由我们的专业社工或大学生志愿者辅导他做作业。您放心,免费的。”

  “有这样的好事?”姚晓凤眼前一亮。随着接触的深入,她慢慢感受到,好事远不止这一桩——社工为她家设计了个案帮扶方案。在社工的指导下,她改变了和儿子沟通的方式,儿子渐渐愿意听她说话了;母子俩定期参加中心的亲子活动,合作完成社工交代的一个个小任务,增进彼此的感情;儿子也在“430课堂”的学习中变得越来越开朗、阳光;经社工牵线,他们还和街道中其他的单亲妈妈家庭组成互助团体,抱团取暖,有时她晚上出去干活,儿子就先由另一位妈妈帮忙照看一下……

  润物细无声,几年间这对母子的状态明显改观。2015年春节前,有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求助,希望中心能帮忙打扫一下卫生。姚晓凤主动报名当志愿者,儿子也跟过去帮着扫地打水递抹布。昔日的“受助者”角色升级,变成了“助人者”。

  这样暖心的故事,每天都在梅花村街道上演。失独母亲杨文嬉,曾因不堪痛苦,一度搬离了这个伤心地。在社工的介入下,她不仅不再封闭自我,重新振作,还担任“梅花佳乐互助队”的队长,帮助很多失独家庭走出伤痛。这些年,杨文嬉成了街坊人人爱戴的热心大姐,先后被授予“广州好人”“市三八红旗手”“广东省最美志愿者”等荣誉称号。

  需求不一

  综合服务慰人心

  在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上,广州市的经验探索引人关注。特别是作为行政中心区的越秀,地域面积小、人口多,机关单位、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也多,随着社会转型,群众需求越发呈现多样化,社区管理服务难度越发凸显。面对这种特大城市基层治理面临的新挑战,越秀区以创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为抓手,开展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通过培育居民自治、发展社会组织、发动社会参与,着力解决居民需求和社区公共问题。

  探索引入社会组织,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继而全面铺开建设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就是回应群众多样化需求的创新之举。去年,由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发布的《2017年广东省公众福利态度调查报告》显示,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二孩”全面放开政策的落实,群众对照顾老人和养育子女方面的需求越来越突出,而这些,恰恰就是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主要功能之一。

  按规定,家庭综合服务中心采取“政府出资购买、社会组织承办、全程跟踪评估”的方式,为社区居民提供涵盖家庭服务、长者服务、青少年服务、残障康复、社区矫正等多个领域的服务。“街道、居委会主要承担基本的公共服务,除此以外,很多伴随社会转型而来的非基本公共服务,都可以由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工组织来承接。”越秀区民政局工作人员介绍。

  在一丛新旧居民楼包围下,梅花村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曲径通幽地窝在一栋低矮老楼里,虽然难找,大门上“梅花人家”的名字却格外温馨。记者看到,两层600平方米,除一间办公室外,其他空间都设计成了个案辅导室、舞蹈室、音乐治疗室、健身康复室、图书室等多元功能的服务场所。“20个专业社工进驻这里,提供长者日托、青少年矫正、残障康复等日常服务,还针对单亲、失独等特殊家庭开展特色服务项目,培养起一支500—600人的志愿者队伍。”承接管理这个中心的思媛社工组织总干事陈小莲介绍。

  中心一楼的爱心小超市取名“媛心阁”,摆放着周边爱心单位、居民捐赠的衣物、日用品。“通过这个平台,汇聚社会的爱心资源,营造和谐关爱的氛围。商品售出后所得款项,用于满足困难居民的‘微心愿’。与此同时,超市还是个就业训练平台——管理这里的阿亮是名残障人士,原先没有劳动能力,只能在家靠父母养。来这里半年,通过我们手把手的指导训练,已经可以胜任卖货的工作。”中心主任、社会工作师汤倩雯告诉记者,下一步准备到外面寻找一些合适的工作岗位,推荐阿亮去就业。

  像这样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广州目前已做到了188个街道全覆盖。就拿越秀来说,共有13个社会组织承接了全区22个街道的家庭综合服务,财政累计投入1.5亿元用于购买服务;此外还有574家登记在册的社会组织“小伙伴”,在各自的领域开展服务,协助党委政府共筑群众美好生活。实践证明,“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在深入服务居民需求、提升居民幸福感、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扩大参与

  共治共享都尽心

  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加快形成社会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应该怎么干?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加强社区治理。发挥好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作用。促进社会组织、专业社会工作、志愿服务健康发展……应该怎么落实?

  对此,广州市越秀区委书记王焕清深有感触,“把越秀区建设成为广州‘中央文化商务区、创新发展先行区、品质城市示范区’,社会治理创新是重要抓手。”他提出,推动全区社会治理工作上新水平,凝聚社会合力,加强社会共治,让群众共享社会治理成果、共享平安创建成果。

  下一步,越秀将在继续培育扶持社会组织和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区治理模式上更多着力。在培育社会组织上,一方面继续擦亮“创益越秀”公益创投品牌,分类管理、差别化扶持初创型、发展型和成熟型三类社会组织,扩大社会组织公益创投受惠面;另一方面,推进社会组织等级评估,建立决策、执行、监督机构,逐步形成合理分工、互相监督、有效制衡的内部法人治理结构。

  越秀还将进一步扩大社会参与,通过开展“民生微心愿”项目,收集居民多样化需求,搭建社会参与新平台,从而更好解决社区问题,满足居民生活新期盼。

  同时,探索喜闻乐见的社区协商方式,充分发挥社区能人、党员的积极作用,探索建立社区各类自治组织,制定管理规约和议事规则,使之成为居民群众的行为规范和行动指南,健全适应老城区老街坊的议事规则、议事制度。

  越秀力争到2018年底,50%的街道建成街道协商议事平台,100%的社区建成社区居民议事厅,每条街道打造2—3个社区居民议事厅示范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