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理解当代社会学的想象力

2018-09-26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云松

  社会学是关于社会运行的学问,关注的是个人和群体的社会行为。恰恰因为社会包罗万象,社会学研究方法本身的取径,也就显得格外繁多。社会学的“人文”之法,继承和熔铸了文、史、哲等传统领域的治学之道,从前人爬梳过的浩瀚文献中钩沉出新的史实,从理论之树纷繁茂盛的丛林中,让观点的种子破土而出。社会学的“科学”之法,则基于精心测量的社会数据和精心设计的统计或实验方法,以证实或证伪假说的形式,在拓展、复制、延伸的西西弗斯式努力中,构思并检验隐藏在生活底里的社会结构、关联和因果性机制。

  对社会学想象力的误读

  对于当代社会学而言,无论是人文之道,还是科学之道,不同的方法取径,都离不开真正的“社会学的想象力”。但想象力是个模糊的概念,而米尔斯很容易被误读的地方在于他对社会学想象力的呼唤部分地来源于他对抽象经验主义执着于数据的批判,所以直到21世纪的今天,人们仍然容易把基于数据分析的定量研究和缺乏想象力联系起来,导致社会学研究方法本身被无端附带了想象力的高下之判:“人文”之法,仿佛与生俱来带有想象力的克里斯马;而 “科学”之法,往往蒙受不脱匠气的批评。事实上,米尔斯对帕森斯抽象、宏大的社会学结构理论的强烈批判,才是他呼唤社会学想象力的首要原因。

  其实,米尔斯的批判,剑指20世纪中叶逐步开始建制化的整个社会学阵营:理论因臃肿而无益,实证因枯燥而无趣。米尔斯对大理论和经验研究的批判,推动了社会学从个人哲思舞台走向学科群体事业,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学的想象力仍然是一种稀缺品。在某种意义上,米尔斯的呼唤永不过时。我们必须认识到,米尔斯呼唤的社会学想象力,不是因无视逻辑的自由演绎,不是放弃严密的概念制造,不是仅仅埋头于历史的草蛇灰线而放弃对当下社会演进的把脉与解读。我们所憧憬的社会学想象力,是米尔斯憧憬的洞察世情,是米尔斯强调的善于从历史中进行发现和比较的学术视野,是米尔斯那个著名的喝咖啡比喻之中,从个体行为中挖掘群体规律、在看似无关的现象之间捕捉社会关联的“于无声处听惊雷”式的推及与联想能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