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世界视角下社会工作本土化研究

2018-09-27 10:36 来源:《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焦若水

  内容提要:社会工作高度实践导向的发展内涵,需要扎根服务对象背后的生活世界,立足社会工作实务发展构建理论,有效避免社会工作专业化与本土化论争的视角盲区,促动社会工作研究界更多从行动研究的角度关注实务工作实践。关注生命历程和生活世界的社会工作服务,有助于通过扎根理论方式生产具有一定解释性的理论,指引社会工作者开展具有文化敏感性的实务,顺应中国社会工作实务发展结构性提升的需求,双向促动社会工作的发展。

  关键词:社会工作 本土化 专业化 生活世界范式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社会工作参与西北连片贫困区精准扶贫研究”(项目编号:16YJA840003)。

    作者简介:焦若水(1977- ),甘肃陇西人,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社会工作理论,民族社会工作。

  一、社会工作本土化论辩的表与里

  (一)社会工作本土化的理论与现实论辩

  专业教育与政府政策是中国社会工作蓬勃发展的两大推动力,也是梳理中国社会工作本土化发展的基本结构脉络。不过,即使在教育先行和政府购买的助推之下,专业社会工作在中国的发展仍然是一种“嵌入性”发展模式。只有在改革深化和社会转型加深,新的社会管理格局逐步形成后,社会工作才有可能从政府主导下的专业弱自主性嵌入状态走向政府—专业合作下的深度嵌入(王思斌,2011)。

  从社会工作本土化的理论命题来看,教育先行的学院派力主专业化与专业合法性地位,但却陷入追求“专业化”而致“专业本位”的陷阱;本土化派促进社会工作的嵌入化发展,但却依附“政府购买服务”体制而致“建制化”的异化现实(赵环,2016)。专业化和本土化本来是一对互强关系,在现有讨论中却被建构为对立关系。专业话语与实践话语之间产生嫌隙的关键在于对服务对象生命历程与其背后生活世界的理解不足,这成为社会工作本土化推进的瓶颈,迫切需要形成自身的创新话语体系。

  从社会工作本土化的现实问题来看,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制度框架基本确立,服务网络日益拓展、专业实践逐步深化,但总体上社会工作还处于起步发展的初期阶段,在认识层面、理论层面和实践层面都存在诸多挑战。特别是建立在本土知识(包括本土政策环境)基础上的扎根方法运用和浸入程度不足,社会工作专业化知识日益与社会发展实践的脱节,社会工作实务服务技艺化、工具化的问题日渐突出(朱健刚、陈安娜,2013)。如何避免社工忘记社会工作的“社会”本质,重新将“社会”元素放入日常工作当中,这一问题需要高度关注(甘炳光,2010:17~28)。

  总之,围绕专业化—本土化的论辩和社会工作发展实践问题,都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外部性特征,与中国现实社会关联度太低,对社会认知与民众需要回应不足,本土化讨论终究流于表面。认识真实的中国社会及其变动逻辑,不能简单地套用西方经验和西方理论,用理论和制度代替实践,用目的代替过程,用规范代替分析,而是必须在中国自身的历史传承或断裂中,从近几十年的社会改革实践中建构和确定问题意识、概念、视角、分析框架,乃至理论体系(肖瑛,2014)。因为归根结底,社会工作的性质是“一点一滴,经常创新的;一步一步,不求近效的;避名求实,善与人同的;助人自助,而不越俎代庖的。社会工作乃是一套软功夫,一套软中有硬的功夫”(李安宅,2012)。换言之,社会工作有效本土化必须进入内部,从社会结构性议题入手,真正回应社会需求,在生活世界里扎实推进实践导向的智慧提炼,或许才能真正推动中国社会工作由表入里的持续发展。

  (二)返回生活世界:理论与方向

  当代西方社会工作对个人主义与微观问题的反思,促进其对现实生活系统与过程的关注(Lightburn,1994)。以Carel.B.Germain的《社会工作服务的生活世界范式》一书为代表提出的生活世界理论(life model),与晚近以胡塞尔批判的科学世界和生活世界方法论遥相呼应。促进社会工作服务直面服务对象由知觉实际地给予的、没有经过科学概念化的生活现实,避免掉入规范化和概念化的专业陷阱(Germain,1996)。因为社会工作服务的场所就是日常生活领域(everyday life),其显著特点是平庸或者一般常态,反映出个体、群体、社会和组织的日常生活(Huberman,1994:105~138)。无论是国家、政府、市场,还是社会工作都同处一个共同的生活世界之中。

  在生活世界视角下,社会工作的专业价值在于释放个人、家庭以及社群的成长和适应社会功能,在此过程中激发服务对象赋权增能,提升效能责任感。生活世界理论视角下的社会工作专业特征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一是社会工作服务必须同时考虑家庭、群体、社区功能失调与社会工作直接服务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将具体社区、社会组织、政府结构与政策体系列为最为重要的三个影响者,从一开始就将社会工作服务功能的发挥放置在生活场景中展开;二是注重多样性敏感服务,最大程度降低社会工作者与服务对象因为“生活世界”场域错置导致的服务偏差;三是社会工作者作为合作伙伴和服务对象共同在生活世界中展开服务,是一种充满人文关怀的伙伴式关系;四是社会工作服务将需求评估、生命叙事与服务计划进行整体设计,促进社会工作无缝对接服务对象的生态系统;五是将服务对象的生活环境、社会政策、文化约束放置在完整的、动态的环境中看待,关注个人和集体联结的力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