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社会亟需“文质彬彬”

2018-05-15 10:25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单纯强调内在的“质”而忽视外在的“文”,毁灭的不仅只是文明的形式,文明的内容也必将变质,最终的结果则是文明的整体消失和野蛮的复归重现。

  一天,孔子去看望子桑伯子。想不到不但孔子的学生不解,子桑伯子的学生也不高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子桑伯子崇尚自然,藐视礼法文饰,经常“去衣裸裎”。这次见孔子的时候也是“不衣冠而处”,衣冠不整就接见了孔子这位尊贵的客人。这对强调礼仪的孔门弟子来说,当然难以接受。孔子走后,子桑伯子的学生居然也非常“不悦”,生气地对老师说:“何为见孔子乎?”老师您怎么能够接见孔子这样的人呢?

  面对学生们的不解愤怒,孔子回答说,子桑伯子这个人“质美而无文”,他的本质是美好的,只是缺乏文饰而已。“吾欲说而文之”,我之所以要去看他,就是想说服他也要注重文饰。子桑伯子则回答说:“其质美而文繁,吾欲说而去其文”,孔子这人本质上是美好的,却过于注重文饰了,我之所以愿意接见他,就是想劝说他去掉文饰。

  西汉刘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文质彬彬”,但是,熟知非真知,我们却未必能够完全理解其真义。

  在孔子看来,“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人的美好的内在本质应该具有相应美好的外在形式。本质与形式之间应该相得益彰,相辅相成。如果“质胜文”,只有美好的内在本质而没有相应美好的外在形式,就是一个粗鄙野蛮的“野人”;反之,徒有美的形式而无美的本质,则是一个虚伪的人。这样的思想要求我们在情感的表达、社会的交往等方面都具有并遵从一定的恰当的形式法度,而不是“直抒胸臆”、无所顾忌。如在社会生活中,许多人追求“真诚”,在公众场合的爱意行为往往让人尴尬,原因正在于当事人不明此理。爱情本身是美好、高贵和纯洁的,但将之表现出来的时候,其形式也应该文雅高贵。否则必将导致原本美好的情意表达予人欲望发泄的印象,不但难以得到他人的认同祝福,相反可能成为嫌恶唾弃的对象。 

  历史悠久的古老中国一贯重视文质兼重的文明教养,被世界尊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邦”。《诗经·彼都人士》生动地描述了西周时期京城人们不仅有着高贵的品质,同时在衣、冠、冠饰、衣带等方面也有着“狐裘黄黄”、“台笠缁撮”、“充耳琇实”、“垂带而厉”的优雅文饰,有着“其容不改,出言有章”的端凝风度和秀美仪容。“我不见兮,我心苑结”,其优雅高贵的文饰品质令人无尽向往怀念,连圣人孔子都情不自禁地发出“郁郁乎文哉”的感叹,进而表示“吾从周”的誓愿,表示要继承发扬周公所开创的礼乐文明。

  在现代思想的影响下,这一本来伟大高贵的文明理想及其丰富成果在许多人眼里却成了束缚、压抑“人性”的“繁文缛节”和“封建枷锁”,进而出于对所谓尊重、解放“人性”的追求,要求彻底抛弃它们。易言之,要求去掉所有的“文”而单纯强调“质”。须知,一旦去除了这些看似繁琐、多余的文饰和“枷锁”,获得解放、自由的“人性”必将堕落成赤裸裸的兽性,人的行为也必将堕落成肆无忌惮的兽行,人类社会也必将堕落成品质低下的动物乐园。今天,我们面临的正是这一危险局面,因此,强调“文质彬彬”实乃当务之急。

  粗鲁不是豪爽,文雅不是虚伪。单纯强调内在的“质”而忽视外在的“文”,毁灭的不仅只是文明的形式,文明的内容也必将变质,最终的结果则是文明的整体消失和野蛮的复归重现。

  (作者为哲学博士、贵州师范大学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