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奥托邦:现代人心灵的自我解放

2018-09-20 09:49 来源:《社会学评论》 作者:徐向文

  内容提要:生活于高度发达、高度理性的现代都市社会,人们时常体验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无力感、压迫感和焦虑。为了获致内心深处的安全感,现代人被迫走上了逃离现实、摆脱压抑、追寻自由的自我解放之路。以异域旅行为标志,人们不再满足于将内心深处那些美好愿景寄托于虚幻的、难以实现的乌托邦之中,而是做出了一种更为务实的选择,即走向身边那些现实的、他者的、易触可及的奥托邦。走向奥托邦是一场反叛压抑、超脱现实之旅,在审美理性的导向下,人的感性、个性、精神与身体高度融合,使自我解放与心灵疗解成为可能。

  关键词:都市社会;乌托邦;奥托邦;无力感;本体性安全

  现代化进程本质上就是一个不断趋近理性的过程。事物的发展有其两面性,在现代化甚至高度现代化社会业已到来的今天,人们在尽情享受现代社会种种福利的同时,却也深深陷入都市生活的压抑与藩篱之中。或许正因为如此,现代人内心深处对山水田园、对故土他乡、对异域世界、对世外桃源的向往与迷恋,不仅未曾泯灭,在一定意义上反而更为强烈。

  一、理性化悖论:物质丰裕与精神压抑

  工业革命的巨大成就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人类带进了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都市社会。马克思(1997:32)曾说:“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然而,伴随着生产力的极大解放,标榜技术、效率的工具理性迅速取代宗教走上神坛,转而成为理性之神。霍克海默和阿多诺敏锐地指出,科学技术理性虽然为人类社会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但是走上神坛的理性却导致了社会的倒退和非理性化,导致了资本主义劳动过程中、经济中、科层体制中以及文化工业中的社会统治的制度化,导致了工具理性之霸权地位的扶摇直上。因此,科学和工具理性已经变成了神话,重复了从前为宗教所特有的对至上权力的盲目依从和膜拜(道格拉斯·凯尔纳、斯蒂文·贝斯特1999:284)。资产阶级理性启蒙的根本目标是帮助人们摆脱恐惧,掌握自身命运,但是被彻底启蒙的世界却笼罩在一片因胜利而招致的灾难之中(马克斯·霍克海默、西奥多·阿多诺,2006:1)。在现代都市社会中,理性导向的科层组织控制着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乃至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宏大叙事逐渐湮没了个人的价值存在。列斐伏尔(1983:196)将之形象地描述为一张巨大无比的网,它笼罩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任何人都无法摆脱其控制。在这样一个时代,人的本性越来越堕落于工具式的物化规定性之中,成为物化世界的一部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演变成了纯粹性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利益的计算逐渐取代了情感的积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