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消费形式影响社会审美格局

2018-08-14 10: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罗晓东

  审美格局,在文艺学范畴中主要指涉某个领域中审美实践的总体性面貌。后马克思主义者詹姆逊认为审美格局是一种认知测绘地图,是能够赋予个体某种增强其在全球体系中位置意识的教育和政治文化。在他看来,不进行这样的社会测绘可能有碍于政治实践,就如同不进行空间测绘有害于城市发展一样,因此对审美格局的审视是任何社会主义政治规划的必要组成部分。参考和借鉴詹姆逊的这套学术修辞,将此概念应用于社会学中,主要指对社会整体的审美文化及其习性的一种理解。

  审美格局对社会学研究的借鉴意义与使用价值主要有三个方面:其一,格局一词可以体现总体性的内涵意义,因此对当前审美意识的讨论不能脱离社会整体;其二,相对于趋势、态势等词,格局一词表明一种静态与动态并存的关系,因此审美格局意味着对当前社会审美意识从量变到质变过程的重要观察;其三,格局可以更好地表现出本民族文化与世界体系之间的认知差异与关系,因此对审美格局的反思不仅关系个人如何定义自己的社会位置和所属集体,更关系本民族与全球文化格局的交互关系。

  中国社会的审美格局是根植于华夏美学的历史积淀之上的,而这本质上正是构建其民族意识和认同感的重要基础。如费孝通、吉登斯与安德森等人都强调,现代“国家”与“集体”的概念正日益脱离于地理性的理解,而走向对其文化性和边界性的强调。立足于全球化、信息化与个体化的发展趋势,中国当代的审美格局正在随着当代文化消费形式的转变而发生重要的变化。

  当前文化消费形式的历史性转变主要集中于四个方面。一是虚拟性,在互联网兴起之前的文化消费往往有赖于各式复杂的实体生产与纸媒,而文化消费的新形式则主要借助互联网以及移动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通过各大网络门户网站、直播平台以及更广泛的自媒体等便可以自由消费,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此前文化生产的时空关系和复杂模式。二是可预期性,通过各大门户网站和直播平台的大数据反馈及点击量,文化消费的接受度可以被更为清晰直观地呈现出来。这不仅促使详细比对不同文化产品之间的投入产出比并预测市场预期和受众偏好成为可能,同时也促进文化生产不断自我调整和再生产。三是互动性,不管是网络综艺还是“网红经济”“粉丝经济”,其本质正是借助可参与程度的体制化构建(如直播间的贡献排行榜、粉丝后援会),进而实现文化产品与受众之间的直接关联,并由此精确定位受众市场和商业化基础以及影响粉丝群体的主体意识。四是符号性,通过类似“暖男”“霸道总裁”“禁欲系”等符号体系的生产,文化消费的新形式不仅完全脱离实体的禁锢,实现了纯粹以形象视觉效果为价值的生产模式,同时还缔结了话语与权力的复杂关系,以讴歌和贩卖现代的生活方式,并用各种华丽的辞藻制造出更加充满积极性与适应性的想象空间,实现对生活形象的垄断。

  正是因为这些形式转变,文化消费正在从两个层面上对中国当代的审美格局产生决定性影响。一方面是在客观事实上,交流体系或社交网络基本上打破了时空距离的阻碍,实现了人们进行自由对话与回应的可能,这些现象在促使一种超越传统时空观的视角产生;另一方面是在情感价值上,以趣缘关系为主导的群体认同模式逐渐成为社会交往的主要形式,同时它还表现出社会在价值理念体系上的全球性的日益趋同。从客观事实到情感价值的这种变化,具体地表现出当代中国审美格局的转向过程,它并不是一个强制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浸染、整合的过程。由此观之,在消费全球文化工业中的价值体系和理念追求之时,更应高度注意这些价值理念到底由谁缔造、对谁有利。这都隐藏着话语与权力的复杂实践以及商品拜物教的核心本质,是一个理应被不断警惕和反思的核心问题。

  总而言之,文化消费的新形式以一种普遍和有效的幻象,对中国审美格局的形成提出挑战并实现内在且隐蔽的价值整合。因此,这不仅需要警惕今日中国社会的总体性实践被全球化、信息化和个体化所瓦解,也必须警惕在全球文化格局的话语和权力的复杂实践中,陷入全球化幻象的陷阱。而最终,这也迫切需要回到当代中国的现实语境下,复兴文化教育,实现文化自觉,促进文化自信,恢复总体性实践。正如费孝通所言之原则,“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在世界主义的隐蔽浸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体化趋势下,复兴和挖掘华夏文化及美学的当代价值,尊重和借鉴各个国家的优秀文化,强调中国对世界的文化责任,重塑中国的大国形象,正是重建中国审美格局的重要出路和必然趋势。 

 

  (作者单位: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