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社会向度与网络社会的核心逻辑

——兼论社会学如何理解互联网

2018-09-07 11:09 来源:《学术研究》 作者:张兆曙

  内容提要:相对于一般意义上的应用技术,互联网具有一种超强的结合能力,并从根本上改变了工业化逻辑和工业化秩序。因此,社会学对互联网的理解不能局限于互联网的技术向度,而应该立足于互联网的社会向度,即在技术与社会相互结合的后果中理解互联网。就网络社会的革命性变化而言,虚拟时空集中体现了互联网的社会向度,并为社会生活的再结构、再组织过程提供了框架和逻辑。首先,互联网的技术粘性导致空间结构上的去中介化,实现了网络社会的虚拟整合。虚拟整合所产生的超越性社会事实,并不是一种涂尔干意义上的规范性力量,而是一种建构性力量。其次,虚拟整合与非序列化时间的共同作用,导致了社会生活网络化的进程压缩。空间维度上的虚拟整合和时间维度上的进程压缩,勾画出一幅网络社会的整体画面,即社会生活的网络化过程往往表现为在最短的时间实现最大程度的拓展。在这个过程中,通常伴随着一种瞬时的结构性优势和相对于工业化逻辑的倍增效应。 

  关键词:互联网逻辑 社会向度 虚拟整合 进程压缩 倍增效应

  标题注释:本文系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网络事件的发生机制与分类治理研究”(17ASH006)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张兆曙,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湖北省社会发展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世纪之交的前夜,曼纽尔·卡斯特针对20世纪70年代以来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及其深刻影响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论断,即网络社会的崛起。如同工业革命时代的电力技术和蒸汽机技术一样,互联网技术的广泛使用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人类社会的每一个方面,正在或已经按照互联网的方式组织起来。相对于工业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国家,网络社会中的政治表达、市场结构、社会交往、文化形态以及群体生活等各个层面,都已经呈现出全新的面相,社会生活的各领域也充斥着互联网技术的诸多意外后果。正如卡斯特所言,“它撼动了各种制度,转化了各种文化,创造了财富又引发了贫困,激发出了贪婪、创新和希望,同时又强加了苦难,输入了绝望”。①互联网技术不仅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全新的体验和全方位的变革,同时也对人类关于“社会”的知识库存和认知图式提出了挑战。从知识生产的角度看,伴随着工业革命而兴起的社会学,实际上是对全面支配社会生活的工业化逻辑进行揭示和反省的产物。同样的道理,伴随着信息技术革命而兴起的网络社会学,则是对全面融入社会生活的互联网逻辑进行揭示和反省的结果。因此,网络社会学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社会学的特定分支和局部研究,而应该理解为人类社会组织方式的变化所引发的知识层面的整体反应,以及对工业革命所滋养的社会理论进行重新审视的结果。

  作为一种信息化时代的学术使命,对互联网逻辑的揭示和理论反省,对社会生活网络化的知识回应,其首要的任务在于“如何理解互联网”。如果缺乏对互联网的恰当理解,不仅无法充分认识、把握网络社会的运行机制及其变化趋势,而且在面对和处置这个新世界的时候,将会由于仍然秉持工业化的逻辑或固守传统的观念而显得无所适从:要么“抵制”新力量的冲击,要么“放任”新市场的扩张,而无视互联网技术对体制的“倒逼”和自我革新的机遇;要么“妖魔化”网络世界的行动特征,从而陷入对网络舆论和网络群体性事件的恐慌。特别是中国剧烈的社会转型同网络社会的相遇叠加,许多社会转型所暴露的危机和矛盾经由互联网的呈现和传播,而被不适当地归责于技术上的“原罪”。因此,对于网络社会学来说,“如何理解互联网”不仅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基础理论问题,也是一个现实感十分强烈的中国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