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丼村的“珍珠”

紫云随笔

2018-05-14 00:0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王必胜

  此刻,初夏的阳光映照在一个绿色的山坳里,四周喀斯特地貌高低不一、形状各异的峰脊,勾勒出这片山区的基本轮廓:一条时隐时现的小河,一片植被葱郁的平坝上田畴阡陌,错落杂陈的农家楼房,星星点点掩映在绿地山坡,间或夹有苗家旧式屋场,构成了这个民族村寨的大致环境。

  进得村头,看见一个大牌子:格丼村。这个“丼”字令来访者好奇、不解,村主任说这个字是苗语,从会意上看,是在井里扔了一块石头,旁边有人插话,是往井里放了一粒珍珠,岂不更好?是啊,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一个偏僻封闭的山地,经过几年的精准扶贫,已经大为改观,发展势头向好,土块石头要变珍珠宝贝,值得期待。

  这里是贵州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格凸河镇的格丼村。

  想象中的苗乡,多是隐居在深山僻壤中。贵州西南一带的麻山地区是苗族集中地,他们世代“喜于深林僻野结屋以居”,房屋为“杈杈房”,即用木板或篱笆围圈,结构简单,易于搬行,落后的自然条件使发展滞后。

  造访这里,是想见识一下作为全国精准扶贫难度较大的黔西南地区扶贫工作的新变化。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考察扶贫工作时提出,要“科学谋划好‘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在这一战略思想的指引下,作为全国扶贫工程重点地区的贵州,扶贫工作精准化、科学化上了新台阶。紫云,作为全国唯一的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地处滇桂黔石漠化集中连片的特困山区,也是苗族居住带的麻山腹地,脱贫致富的路充满艰辛,也有新收获,逐渐为外界所认识。

  眼前的格丼村,虽离县城约一个多小时车程,因临近著名的旅游景点格凸河风景名胜,在发展旅游方面有了心得,抓住产业扶贫龙头,拓展思路,政策对路,取得显著成效。从民居就可以看出,多是高层楼房,“白墙壁、灰线条、黄飘带、挂牛角”,坡形屋顶,青黛瓦片,结实宽敞,很见气势。村前田边,绿荫密匝,林果绕屋,观景大道上杂花生树,来往的摩托、小汽车,池塘中的鸭叫鹅欢,一派盎然生机。村容村貌是门面,像人一样是形象,也是气质。过去闭塞的穷山村旧貌换新颜,就有了不一样的精气神,于是,极贫困地区脱贫致富奔小康,步子欢实,足音铿锵。

  当然,这个变化对世代生活在贫困山乡的苗族兄弟,不啻艰难的过程。也许穷困、安闲、守成而懒散,“安贫乐道”,是某些穷山僻乡的人们的常态、习惯。破除陋习需要政策的指引,也需要文明的春风吹拂。可以想象,思想的转变是复杂艰难的,也是脱贫工作的重点。在村委会的楼前,看到标语牌子,有各类宣传内容,让村民们有了精神思想上的提升和行为规则上的约束。有一块牌子写道,扎实开展“行之顺心,住之安心,食之放心,娱之开心,购之称心,游之舒心”的“六心”行动,包括了现代生活的全部内容。脱贫致富,建立高标准,在起点就设高标,体现了主政者的现代意识。与村里干部们说起这个变化,他们无不感叹。一位从县里下派帮扶的干部认为,精准帮扶,思想认识很重要,主要是让年轻人带头,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起好榜样和表率作用。

  行走村中,在一户屋前,挂满果实的樱桃树吸引了大家,只见红黄相间的小小樱桃,惹人可人。樱桃好吃树难栽,哪里见过这么水灵灵的果实,这么大的母树?这时,几位女性客人捷足先登,伸手拨弄,男主人迎过来招呼大家说,吃吧,吃吧。主人姓伍,四十多岁,身材微胖,脸上黑里透红像是“高原红”。他家门面上嵌有“三宝农家旅馆”匾额,并注明“扶贫项目辅助建设”。有人就调侃地问,三宝,你可要发了,家有吉祥三宝不得了啊?他笑答,那是那是。上得二楼,有客房和卫生间,干净整洁的陈设,比照城市旅店的标间布置。问,这里客人多吗。答,多啊,有一间还是包租给长客呢!他指着锁上的另一间房子说,客人中也有你们北方来的啊!我们村离格凸河景点不远,再说,我们这儿苗寨,风光是自然美景,秋天有秋景看,夏天可避暑,且负氧离子含量高,气候好。他一一道来。下楼时,我们问他,你开旅店也是门学问,要不要借助互联网?当然啦!他笑了。村干部说,村里有多个家庭旅店,因为我们这名气慢慢大了,客人也多了起来。每年的生意虽然分淡旺季,可收入也都不少。村主任姓黄,也是苗族,平时除了村上的事外,他还种地。近来,精准扶贫,科学扶贫,发挥山乡特点种了药材和经济作物,他家种的是独角莲,三年可收获,因为技术要求较高,价格也贵,销路不错,但是产量不太稳定。

  一同来的县上领导吴晓敏说,科学技术是关键,特别是苗族兄弟,提高文化水平的需求很迫切。扶贫工作也对传统农业生产提出了新要求,文化扶贫,科学引领,这偏远的山乡苗寨,其发展刚刚上路。即便这样,种植和旅游两大块,使这里的收入打了翻身仗,贫困帽子摘掉,人的心气高了。问到收入情况,村主任没有明说,好像有些保留。我们说,是不是这样子的,每年一小步,三年一大步。从县里下来的驻村干部说,村子基本上脱贫,接受新事物、改善生活质量才是最大的收益和进步,过去破乱脏差的环境和不讲卫生的习惯得到改善。村干部点头,是啊。环境好是基础,才能将成绩保存下去,吸引更多的游客来。

  这是明智的选择。脱贫致富,建设美丽乡村,相辅相成。三年前,由政府出资修建了文化广场,大型浮雕《格凸怀古》,以仿古文化石作装饰,通过神话传说亚鲁王浮雕、苗族先民的牛角号浮雕等,用历史故事和史诗传奇表现麻山地区经典的苗族文化。有关先民的人文历史,通过乡规民俗、家风道德、邻里乡情等,得到生动的展现。特别是九年前,由年轻学者杨正江等人多年田野调查整理,发现的苗族先民史诗《亚鲁王》,再现了苗族英雄亚鲁王不朽传奇,成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高高的四根圆柱雕塑,分别表现了创世纪、战争、迁徙、拓疆等英雄的不凡创举。这个渐为传诵的苗族史诗,源自这一带的“东郎”口头传说。让英雄回到“故乡”,先民精神让后人敬仰,也为当下苗乡文化注入了厚重沉实的内容。

  离开格丼;又想起了这个特别的名字,想起了石头和珍珠的说法。这个远离尘嚣、山清水秀的苗乡,如同一块璞玉,乘着新时代乡村振兴、脱贫致富的东风,政策指引,带头人努力,思想到位,措施得力,格丼的明天,将成为一颗亮丽明珠,收获更多美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