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贫困患者就近看好病

2018-07-27 15:08 来源: 作者:

 

  村卫生室变靓了

  贫困地区特别是偏远地区医务人员仍缺乏,很多医生只能做简单诊疗

  青山脚下,有一栋灰瓦白墙小楼,远看像精致的小别墅,近看是村卫生室。这是地处大别山深处的安徽省金寨县古碑镇袁岭村卫生室。该卫生室建于2017年,建筑面积150平方米,设有诊断室、观察室、药房、治疗室、公共卫生室、心理健康咨询室,水电厕等基础功能齐全。卫生室配备3名执业村医,服务袁岭村3650位居民,其中大病、慢病贫困患者200余人。截至今年4月底,该卫生室已为全村600多位贫困人口签订家庭医生服务协议。

  袁岭村卫生室是安徽省贫困县按标准统一建设的村卫生室之一。安徽省健康脱贫办主任杨绪斌介绍,省政府已获得世界银行2.85亿美元贷款,并与国家开发银行安徽省分行签订400亿元开发性金融支持战略合作协议,加快推进贫困地区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机构标准化建设。目前,全省31个贫困县医院均达到二级标准(太和县为三级),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率达90%。

  为提升贫困地区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国家卫健委要求各地加快推进贫困地区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机构标准化建设,改善设施条件。例如,内蒙古自治区近两年安排6亿元用于贫困旗县医院在建工程、常规诊疗设备、信息化、急诊急救等能力建设;各级财政安排4.61亿元,建设6285所标准化村卫生室。贵州省投入资金新建了2732所深度贫困村卫生室,并给每个卫生室3万元财政补贴。宁夏回族自治区除了新建标准化村卫生室,还为9个贫困县(区)妇幼保健院计划生育中心配备1800万元的保健设备,以预防出生缺陷,保障母婴安全。

  “贫困地区群众看病的最大问题是医疗服务可及性差。”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震分析,偏远地区的群众患了大病,如果去大城市看病,光路费、住宿费等就得花很多钱,如果他们在镇卫生院、县医院就能看好病,能节约很多费用。目前,贫困地区基层医疗机构还存在设施落后、设备不足、药物缺乏等问题。各级政府投入资金建设标准化医疗机构,有利于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让贫困患者就近看好病。

  “贫困地区建设标准化医疗机构固然重要,但不能忽视医务人员。”中国药科大学医疗保障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路云认为,贫困地区特别是偏远地区医务人员仍缺乏,很多医生只能做简单诊疗。“有关部门应重视人才的培训和引进,打通基层医务人员的职业上升通道,并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和精神鼓励,让基层医务人员有体面的生活,工作有奔头。”

  国家卫健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将促进农村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培养、全科医生特岗计划等项目持续向贫困地区倾斜,鼓励这些医学毕业生去贫困地区工作。同时,完善基层医疗卫生人才聘用机制,建设优良的贫困地区医疗卫生人才队伍。例如,实施以县级医院为龙头、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县乡村一体化管理,推进最基层医务人员“镇聘村用”制度,将村医纳入乡镇卫生院管理,提高乡、村两级人员待遇水平,调动最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医护人员工作积极性。

  网络问诊更精准

  通过专科医疗联盟、远程会诊等形式,提高贫困地区特别是深度贫困地区专科专病诊疗能力

  “你听到了吗?我的孩子不是神经病!”四川省通江县两河口镇白玉村的贫困户税某通过网络听到省人民医院专家的诊断,忍不住失声痛哭。

  税某的儿子10岁时发生抽搐倒地后四肢痉挛、口吐白沫。当地医生诊断为癫痫,笼统归为精神病。税某的儿子辍学后在当地精神病医院住院2年多。

  今年5月,村医在上门走访时发现了税某儿子的病症,通过“精准扶贫网络问诊通道”联系到远在成都的神经内科专家。专家除了给出治疗建议,还给村医和患者家属仔细讲解了癫痫与精神病的不同,让患者家属对癫痫有了客观认识,纠正了之前将癫痫当作精神病的错误认识。

  “精准扶贫网络问诊通道”是四川省人民医院为方便贫困地区群众问诊而建设的互联网问诊平台,今年5月正式开通。四川省人民医院远程医疗会诊中心主任周宏介绍,该通道首期将通江县两河口镇91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15名乡镇医生、14名村医纳入免费问诊人群。有需求的贫困患者可通过手机向省医院专家进行免费问诊(除国家规定的初诊外);如果不会使用智能手机,贫困患者还可通过乡村医生向省医院进行免费问诊。下一步,医院准备将精准扶贫网络问诊推广到通江、巴中、绵阳等地,为更多贫困户提供免费服务。

