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松 贺光烨 吴赛尔:走出定量社会学双重危机

2018-04-04 11: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  作者:陈云松 贺光烨 吴赛尔

 

  作者简介:陈云松,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南京 210023;贺光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助理研究员,南京 210023;吴赛尔,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经济学系研究生

  内容提要:定量社会学研究已不再满足于数据描述和限于浅表的关联分析,而是开始真正承担起解释、预测社会实质的学科使命。近十年来,我国定量社会学发展迅速,但也遭遇了双重危机——基于内生性问题的因果逻辑危机和基于时空问题的理论视野危机。双重危机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目前定量研究的四“多”四“难”:多基于截面数据,难以进行因果推断;多囿于个体层面,难以进行宏观检验;多忽视濡染机制,难以进行空间分析;多限于当代调查,难以进行大历史研究。走出双重危机有五个途径,即追踪时间差异、培育实验思维、关注濡染机制、构建宏观测量和再建理论思维。定量社会学研究新范式可以在四个方面实现新的突破,即研究论据复合化、检验方法复制化、呈现方式精炼化、研究目标科学化。

  关 键 词:定量研究/定量社会学/量化分析/因果分析/时空分析

  定量社会学,即以数据为基础,以统计方法为手段对社会结构、过程和现象等进行证实或证伪的社会科学。定量社会学自发轫以来,以其数据的代表性、模型的规范性和统计规律的客观性,在很短时间里就激荡起巨大的学科回馈,并迅速积累起蒸蒸日上的学术声望与地位。尽管人类社会现象较之物理、生物等自然科学现象远为复杂多元,尽管量化方法和其他任何一种研究方法一样具有自身的局限性,但以数据方式对人类社会的实质进行观测、描述与解析,是对人文社科领域研究传统的思辨模式和个案模式的重要补充,更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时代革命。毫无疑问,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国,无论是经济学、社会学还是政治学,甚至历史学,定量研究的思维和应用,已经成为当代人文社科最具活力、最有潜力和最有利于形成公共学术智业的前沿。

  从定量社会学的发展来看,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基于社会调查问卷数据,使用经典的线性或非线性计量模型(诸如OLS、Logit、多元或序次Logit等)进行变量关联的参数估算,一直是占据主导的研究手段。由于这些经典模型既简约、规范,又能通过多元变量的控制模式充分考量复杂多元的人类社会现象,它们迄今仍是社会学期刊、著作等主流学术阵地中最常见的分析武器。不过,随着社会学家数据搜集渠道和研究视野的不断拓展,以及发展与使用高级模型能力的快速提升,定量研究者已不再满足于早期的数据描述和限于浅表的关联分析,而是逐步开始承担起解释社会和预测社会的学科使命。

  定量社会学研究者对于该使命应具有一种当仁不让的勇气与担当,这是因为,在传统思辨研究和个案分析占据主导的社会学草创时代,人类对社会现象和过程的理解,往往依赖于少数社会学家特别是理论家、田野工作者的直觉和体悟。而在今天,随着理论空间的进一步逼仄,传统理论研究者深陷概念的同义反复陷阱,面临把理论研究或降格为理论史钩沉、或引向本学科无力驾驭的哲、史、艺术等学科边缘的局面;而扎根于社会个案的质性研究者,自始至终受制于个案局限的解释无力感。定量社会学则可以起步、受益并深深根植于社会学传统的理论和质性研究,合理地运用数据和统计规律来真正实现社会学人解释过去、预判未来的学科使命。

  对于中国社会学家而言,要真正承担这一使命,靠的不仅仅是一代社会学人在方法视野上的移形换步和少数极优秀学者能攀登到的学术高峰,更应该是整个学科阵营在理论视野、田野精神、科学素养和分析工具的全面现代化。对于定量学者而言,这首先要求定量分析必须达成积累、形成脉络、养成与国际学界对话的自信与视域。幸运的是,中国定量社会学研究的后发优势,使得我们并没有落在这一时代使命之后。以《社会学研究》为例,其创刊30年来,量化研究保持了相当的强势,有研究认为,在改革开放后重建中国社会学的第一个十年,定量研究就已占《社会学研究》同期论文总量的23.8%。在经过第二个十年的盘整和微调之后,定量研究在第三个十年迅速攀升至26.5%,这一比例,虽仍不及国际顶级期刊,但若考量述评、书评类文章的份额,量化论文的比例实际还会更高。①据笔者统计,1995年,定量研究文章比例为29.8%,2005年有所下降,为19.7%,2012年以后稳定在35%以上,2016年该比例更攀升至41.9%(见图1)。更重要的是,大数据研究表明,量化分析领域的杰出华人代表,其全球知名度已经可以和当代国际社会学诸多大家并驾齐驱。②这一系列事实,充分体现了立足中国数据、发微中国国情的定量社会学研究,不仅已经具备了与国际顶尖同行对话的格局、高度和底气,更率先走在了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社会学研究的最前列。

  图1 《社会学研究》的定量研究比例和趋势线(1986-2016)

  更为可喜的是,近十年来,中国定量社会学的方法进步令人瞩目。特别是,探索多元融合的定性定量混合研究方法,致力于解决估算偏误问题的工具变量、固定效应、倾向值匹配等分析手段,以及以大数据、仿真建模、量化历史为代表的新领域和新路径不断涌现。③这使得中国定量社会学研究,已经从20世纪80年代的学步、90年代的追赶,在21世纪初转入与全球社会学研究前沿进行对话的历史新阶段。不过,恰恰因为定量方法的方兴未艾,在这个重要历史关隘,对我国定量社会学尤其是方法发展近十年的重要过程特别是方法危机进行回顾、反思和梳理,对加深定量研究历史使命和目标的理解将有裨益。较之欧美等西方社会,中国社会身处改革、转型的洪流,在诸多维度上具有更为多元、复杂和微妙的结构过程特征,更需要社会学研究者在扎实和富有想象力的理论思维之上,发微统计原理,精通科学手段,直面学术瓶颈,走出研究危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志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