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社会学的历史想象力

2018-07-25 09: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剑

  在《社会学的想象力》一书中,赖特·米尔斯曾铁口直断:“任何一门社会科学——或任何一项深思熟虑的社会研究——都需要一种历史范围的构想与充分利用历史资料。”与此相对,“宏大理论”和“抽象经验主义”或是“幼稚”地处理社会现实,或以抽象繁复的类型概念强加于现实。二者共同之处在于忽视人类社会生活行动的具体背景,即所谓“反历史主义”。米尔斯陈说多年后,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欧美国家的社会科学领域,反历史主义不仅未销声匿迹,反而以全新的形式蓬勃生长。如何将中国社会学的发展带回历史、社会与文化的视野中,回到社会学本身?回答这一关切的入口是一门特殊的学科——历史社会学。

  “历史性”复归社会学

  人在时间与空间中行动,故其活动必然是“历史性”的过程——过去是现在与未来的基础。因此,直面人类生活诸般现象的社会探究不可回避对历史的思考,应以之为当下选择的烛照,或据之深掘普遍性的理论命题。那些被供奉于现代社会科学万神殿的思想者,马克思、韦伯、托克维尔……历史的、哲学的乃至自然的思虑皆混融于他们的精神成就中。然而,自19世纪末以来,现代学科建制已将历史经验分割于各学科的小天地:历史学被强行地排入人文学科的序列,限于呈现历经时间流逝的人类活动故事;社会学则转向种种现实议程,以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为己任。历史性的历史学与无历史性的社会学逐渐走向分化。在历史学与社会学漫长的纠结中,仍有许多学者试图融合历史探究与社会分析、理论观照与历史资料,抵抗普遍性抽象理论构建和日渐琐屑的经验研究。这种努力与传统史学的自我突破相映成趣,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终于激汇出巴林顿·摩尔、艾森斯塔特、佩里·安德森、沃勒斯坦、查尔斯·蒂利、斯考切波等人群星璀璨的局面,开拓出名为“历史社会学”的学术新场域。

  历史社会学力图秉承社会科学奠基者的传统,坚守社会科学的历史意识。在丹尼斯·史密斯看来,历史社会学就是对过去的研究,旨在探寻社会是如何运作和变迁的。拉克曼则认为社会学的本源就是历史性议题的研究,其核心是对历史大转型的关怀。

  历史社会学还洋溢着跨学科的豪情。历史社会学研究的主体及其成果似乎从来就无视所谓学科的分界。例如,查尔斯·蒂利、西德尼·塔罗游走于政治学与社会学之间;裴宜理出身于政治学,凭借对中国革命史的个案研究誉满学界。所谓专业界限、学科区分在一些历史社会学家看来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人为设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