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生育”的基本逻辑是什么——

我国低生育率的成因

2018-08-30 15:46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穆光宗

  生育价值观决定生育问题观,生育问题观决定生育治理观。生育是人口发展的原动力,是值得尊重的特殊社会生产活动,关乎人类的生存与繁衍。在低生育、少子化和青年赤字新时代,鼓励生育必将成为新国策。

  一个社会的生育具有两重性,即内部性和外部性,对家和国都会带来或大或小的影响。作为家事、私事的生育是天赋人权,生还是不生应该由父母自己来选择。作为国事、公事的生育是法赋人权,有关生育的事务——譬如相关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保障措施,则由法律说了算。在低生育时代,生育更是国事。

  我国低生育率形成的原因

  我国超低生育率的出现和形成,一方面是人们惧怕生育的高成本(包括生活成本、教育成本、医疗成本、人力成本、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等),担心生得起却养不起、养不好,当下城市养育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很多家庭随社会大潮卷入了 “富养”和“精养”的高成本模式;另一方面是家庭特别是女性害怕生育潜在的高风险,怕多生带来诸多的不确定性。生育风险也可以理解为不确定的、难以预料的、未支付的生育成本,对生育热情和生育决策有重要影响。

  潜在的生育风险至少包括:一是死亡风险。古时候称妇女生孩子如过“鬼门关”,难产问题迄今没有解决。二是健康风险。自“全面两孩”落地以来,高龄、二胎孕产妇逐渐增多,存在健康风险及高危孕产妇比例也在攀升。据临床观察,约30%至80%不等的孕产妇有抑郁、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健康怀孕、安全分娩需要全程的生育健康服务。三是职场风险。现在职场对怀孕生育的女性基本上是“不友好”甚至“歧视”的,要生育就要离职,或者牺牲辛苦打拼的职场前途。一些职业女性正是因为忌惮职场的规则,所以望孩兴叹、想生却不敢生。四是婚姻风险。生养孩子的艰苦付出或可能影响夫妻关系,牺牲婚姻质量,可能引发感情疏远、婚姻不稳定甚至破裂。因为孩子原因而夫妻反目导致离婚率上升的现象引人瞩目。五是家庭风险。现在的年轻父母独生子女居多,他们生了孩子之后有不少是只管生不管带的,带孩子重任往往落在双方父母肩上。父母年老体衰,尤其是带二孩确实力不从心,有苦难言,有可能影响到家庭代际关系的和谐。

  上述分析表明,在高昂的生育成本和多重生育风险的夹击下,我国低生育陷阱的出现几乎是一个必然。从中也可见,低生育现象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痼疾”,形势十分危急,不可等闲视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