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神圣”何以取代“民主科学”

2018-05-07 17:01 来源: 作者:

  ■付长珍

  从“劳工神圣”到“劳动光荣”,劳动观念的变迁承载着时代的精神风向和价值坐标。在中国现代性历史语境中,劳动观念如何在同其他观念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占支配地位且广泛流行的社会观念?

  “把瓦釜的声音表现出来”

  中国社会现代劳动观念的觉醒,大致可以“劳工神圣”口号的提出为标志。

  1918年11月16日,在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民众大会上,蔡元培发表关于“劳工神圣”的演讲。他说:“此后的世界,全是劳工的世界……我说的劳工,不但是金工、木工等等,凡是用自己的劳力作成有益他人的事业,不管他用的是体力、是脑力,都是劳工。所以,农是种植的工,商是转运的工,学校职员、著述家、发明家是教育的工,我们都是劳工。”

  “劳工神圣”的口号一经提出,便得到知识界和劳动界的积极响应。1919年3月,当时还在北京大学读书的邓中夏发起平民教育讲演团,深入工人群体和农村进行演讲。李大钊还进一步鼓励青年知识分子要在农村“安身立命”,认为青年应该一边劳动、一边去做“开发农村,改善农民生活的事业”。

  文学是时代思想的先声。“劳工神圣”口号的提出,在文学界产生了巨大反响。文学上的变革,进一步激发劳工群众的觉醒。上世纪30年代,左翼作家联盟的作品无不关注大众生活,像茅盾的 《子夜》《林家铺子》《春蚕》,蒋光慈的《咆哮了的土地》等。此外,一批大众文学刊物应运而生,像《大众文艺》《拓荒者》《文学导报》《北斗》等。

  值得一提的是,刘半农等人用新诗来反映底层群众的生活,掀起了一股“新悯农诗”的风潮。刘半农被誉为五四时期的贫民诗人,其作品大多以底层“小人物”为创作对象。正如他自己所言,要尽力“把数千年来受尽侮辱与蔑视,打在地狱底里而没有呻吟的机会的瓦釜的声音表现出一部分来”。这些文学作品在激活劳动者的情感、推动劳动观念的传播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时代作用。

  具有实际的民主启蒙价值

  这一时期劳动观念的兴起和传播,带有明显的思想启蒙意味。新文化运动高举“民主”与“科学”大旗,反对封建专制与迷信;提倡白话文与新文学,以文化叙事方式的革新推动新思想的传播; 以新道德代替旧道德,重建社会伦理观念与秩序。但“劳工神圣”的口号提出以后,很快就取代了“德先生”和“赛先生”,成为这场思想启蒙运动中最响亮的口号。

  “劳工神圣”何以能够迅速取代“民主”与“科学”,进而成为思想启蒙的新号角、新旗帜?这与当时所面临的国内、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分不开,同时也和当时一些主要知识分子的经历有关。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旅法华工的功绩、世界工人运动与国内工人运动的影响等,无不显示了劳工的巨大力量。同时,对劳工、劳动地位的推崇,还具有更为实际的民主启蒙价值。基于“劳工神圣”理念的广泛传播,民主思想的发育找到了现实的、有效的途径。

  不过,虽然蔡元培、李大钊等人都区分了劳动的分工,承认有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区别,但此时的劳动更多指向的是体力劳动。这甚至成了人们理解劳动时的一种普遍态度,直至今天仍对国人的劳动认知有着深刻影响。

  “劳动光荣”能否领航时代

  新中国成立后,“劳动光荣”的理念,逐步成长为整个国家制度体系和观念建构的主导力量。

  特别是,在劳动基础上建立起统一的身份认同。除了劳动分工和职业上的分殊,没有身份的贵贱之别。由于这种身份认同的统一,整个社会在行动上得以保持一致性,人际关系变得相对简单和谐。基于劳动关系的认同,有时甚至超越基于血缘关系的家庭成员之间的认同。人们对自身劳动力量的认可,最终转变成自立自强、艰苦奋斗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无限热情。

  随着改革开放大幕的拉开,各行各业的劳动热情再度被激发出来。此时的劳动观念,更多地与个体存在和利益诉求相联系,并与“自主、自由、自利”等观念融合。很多“白手起家”的成功故事成为世人称羡的传奇。但同时,相比于劳动本身,资本和财富更能获得社会青睐。这种价值观的歧义和多元,本身就蕴含着价值认同上的某些冲突。这些冲突,部分可以通过对话得以解决,但也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维系成本的增加。

  眼下的劳动问题,一方面是过去遗留问题的再现,另一方面也是发展了的劳动事实与原有观念的冲突。由此,如何搭建新的理念框架来理解当下的劳动问题本身就成了问题。具体来说就是,劳动在当代还能否承担起核心观念的使命?如果可以,我们需要对之进行怎样的再阐释?如果不可以,还有什么样的理念或观念可以成为领航时代精神的一面旗帜?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本文摘编自“第三届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论坛”论文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