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与后现代之别

2018-07-25 09: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成伯清

  现代派和后现代派,在作风上的一个根本区别就在于:现代派大凡有破坏,必是为重建,排斥也是为替代,横竖他们有所主张,而且根据自己所坚持的去矫正别人;后现代派则满足于拆解,毁灭旧的,并不是为了建构新的,他们宁可将砸落的碎片,留给读者自己去把玩。

  拒绝提供另外一种终极的答案,是后现代派的座右铭。他们经常在玩腻了拆散、解构的游戏以后,扬长而去,抛下茫然不知所措的读者。

  不过,后现代派的这份用心,颇为值得赞赏:提供答案,规定应该与不该如何,难免要犯现代派的错误:一种旨在限制或控制别人思想和行动的恐怖主义。

  习惯在字里行间寻找微言大义的读者,对于这种作风可能非常不习惯,因为后现代派的做法,实际上是擢升了读者而罢黜了作者。原先读者读书,是为了寻找作者提供的可资借鉴的观点,而如今则是作者在炫耀了一番自己的技巧之后,顺带连自己也消解了,迫使读者去创造出答案。

  尼采曾说,要读他的书就要有好胃口。那还只是消化的问题,作者不免还有点居高临下的得意。现在后现代派作者,则是一步把读者送上了青天——但好像也不是人人都耐得住高处之寒。

  其实,后现代派的许多破坏工作,只是揭示了各种既定东西的偶成性(或者偶在性、偶然性,contingency)。既然并不必然如此,或者仅是呈现了其中的一种可能而已,那就还有其他的可能。而真正的后现代派,连其他的可能是什么,都三缄其口,怕重蹈覆辙。但大门已经打开,何去何从,端赖读者自己的选择乃至创造了。

  所以,现代派的最高格言可能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后现代派可能还要加上一句:“己之所欲,亦不可施于人。”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