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当代问题的利器

2018-06-30 09:2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大卫·范森范思特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特殊的时间节点为人们重新审视马克思的思想遗产及其在当代世界的重要影响提供了宝贵契机。

  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全球工业生产主要集中于英格兰地区,资本主义在当地的率先出现极大地改变了此前的农业经济。此后,随着帝国主义的逐渐扩张,北美、印度等地区出现了殖民化。在欧洲大陆,全球商业体系的建立则带来了推翻封建制度的变革性力量。有人说,马克思的著作专注于欧洲资本主义建立初期,因此对欧洲以外地区相关性较低。这样的说法显然不正确。无论是在19世纪,还是在21世纪的今天,马克思的思想都有助于人们把握时代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问题,以及它们对个人生活的影响。

  马克思十分关注人类生活状况所发生的不可逆改变。这意味着详细考察人类社会不断演进的历程,分析生产是如何发生的(包括技术的使用情况,马克思称之为生产力问题),阐释生产力如何作用于生产关系以及如何受生产关系的反作用。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有助于学者探究收入和财富创造的经济维度与政治维度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及其内在冲突。两者间相互依赖关系的平衡程度以及其内在冲突的剧烈程度,决定了整个体系是否稳定。因为采取了这样的方法论,马克思主义能够帮助人们把握南方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历史与文化特性,及其与北方国家(发达国家)的关系。进一步看,马克思的著作有助于批判性地把握资本主义体系在不同地区如何发展;有助于揭示南方国家内部出现的分化,以及在21世纪南方国家同帝国主义国家的关系。

  同时,马克思详细分析了资本主义带来的无限度的商品化问题,及其对人际关系、社会和环境的负面影响。这些负面影响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国家财富被认为等同于国民买卖的商品。这种模式带来的环境成本已经很明显。在地区层面,它表现为空气质量下降;在全球层面,则是全球变暖问题。

  在当今世界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内部,因为非商品化的社会空间被压缩到了最小,种种困境开始出现。人们看到,就连个人隐私也被视为可以买卖的“商品”。这一点在脸谱等公司最近的丑闻中尽显无遗——个人数据被广泛搜集,进而转化为商业应用以获取利益。马克思关于商品化问题的分析有助于人们理解类似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革新让资本家获得了将许多此前无法商品化的东西纳入资本主义生产体系的能力。

  马克思关于异化的理论有助于分析为何右翼民粹主义如今会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兴起。这些社会运动抗拒传统政治精英,无论精英持怎样的政策倾向。从深层次看,政治人物长期以来对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的拥抱,以及社会财富不断趋向集中(这表明工人阶级所创造的价值进一步被挪用),削弱了进步主义者的联盟,导致工人阶级失去了诸多在二战后赢得的保护网和社会福利。

  在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生活面临的脆弱性,以及他们生活受制于债务的风险,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充分显现。资本主义国家应对危机时采取的措施是保护甚至奖励金融资本,而工薪阶层蒙受的损失却被忽视了。这也是为什么人们说,主流大众被忽视了,华尔街却得到了保护。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同程度地支持新自由主义政策议程,其结果则是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这股力量妖魔化移民,其最终拿出的政策却是有利于富人,进一步打破剩余的社会保护网,而且损害生态利益。

  中国却完全是另外一幅图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是现在支配过去”。从这个视角出发,可以更好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对全体中国共产党员做出的要求——始终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始终为人民利益和幸福而努力工作。正是通过不断对《共产党宣言》、对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思考与运用,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今天才能不断推动国家发展取得进步。

 

  (作者为美国韦恩州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人民日报记者胡泽曦采访整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