  目前,四川省因病致贫返贫占贫困人口的43.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贫困患者大多集中在山区和高原地区,交通不便、医疗卫生设施落后、医疗设备缺乏、医生诊治能力不强。为此,四川省发动全省496家医疗机构1934名人员对贫困区县的445家医疗机构开展“传帮带”,帮助建设专业科室。例如,今年1月,省骨科医院与甘孜州藏医院签订骨伤专科联盟协议,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给予帮扶,提升藏医院骨伤救治水平。

  从全国范围看,国家卫健委正逐步完善对口帮扶机制建设,变“输血”为“造血”,争取为贫困地区打造一支“留得下、带不走、真管用”的医疗服务队伍。同时,通过专科医疗联盟、远程会诊等形式,提高贫困地区特别是深度贫困地区专科专病诊疗能力。目前,已组织全国963家三级医院对所有贫困县1180家县级医院进行对口帮扶,近万名大医院专家、医生深入贫困地区,为当地贫困群众送去了优质的医疗服务。

  “让贫困地区的患者就近享受优质医疗服务是健康扶贫的重点。”路云认为,有关部门鼓励大医院对口帮扶贫困地区,能在短期内让贫困患者享受到优质的医疗资源。但健康扶贫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有关部门建立长期的对口帮扶机制,包括提高参与帮扶的医院和医务人员去基层帮扶、留在基层服务的积极性。

  健康教育是关键

  制定实施符合贫困地区需求的健康教育计划,针对重点人群、重点疾病、主要健康问题和健康危险因素开展健康教育

  “1两生肉煮熟后为35克,1两面粉做成的馒头蒸熟后为75克……”这是四川省人民医院营养科副主任医师邓波在给贫困区县的乡村和社区家庭医生讲解食品营养知识。

  这次营养学讲座全程在线进行。邓波坐在医院远程医疗会诊中心的会诊室里,对大屏幕进行讲解,屏幕前有一个摄像头,将讲座直播给不同区县的网络终端,大屏幕的左右两侧是正在听讲座的家庭医生实时画面。周宏介绍,这次讲座目的在于丰富贫困区县家庭医生的食品营养知识,以便能更好地为群众普及健康饮食知识,帮助形成健康的饮食习惯。

  袁自新是安徽省金寨县古碑镇袁岭村卫生室的村医,也是一名家庭医生,对贫困群众进行健康管理是他的一项重要工作。

  “我会定期走访签约的贫困户,为行动不便的人量体温、测血压和心电图。一旦发现他们有病了,及时进行治疗,如果不能治疗,马上转诊到镇医院或县医院。”袁自新说。

  近年来,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发挥家庭医生对贫困人口的防病、控病作用。安徽省给贫困户优先提供家庭医生签约,并建立电子健康档案和健康卡。家庭医生按照“疾病患者、高危人群和一般人群”对贫困人口实行分类健康干预,免费提供慢病管理、健康体检等服务。山西省家庭医生签约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17万人,以妇幼、老人、残疾人等特殊人群为重点开展健康服务和慢性病综合防控,同时加强高血压、糖尿病、结核病等慢病的规范管理服务。云南省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个人缴费由省、州市、县三级财政全额补贴,家庭医生团队根据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患病情况,重点加强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的规范化管理。

  “贫困地区慢病和传染病比较流行,主要原因是很多人养成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习惯,也不太注意公共卫生。”路云认为,在贫困地区,人们受教育程度总体不高,没有主动接受防病知识的途径,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和乡村医生来发挥作用。地方卫生部门可以开展多种形式的健康生活普及活动,鼓励村民和乡村医生参与。乡村医生平时与村民生活在一起,沟通方便,也能得到村民信任,在疾病预防、慢病管理等方面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今年7月,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全国健康扶贫三年攻坚工作会议上表示,将在年底前,对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应签尽签,做到签约一人、做实一人,重点加强高血压、糖尿病、结核病等慢病患者的规范化管理与服务,有条件的地区可以探索扩大慢病管理服务范围。未来,将制定实施符合贫困地区需求的健康教育计划,建立覆盖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的健康教育工作网络,针对重点人群、重点疾病、主要健康问题和健康危险因素开展健康教育,通过健康讲座等多种方式,普及健康知识。同时,结合健康城市、卫生县城(乡镇)、城乡环境卫生整洁行动等工作,努力改善影响健康的经济、社会、环境等因素,大力推进健康医院、学校、机关、社区(村)和家庭建设。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