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小平:乡村经济精英参与贫困村产业培育的激励机制

基于广西地区部分县域的观察与思考

2018-08-28 10:51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卢小平

  [摘要]乡村经济精英因其生长于乡村,且立足乡村经济获得精英地位,在精准了解贫困群体需求,精准选择和培育产业方面更具比较优势。广西地区部分县域的乡村经济精英,通过精准选择产业,敏锐把握新经济模式,在获得自我发展机会的同时,也在带动贫困户发展方面有较好的表现,他们的成功更直观地展示了乡村经济精英在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价值。为更好地发挥这些乡村经济精英在精准扶贫过程中的作用,建立多元主体分工协作机制,改进相关政策设计,便利乡村经济精英参与一些项目,多渠道增强乡村经济精英的获得感,采取有力措施治理“精英俘获”避免乡村精英价值扭曲,通过多方面措施激励和强化乡村经济精英更深入参与精准扶贫工作的积极性。

  [关键词]乡村经济精英;精准扶贫;产业培育;激励机制

  [中图分类号] C91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6470(2018)04-0078-06

  [作者简介]卢小平,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讲师

  城乡统筹发展、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等一系列工作,要想取得良好的成效,都需要有一大批了解农村情况,扎根农村发展,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才,尤其是农村内生的精英人才参与。乡村经济精英属于农村内生精英群体,他们的成长本身就意味着农村某种程度上的发展,而他们在农村治理过程中的参与,对于许多农村社会—经济问题的解决,具有独特的价值。特别是对于农村精准扶贫工作,想要真正做到“精准”,离不开那些内生于农村,了解农村社会状况,熟悉贫困户情况,对乡村邻里有着高度责任心,对村民具有极强感召力,又善于捕捉市场机会和政策机遇,能够高效整合利用各类资源,在产业培育和市场经营方面有较强带动能力的乡村经济精英的参与。虽然政府以及学界对乡村经济精英在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作用认识越来越深入,但在激励乡村精英参与动机,提升乡村经济精英自我发展能力和对贫困户带动能力方面,仍然有一些工作需要改进和提升。本文以广西地区部分县域乡村经济精英参与精准扶贫为分析案例,分析乡村经济精英特有优势,提出激励其更深入参与精准扶贫的建议和思路。

  一、乡村经济精英参与精准扶贫的案例引入

  乡村精英是指乡村社会中,“某些在经济、个人能力、社会资源等方面拥有优势,并利用这些资源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为社会做出突出贡献,同时被赋予了一定权威,能够对社会本身乃至其成员产生影响的社会成员”{1}。乡村精英包括多个类型的精英群体,乡村经济精英则主要指那些依托乡村资源,开展创新创业,并取得较好经济效益,先富起来的一批人。这些乡村经济精英中相当一部分人,在自己发展致富的同时,因其利益需要和对乡土、村民的责任感,愿意且积极配合国家精准扶贫政策,通过自己的产业或事业整合,带动了相当一部分贫困村民,帮助他们也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因为乡村经济精英们与村民的关系更紧密,选择的产业常常也更贴近农村现实,因而更容易获得村民的接受和信任,由他们通过发展产业带动的脱贫,往往效果更扎实、持久和稳定。

  2015—2017年间,笔者多次赴广西地区贫困农村开展调研,与不少乡村经济精英接触,了解他们的创新创业项目和他们对精准扶贫工作的看法。在调研中发现,这些乡村经济精英,大多数既具有现代市场经济经营头脑,又对乡村社会和邻里乡民有很强的责任情怀,有能力也有意愿带动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多个乡村经济精英团队,在整合农村资源、培育农村产业,引导贫困户参与产业开发方面,都有着较好的表现。他们的参与更有利于中央提出了的精准扶贫六个精准指标——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的落实,在真扶贫、扶真贫方面与政府、市场等主体相比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

  个案一:桂北F县毛某领衔的FQ果蔬合作社。由当地乡村经济精英毛某引领,自2012年以来,陆续整合了100多户村民(包括两个村庄近3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500多亩土地,从事特色瓜果种植和销售,使参与合作社户均增收2.2万元左右(2017年数据)。毛某在组织专业合作社,从事规模化经营过程中,主要有两个亮点:第一,种植品种选择,不追求短期利益而是寻求长期竞争力。毛某没有选择广西大多数合作社都倾向于选择的当地特色农产品,而是从北方引进黄金瓜(主要适宜于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而非岭南地区种植),结合广西本地水土条件进行培育和改良,包括选种、有机肥配方、灌溉模式、农药去残留方式等都经过多年实验形成科学方法,进而为合作社打造出主打产品。因为其选择的品种在广西非常稀有,且有较长期的研究和改良,相关产品在本地乃至广东、香港市场具备一定竞争力。其黄金瓜亩产量可达1200—1500公斤,产值可达14400—18000元,亩均利润可达1万元左右。相比之下,F县不少外来企业整合土地后,选择种植百香果、岭南脐橙、砂糖橘等南方作物,反而受市场波动影响严重,难以形成稳定的收益。第二,毛某更重视农田水利、农产品物流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与建设。自成立合作社以来,毛某先后投入了数百万元资金,并争取了一定规模政府资金,用以改善其种植基地及邻近区域的灌溉设施、大棚设施、交通设施;2016年,还自出资金200来万元,建设了小型冷库,在改进基地生鲜冷链物流的同时,也为邻近居民提供相关服务。

