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的逻辑VS“人”的逻辑:论鲍德里亚与鲍曼消费社会理论范式之差异

2018-09-14 09:23 来源:《社会学评论》 作者:营立成

  内容提要:鲍德里亚与鲍曼都是消费社会理论的重要代表人物,两位学者对消费社会的深刻分析与批判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由于核心概念相同,讨论内容相近,鲍德里亚和鲍曼的消费社会理论常常被看作同质性很高的分析体系,而鲜有研究注意到两位理论家的真正差异所在。实际上,两位理论家在此问题上应该说是同源异流。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侧重探讨物及其背后的符号性生产与内在的结构性逻辑,让“被消费着的符号”成为了贯穿理论的主题,而鲍曼的消费社会理论从“消费着的人”出发,既将消费社会的来临部分看作行动者的形塑结果,又特别关注在此过程中行动者的境遇、变迁及可能性,因而一切展开主要围绕“人”实现。这种差异既体现在两者对消费社会何以可能的分析里面,又表现在其对消费社会动机机制的考察中,也在两者对于消费社会的分层机制之展现中。整合鲍德里亚与鲍曼的消费社会理论范式,可以为中国的消费社会研究走出当前的误区提供一些借鉴。

  关键词:消费社会;鲍曼;鲍德里亚;符号;消费者

  作者简介:营立成(1989-),男,江苏南通人,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经济社会学、金融社会学。

  基金项目:本文属于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金融市场中的群体行为与交易秩序研究”(14JJD840006)成果之一。

  一、引言

  消费社会是后现代社会学理论中极为重要的一支。消费绝不是社会学的新问题,无论是凡勃伦对炫耀性消费的分析,还是齐美尔对消费与现代性关系的揭示,都可以看作社会学对消费研究的先声(郑红娥,2006)。二战之后,随着加尔布雷斯(1958:210)宣称人们开始进入“非常丰裕且丰裕程度还在不断增长的”社会,越来越多的学者不再满足于将消费及其意识形态仅仅看作社会理论的点缀物,而开始将其看作一个非常中心的范畴(Kilminster&Varcoe,1992:205)。一批杰出的社会理论家开始尝试向人们描绘一个消费而不是生产成为中心的世界图景。

  在这些理论家中,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和鲍曼(Zygmunt Bauman)的消费社会理论由于其深刻性、反思性和批判性而受到广泛关注。两位理论大师都明确指出,新的消费现象不能从“需求”或者从商品的使用价值角度加以解释,而要充分把握消费的符号性、文化性与意义性(李娟,2013)。他们都看到了消费在建构社会身份、建构制度文化方面的独特作用(莫少群,2006:13),都将消费看作一种促进和调整市场规则和权力不平等的社会机制(Marsden,1999)。鲍曼与鲍德里亚都深受马克思影响,但又“背离”马克思而成为后现代理论的“预言家”或“大祭司”(Smith,1999;Gane,1993)。诸多相似之处让学者们通常不会将鲍曼与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理论差异作为一个“问题”。实际上,学者们更倾向于将鲍德里亚与马克思、列斐伏尔、哈贝马斯、博德尔等进行比较(Kellner,1989;汪正龙,2013;Poster,1981;Best,1994),而将鲍曼与福柯、哈贝马斯、贝克等展开对比(Smith,1999;郑莉,2006)。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