  个案二:桂北F县林某领衔的YY农场。这是由F县瑶族乡村经济精英林某领衔组建的电商+农业基地协同发展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林某及其团队整合了F县多个乡镇山区、丘陵地区瑶族村寨,以脐橙种植、销售为主,兼顾特色林下产业培育,带动了数以千计的瑶族群众共同脱贫致富发展,其中近1/3为贫困群众。YY农场的主要亮点体现在:第一,对山区瑶族贫困群众带动力强。由于历史、文化和传统习俗的影响,我国少数民族贫困比例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在扶贫开发工作中,少数民族接受新的生产、生活理念存在更多困难,外部主体想要深入到少数民族社区内部,开发产业,带动他们脱贫,也存在更多障碍。而内生于少数民族社区的少数民族乡村精英,天然地会受到少数民族群众的接受、认可,所以他们一旦选择对了产业,不但可以更好地带动少数民族群众发展,也会极大地冲击、改变一些制约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的观念、习俗和社会制度束缚。第二,将扶贫—产业开发,与电商、文化创意结合在一起的营销策略具有创新意义。林某等通过挖掘瑶族文化,以线下—线下协同开展“我为家乡代言”“脐橙文化节”“瑶族脐橙文化大使选拔”“瑶族风情与农场生活摄影大赛”“瑶山特产淘宝众筹”等活动策划,既提升了瑶族群众文化自信心和自豪感,又强化了他们参与相关产业开发、产品营销的积极性,同时还让全社会对瑶族文化、瑶族群众的贫困状况、瑶族聚居区丰富的物产和瑶族山区农产品的独特优势,有了更全面深入的认识,提高了市场消费者对瑶族山区、林下产品的认可度和接受度。

  个案三:桂中H县乡村经济精英秦某领衔的小型农业合作社。秦某整合本村20多户农户(其中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山地70多亩,以合作社形式种植百香果并面向国内大中城市销售。秦某以全方位带动贫困户共同开发产业为典型特色,在村里动员贫困户参与,动员贫困户积极申领政府扶贫产业资金和优惠信贷资金,以土地入股、信贷参与、劳动参与等多种方式,参与到合作社经营中去。实现每亩收入8000—12000 元,其中大部分收入以土地入股分红和农户劳务形式,转化为农户收入,7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之后第二年便实现脱贫。因为秦某一直以小规模合作为理念,带动同村人共同发展,其合作社可以更灵活决策,而这也使得贫困户在申领政府的一些扶持资金时,可以采取更灵活的方式,避免政策中一些限制性条款的制约。在其合作社经营过程中,7户贫困户仅免息小额信贷就有35万元(户均5万),同时还有35万元政府贴息贷款。在广西大多数地方,普通贫困户往往不愿意也不敢申请这些贷款,也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贷款,但在秦某的引领下,贫困户将贷款申请后作为参与合作社经营的重要资源,既给合作社生活经营解决了很大一部分资金问题,也使贫困户基于贷款获得了年均3000元以上的额外收益。同时因为合作社经营状况不错,贫困户参与合作社经营,敢于贷款也知道如何使用贷款,还让相关扶贫贷款的违约风险大大降低,可谓一举多得。

  个案四:桂中X县乡村经济精英黄某领衔的XP农业开发公司。黄某过去长期在本县经营农村超市和农资专卖店,并整合了2000多亩山地种植大瑶山特色农产品。2014年在县政府支持下建立X县微信销售平台,以手机微信和互联网渠道销售产品。2015年开始,建设和运营县域电子商务服务平台,依托其覆盖全县11个乡镇的连锁超市和农资店,以及与各乡镇农民的密切联系,形成了电商+产业培育,带动农民包括贫困户发展的模式。在黄某的带动下,X县通过他的平台每年销售农产品1300多万吨,实现农民收益800多万元,X县农产品远销到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黄某在实现公司发展的同时,还解决了100多人就业,其中相当一部分是X县贫困农民。黄某是非常典型的农村普通商贸精英,向现代电子商务精英转型的成功者,在农村电子商务方兴未艾的2014年(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于该年启动,被行业内称为农村电商“元年”),他就敏锐地把握了电子商务商机,在X县财力有限,缺乏政府扶持资金的情况下,主要凭借自己的经营和在地方的人脉,建立起了覆盖全县的农村电子商务服务体系,推动了全县农产品销售从线下向线上转移。同时,由于黄某本身也经营实体农场,深知农业基础设施改进对于农产品在线销售的价值,在公司经营取得一定成效之后,黄某在X县各乡镇大力投资建设生鲜冷链物流设施,引导农民建设、购买农产品田间初加工、预包装设施设备,按现代农业标准化、规模化要求平整土地,改良种子,建设设施农业,与政府合作建设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和可溯追查系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志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